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微言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她有跟你说过分手的事吗?”

“没有。我们最后一次通话的时候气氛并不好,她的情绪很低落,那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曾经发誓要保护的女人被我给蹉跎了。有些话是她尊重我才没有说出来,我要是还有点良心不能一直霸占着她对我的好,肆无忌惮地消耗着她的感情。”

“你让我很不解的地方是你既然心里有她,那为什么没想过要为她退伍?为什么要执行高危的任务?”

“这个你不明白。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只要我还穿着军装,一切都要服从命令。”

陆微言沉默了,刘诚也不再说话。

车子平稳的在飘雪的马路行进,它制造的小空间把车外的天寒地冻给隔绝开来。

陆微言莫名的在心里涌起了一层温暖的感觉,跟这个人的萍水相逢,让她觉得它先前所经历的磨难似乎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她之前恐慌不安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心境也不够坚定。

但她只要想想每个人都在他人看不到的地方经历着各种各样的磨难,大部分人都能坚持走了下来,她为什么不能呢?

顾蕴和何慈颂在慈城呆了三天,才飞殷城。

一下飞机,他们直接来医院了。

顾道以为他姐这是随口说说,毕竟离过年已经很近了,机票很不好订。

看到两人出现在医院,着实吃惊了一把。

顾道:“姐、姐夫,我没耽误你们其他的行程吧?”

“你别有这种心里负担,知道你和悠悠在一起了我什么都高兴。她的情况怎么样?恢复的可以吗?”

“医生说挺好的,现在所用的药都是目前最好的。她的情绪和状态也很好,没有出现大的起伏。”

“那好。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要是出个什么事太可惜了。”顾蕴说着捏了捏顾道的手臂,“怎么穿的这么薄?不怕被冻感冒了?”

“我已经穿了保暖衣,不冷。”

“别要风度不要温度。”

顾道笑笑,带他们进病房。

黎父黎母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对顾道的态度好了不少。

他们看的很清楚,对他们女儿好的人,他们接受;对他们女儿不好的人,他们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顾道这几天的表现让他们很满意,悠悠也因为顾道的存在一直很配合医院的治疗,情绪也很平稳。

这对他们而言已经足够了。

因此,顾道带着顾蕴和何慈颂进来时,黎父黎母的态度也都很好。

顾蕴跟他们打过招呼之后,看向病床的黎悠悠,关心的问道:“感觉怎么样?”

“我觉得我恢复的挺好的。顾蕴姐姐你怎么来了?”

“我听顾道说了,不亲自过来看看有点不放心。”

“这次的事听起来挺吓人的,不过也没什么。医生说这两年行动可能受限,但只要坚持做复健,会恢复正常的。”

“这还不算严重吗?”顾蕴握住她的手,“难受了不舒服了跟姐姐说,别一个人闷着知道吗?”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vle.dzhhyy.com  j1rb.dzhhyy.com  2fgls.dzhhyy.com  idk8.dzhhyy.com  7l0tm.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