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到了八月,月初,下了一场小雨,断断续续持续了一整天。次日清晨,赵当世便令兵士与营外空地列队操练。

今早的负责人是徐珲。他名义上是赵当世的参谋,实际上毫无实权,不过手下这些兵士对此并不知晓,又见他终日板着脸,严肃异常,还是非常畏惧他的。徐珲此前在张全昌手下任个百总,大小也是个军官,对操训兵士的章程自然熟稔,由他主持操练的那天,效果都比侯大贵等人要好。他似乎有心改变在赵当世心中的印象,每逢训练,分外卖力,直要将这些兵士练到双腿打颤,双臂酥麻方罢,因而兵士们私底下给他起个“徐灵官”的绰号,意指其犹如道观里的灵官般铁面可畏。

那在澄城县投顺的何可畏也时常来观看。每每都情不自禁地啧啧称赞,直将这五百兵夸赞到天上去,说就算昔日所见督抚标下军马也没这般齐整。又顺势赞叹赵当世治军有方,有古来名将之风,甚至以前朝戚少保为比。

赵当世知他溜须拍马,根本无甚反应。何可畏热脸贴上冷臀,摸不着这上官虚实,当初在县中官场的那一套也施展不开,心中惴惴,一举一动都无比小心,只恐哪天说错句话,做错件事,就被拖出去剁碎喂狗了。

赵当世暂时用不着他,便让他跟着王来兴,记录营中入账开支。他前在县里便常做府库银钱来往的事,这会儿操持老本行,那叫一个得心应手。王来兴不识字,有他为辅,清闲不少。又知赵当世识字,却也不敢徇私作祟,还跟在小他二十多岁的王来兴屁股后边,一口一个“中军大人”叫着。

何可畏又奉承几句,得不到回应,好生失望,怏怏离去。那边一个人影匆匆走来,走到近前,附耳对赵当世道:“千总,大事。”

赵当世瞥他一眼:“侯把总啥时候也学会搞这神神秘秘的一套了?”

侯大贵弓着眉头:“千总休要戏言,确有要事。”

赵当世瞧他模样,与平日里大相径庭,说不得真出了事,便与他走到一僻静处道:“说。”

“高鹞子要反水。”

“哦?”赵当世一惊,高杰与李自成貌合神离他早就料到,叛变也是迟早的事,但没想是在这个当口,“你从何得知?”

侯大贵一本正经:“属下去小解,侧房亦有人,乃高杰营中亲兵,与人交谈,被属下听个分明。”为了防止人畜胡乱排泄引起疫病,八队诸营皆建有简陋的茅房。赵当世人少,又初来乍到,被安排在后营,紧邻高杰部,是以便溺处也共用。

“高杰营中俩夯货在隔壁屙屎,属下侧耳倾听,其中一人乃高杰近侍,只说高杰趁李闯出营之际,常与邢夫人私通狎欢。又说那邢夫人心中有鬼,害怕东窗事发。高杰却劝她安心,言自已与官军接洽,早晚就在这些天便要脱离闯营投官军。”

“此话当真?”赵当世难以置信地看着侯大贵。此人就连上个茅房也能探听到这等重磅消息,这份敏锐果然不同常人,自己确没看错他。

“千真万确,属下要有一句诳语,便叫天阉了,从此生不出带把儿的。”

他发这种毒誓,看来高杰要反之事无疑了,只不过到底何时,却要搞清楚。

“这属下就不知了。那俩货来得早,只闲聊一小会儿便相继离去,具体情况不得而知。”

早在去年九月,李自成将副总兵贺人龙围困在陕州时,以高杰与贺人龙同为米脂乡党,令之招降贺。但贺人龙反劝高杰归降,并在往来书信时,派人先见高后见李。李自成本便对高杰不信任,当下疑窦丛生,立将其从围城部队召回守御老营,另择良将代之,高杰因而惊惧非常。高与李之间嫌隙愈大。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其实也在情理之中。高杰的能力在与李自成联合的诸营头领中过于出挑,又与邢夫人有着讲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他不反,李自成迟早也会除掉他。

高杰猛鸷悍将,如今在八队里只能呆在后营管管后勤,这份打压,落在任何一个气血方刚的汉子头上哪个受的了?赵当世想到这里,又有些同情高杰。然而,换个方向思考,这倒有些好处。后营囤积粮秣钱粮,军械兵甲,高杰掌管这些,又与邢夫人狼狈为奸,不消说,油水定捞得不少。赵当世营地与其营毗邻,也曾出入过他营多次,当中兵士个个穿戴齐整、脸上油光水滑的,待遇极好;甲胄火器也有不少,甚至连弗朗机、虎蹲炮、过山鸟之类也有个二十余尊。其余什么金银财物那就更无需多言。这些可都是令赵当世眼红的。

也许能趁这个机会狠狠赚上一笔。

赵当世心中活泛,不断盘算。侯大贵被晾在一边,见其沉默良久,忍不住道:“千总,咱们,咱们要不将此事禀给姓李的?”

“不急!”赵当世猛一摆手,压低声音,“此事暂不可对任何人说起。泄漏半分,拿你是问!”

侯大贵茫然的看着他,不知虚实,但看千总那似曾相识的模样,便料定对方一定又怀了一肚子坏水,故不多言,只道明白。

“你探得这等情报,也算立功,暂且记下,日后加赏。”赵当世拍拍他肩膀,示意他可以离开了,却在他转身前加一句,“把杨百总叫来。”

侯大贵愣了一愣,随即快步离去,很快,满头大汗的杨成府就匆匆赶了过来。

“属下见过千总!”

“军中无需多礼。”杨成府见了人就要行礼,赵当世挥挥手示意他不必。这些日子,干活最卖力的既非侯大贵也非徐珲,而是这个滚刀肉。他既任了马军哨百总,直像变了个人,无论哨粮、侦查乃至训练兵士,都是使十二分的力气。也许是为了对得起这份军职对得起赵当世的信任与“知遇之恩”,又或许是有危机意识怕被他人取代,总之一天到晚都是忙忙碌碌的不见休息。随口问两句,便知他方才正处理一批外出侦探的斥候回禀的报告。

赵当世并无任何嘉奖的话。他认为杨成府这样的行动才足以担负起一个马军哨百总的头衔,若他还似往日般好吃懒做,偷奸耍滑,下面代替他的人不是没有。让他保持在这样的状态对他个人、对整个营都有好处。

“千总召见有何吩咐,属下洗耳恭听。”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o33n.dzhhyy.com  kwxf.dzhhyy.com  dcv7.dzhhyy.com  apgiw.dzhhyy.com  c0fl.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