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眉揉了揉额头,见杨轩不在,索性挑明了说:“你是不是还抱着跟林老实和好的念头,所以偷偷跑去找杨东进离婚?不然你又不跟他一块儿生活,目前又没再婚的打算,离不离婚对你有什么影响?”

看见女儿动了怒,钱玉芳不敢承认,吞吞吐吐地说:“没,没有的事,我……杨东进太不知羞耻了,我就是想跟他离婚了。”

这种话,骗鬼还差不多。以前杨东进勾搭她的时候,她怎么不觉得杨东进不知廉耻呢!

到底是从小相依为命的亲妈,柳眉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只能再次劝道:“妈,林老实他不是善茬。也没有哪个男人能接受一个给他戴绿帽子,把他抛弃了的女人,除非他很落魄,一无所有,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将就。但今时不同往日,林老实他也不是村子里那个落魄娶不到老婆的光棍了,你认清现实好吗?”

钱玉芳不服气,或者说可能是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在林老实面前,她自信心爆棚。

“怎么不可能,阿实他不是这种人。”钱玉芳小声嘀咕。

柳眉没听很清楚,拧起了眉,瞥向钱玉芳,追问道:“妈,你刚才说什么?你跟我说清楚,你是不是去见过林老实了?你昨天去哪儿了,那么晚回来?”

见女儿已经察觉了,钱玉芳索性实话实说:“没错,我昨天去见阿实了。他答应了,只要我跟杨东进离了婚,他就跟我和好。”

想起林老实上次找她要五十万的无赖模样,柳眉可不相信他是个心胸那么宽阔的人,尤其是他现在已经发达了,说难听点,找个三四十岁离婚或是死了丈夫的乡下妇女也不难,还能再生个孩子,凭什么找她妈这个背弃了他的老女人?

平心而论,换了她,她发达了,不去抛弃自己的前任面前耀武扬威,嘲笑对方有眼无珠,好好奚落对方一番就是好的了,还无条件接纳对方?怕是做梦没醒吧。

皱眉思考了两分钟,柳眉对钱玉芳说:“妈,你跟我讲讲,你昨天见到林老实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不要添加你的个人揣测。”

“哦,昨天你抱着洋洋走后,我去……”钱玉芳原原本本地把她见林老实所说的话复述了一遍。其实认真算下来,她跟林老实就没说几句话,所以记得格外清楚。

柳眉听完后,忍不住扶额:“妈,你被他骗了,他哪句话承诺了只要你离了婚就要跟你好啊?你自己想想,他从头到尾就只问过你一句,你跟杨东进离婚了吗?”

这一切都是她妈自己在那里脑补,在那里得意,在那里期盼。而林老实明知道她妈误会了,也不解释,甚至还误导她妈,任由她妈误会,他在一旁看笑话,真是可恶。

被女儿这么一说,钱玉芳不确定了,苍白的脸垮了下来,咳了两声:“不会吧,那我怎么办?杨东进现在变成了一个酒鬼,还要打我,我不要跟他一起过。”

她是真的被杨东进今天的行为给吓得不轻。虽然钱玉芳的前半辈子不算很顺利,但林老实和柳眉爸对她都挺好的,顾忌着她身体不好,重活都很少让她干,更别提对她动手了。所以除了清贫一些,钱玉芳这辈子还真没吃过太大的苦头。

所以杨东进今天是真的吓到了她。

虽然杨东进比她大了十来岁,可他到底是个男人,天生在体力上就比女人有优势,真发生了冲突和矛盾,她只有挨打的份儿。今天这种罪是她的噩梦,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来一次了。

柳眉自然也不想自己的妈挨打。

可眼下这种情况,家里正是乱糟糟的时候,谁有心情去提离婚这个事啊。

她安慰钱玉芳:“妈,这个事等过一阵再提。咱们本来就说好要离婚的,只是现在出了意外,你暂时忍耐几天,等警察那边有了消息再说,万一那笔钱追回来了呢?别忘了,说好要给你买套房子才离婚的,你今天这顿打不能白挨了。”

钱玉芳听她这么一说,惦记着房子,于是暂时收了离婚的心思,打算听女儿,等过一阵再说。

但她没想到,她刚做好了心理建设,后脚杨轩就领着杨东进回来了。

钱玉芳登时脸色大变,蹭地站了起来,神情戒备:“你……你怎么来了?”

杨东进的酒已经醒了,不过他可没忘记,钱玉芳跑上门找他离婚的事。这女人跟偷他的钱跑路的小雨没什么区别,说到底,都是贪财爱慕虚荣的女人。

哼,他前一阵要跟她离婚,她死活不同意,现在看自己落魄了,没钱了,就迫不及待地摆脱掉自己。

所以哪怕酒醒了,他也不后悔打了钱玉芳。

甚至,他还拉着行李箱,满是恶意地说:“我怎么不能来?这是我给我儿子买的房子,咱们老杨家的房子!”

柳眉闻到他身上还没来得及挥发的酒气,心里就不喜,将杨轩拉到一边问道:“爸那套房子不租了吗?”

杨轩扒了扒头发:“他打了人,惊动了物业和业主,业主过来看房子被搞成了猪窝,不想租给他了,只退了他房租,押金没退,他现在没钱租房子了,只能过来咱们这里住。”


eqo.dzhhyy.com  il6k6.dzhhyy.com  6d2.dzhhyy.com  xw4.dzhhyy.com  al7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ilbs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