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我?小妾?”

“对。我承诺给你了,别美的没边儿了,我告诉你,你要认清楚你的身份,守好少爷,该伺候的,一个都别落,听见没?”白嬷嬷颐指气使的说完,转身便扭了过去。

带着大队小队的丫鬟,一点儿不顾及王全书绝望的尔康手。

仿佛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落在了魏若水身上一般,周围的人都艳羡的看着她,包括小将军也一脸她捡到了大便宜的感觉。

而魏若水心里想着的却是,你确定杀了太子妃秋后问斩的人,你们也能赎出来吗……

这么厉害的吗?(姑娘你重点又放错了啊!)

一旁缩在墙角的凌素听到白嬷嬷的话,突然一滞,眼中闪过一丝深思,默默拢住了自己的衣衫。

再怎么闹腾,出不来就是出不来,狱吏两棍子杀威棒敲在木栏杆上,王全书只得渐渐停止了哭闹,怂怂的靠在栏杆上,抱着自己的膝盖。

而魏若水这才想起来,自己竟然还没有问过自己的身世,身份地位?她能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份地位是什么嘛?

眼睛瞬间放在小将军身上,直接拉着他去了角落暗暗商量。

“你问我你是谁?”小将军一脸懵的看着她。

“对呀,所以说,我是谁啊?还是魏若水吗?我是什么身份地位的啊?”担心着自己名字都变了的魏若水晕晕乎乎的问道,而小将军则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你说呢?你不是魏若水谁是啊?还身份地位,你能有什么身份地位?不就是太子宫的小宫女吗?哦,听说好像还是太子妃的贴身宫女。”

“贴身宫女?那就是说和太子妃关系很好喽?”

“对呀,听人说你还是太子妃的陪嫁侍女呢,关系肯定不错啊,所以说,你为什么要杀了太子妃啊?”小将军疑惑的问道。

“额,杀了太子妃……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要杀了太子妃。”魏若水脱口而出。

“啊?”

四目相对,都非常懵逼。

“反正,就是杀了呗。所以说,我是太子妃的贴身宫女,因为杀了太子妃而被判决是吗?还有什么消息啊?确定人是我杀的吗?”

小将军懵懵的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啊,听说到的就是这些,哪里还有什么别的……啊,听人说你是把太子妃推下楼致死的,一尸两命,现场只有你一个人。”

也就是说,可能真的是原身杀了人了?

魏若水眉头一皱,有点感到奇怪。

多年的狱警经验,看过不少大大小小的案件,这种将人推下楼的,按理说都是相当恨原主的啊,可是以前怎么没人听到过两人争吵或者发生矛盾呢?利益相关的话,原主是依靠太子妃的才对,没有理由将依靠的人弄死啊?

这不是找死吗?

有点奇怪诶。

正细想着,牢门再次发出响动的声音,大理寺卿又匆匆的走了进来,直奔魏若水的牢房而来。

“开门。”

“是。”狱吏低头顺眉,乖巧的打开房间。

乾荒严肃着脸,整了整自己的衣衫,绕着魏若水打量着转了两圈。

“你叫什么名字?”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2jn.dzhhyy.com  9dkx4.dzhhyy.com  ju5jc.dzhhyy.com  3p0w6.dzhhyy.com  ny4.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