老孙忙解释道:“诚子,我说的是真的,张大师他可不是一般人,表面上看不出什么,这叫真人不露相。他会发功治病,我现在真的好多了。”

左煜诚点头,客气地问道:“张大师有什么特异功能啊?”

“一点雕虫小技,不说也罢。”左煜诚的表现太理智,张大师没有见到预料中的热情,不太高兴。

老孙听出来了,马上帮他说道:“诚子,张大师他给人发功的时候,你能感觉到身体变热,那就是他传过来的功,然后你身体就会变好了。当然了,诚子你身体好,可能感觉不会明显吧。对了,张大师他师傅最近要在咱们洛川这边做带功报告呢,到时候得老了人去了。全国好多人都认识他师傅,厉害吧。”

左煜诚看看表,快三点二十了,他估计着叶小池应该在宿舍,张大师注意到他的动作,便咳嗽一声,示意老孙别再说了。

左煜诚走了之后,还听到那个张大师在背后跟老孙说道:“传功这个事,必须得心诚才有效果,心不诚没用……”大概是说给他听的吧?

“咚咚咚”,上了二楼之后,他轻轻敲了几下门。叶小池没让他多等,很快就把门打开了。

“进来吧。”叶小池一偏头,让他往里边走。左煜诚随手关上门。

“都收拾好了吧?”左煜诚刚已经看过表,三点半,四点半到达就行。

“刚拿出来,还没装好,你等一下。”这次除了看唐卡,也是一次小型古董交流会。跟上次路步远的舅舅办的聚会情况类似。

左煜诚不只是想让叶小池开开眼界,还想帮她卖掉她不想留下来的货,也想领着她慢慢走入他的圈子。所以跟她说好了,让她把没卖掉的几件东西都带上。

他来的时候,叶小池刚把东西拿出来,还没收拾好,这时候都放在她卧室桌子上。

“在里边呢。”叶小池说着,当先走了进去,弯腰把东西装盒子里,连那个虎符都带上了。她穿的是修身款灰色T恤,弯腰时可见到身体流畅的曲线,乌黑油亮的头发低垂着,划过脖颈,坠在身前。

“叶子,我能不能进去?”左煜诚总算问出了这句话。

叶小池灿然一笑:“可以啊,你是我男朋友嘛,进来吧。”

左煜诚这才走到她背后,正思索着如何说话,叶小池却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那神态看得左煜诚喉咙里很是干涩…

……不正常,这不正常,左煜诚觉得这不像叶小池。还有她今天这身衣服,挺贴身的,跟平时的穿衣风格也不一样。

事有反常必有妖,左煜诚最近虽然幻想过跟叶小池在一块的画面,但那只是想象。他也怕哪一步做错了,惹得叶小池反感,然后把他三振出局。是实话吧,就得想想该怎么说。

至于说他自己对她没想法,那太假了。他自己都不信,叶小池更不会信。

“是,我现在对你有很多想法,晚上睡得也不好,但是你不同意的话我可不敢。其实吧,你这么穿衣服我觉得很好看,也喜欢,就是看久了有点吃不消。我怕犯罪我…”

叶小池说着他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看了看,让他直勾勾的目光看的,很快自己也脸红了。她今天就是故意的,就想看看他会怎么做。

她有些仓惶的转过去,留个后背给他,然后把盒子盖上,又放到一个大的手提包里,说道:“不跟你闹了,时间不早了,咱们走吧。”

说话时转回身,左煜诚也有些狼狈,伸手去帮她拿盒子,手伸过去的时候,碰到了她的手指,四目相对,两人眼神都有些涩涩的,叶小池转头想要躲开他的眼神。

她原以为她会比他大方自在些,事到临头才发现自己真的像她以前那些朋友说的一样,就是怂。

倒是左煜诚的手不肯离开,试探着伸手去勾她的手,碰到的时候,叶小池没有躲,他这才一把将她手握在掌心。

叶小池自己心里也甜甜涩涩的,感觉到左煜诚握住她的两只手都在颤抖。

他就那么站在她对面,也不敢靠的更近,只握住她的手,笑着看着她的脸,时间像静止了一样,静谧的室内几乎能听到两个人的心跳。

左煜诚心里的声音像狂风过境一般呼啸着让他靠的近一点再近一点,直到跟她之间没有一点距离。

可他到底还是克制住了,只将那手握在掌间不想松开。

他犹豫着,要不要进一步试探一点,就一点点…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lnsyu.dzhhyy.com

8rh.dzhhyy.com  d5hl1.dzhhyy.com  4ee.dzhhyy.com  6a6.dzhhyy.com  04hsr.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