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又转头看着远处,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影族变得越来越可怕了,那我们就要变得比影族更加的可怕,呵呵,我到是想要看看,是影族人的法阵发展的快,还是我们的法阵发展的快,与我们血杀宗比法阵的发展速度,真是不知死活。”

温文海他们都明白赵海的意思,赵海这里有天地符文,是万千世界法阵之祖,影族人的法阵发展速度在怎么快,也不可能有血杀宗的法阵速度发展的快,当然,现在闻于名他们研究的,还只是简化版的天地符文,但就算是这样,也足可以对付影族了。更不要说现在赵海还把简化的诅咒符文,也交给闻于名他们去研究去了,以后他们说不定可以弄出什么,专门克制影族天地法则的东西来,毕竟诅咒符文,有点像影族能量之祖的意思。

白眼他们却是不太明白赵海的意思,不过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他们也知道,自己对于血杀宗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但就算是这样,他们对于血杀宗的实力,也感到极度的震惊,他们还真的想要知道知道,血杀宗到底还能给他们带来多少惊喜。

赵海随后又看了白眼他们一眼,笑着道:“这些天你们一直在前线指挥,指挥的十分的不错,我对于你们的表现十分的满意,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你们都会在前线进行指挥,等到我认为,你们完全的合格了,你们就可以好好的去休息一下了,毕竟你们是修士,你们还是要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修练上的。”

白眼他们都应了一声,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微微一笑道:“你们现在已经表现的很好了,差不多已经完全的融入到了血杀宗里,不过以后不在进攻的时候,还是要多花一些时间进入到真实幻境里去,到那里好好的了解一下我们血杀宗,我们血杀宗还有很多的东西,需要你们去好好的了解。”说完这话赵海这才摆了摆手,白眼他们马上就冲着赵海行了一礼,接着转身离开了。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严臣归来

血杀宗最近这一个月以前的进攻,可以说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虽然说他们的进攻也遇遇到了影族全力的抵抗,但是效果好像并不是太好,影族人的能量武器发展,也到了一个成度,他们只能是不停的加大法阵,加强法阵,但是这样的发展方式,实在是太过于简单粗暴了,所以他们的发展可以说是遇到了一个瓶颈。

而血杀宗现在却是对他们的战车,剑船,法师塔,运兵船,法阵船等等这些法阵进行了一定成度的改良,虽然现在他们还没有使用压缩能量,因为他们现在还没有研究出来,也没有把法则之轮装到大型法器上,但他们这一次的改量,却是已经让他们的大型法器上的能量武器,在现有的条件之下,达到了最强,他们现在的能量武器,最远射程达到了五,而是端着茶杯,一脸平静的看着站在王座旁边的严臣。

严臣一脸恭敬的给着一边轻伸玉手,打开了玉瓶的盖子,玉瓶的盖子这一打开,就好像听到了一个女人凄厉的惨叫声,从瓶子里传出来,随后越来越多的惨叫声传了出来,不过很快就没有了声音。

百花女王当然听到了那个声音,但是她却一点儿也不在乎,而是拿起了瓶子,轻轻的一倒,随着她的这个动作,一团黑中泛金的液体,从瓶子里面流了出来,这团液体流出来之后,并没有落到地面上,而是浮在半空中,最后变成了一个直径在十米左右的巨大液体球,这个液体球还不是完全不动的,而是在不停的波动,上面总是会出现一个的凸起,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这个液体球里面钻出来一样,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些凸起,其实全都是一张张的人脸,一张张显得痛苦无比,正在张着嘴嚎叫的,女人的脸。

百花女王看着这个团液体,静静的感觉了一下,随后脸色也不由得微微一变道:“果然是至阴至邪之物,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佛力的克星,如果她真的是佛力的克制的话,那不只是对于我们,对于整个影族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走,去前线,我到是想要看看,这魔王血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神奇。”说完手一动,把那团液体又收回到了玉瓶里。

站在王座旁边的那些力士应了一声,马上就抬起了王座,王座直向前线的方向走去,而百花女王也接着开口道:“严臣,你也跟过来,冷阳,你也跟着,如果这魔王血有用的话,那我们就要对影族进行攻击了。”两人应了一声,马上就跟着王座,向前走去。

百花女王所在的这座城,离前线其实并不近,因为他们现在也都知道了,血杀宗的每一阵子次扩张都是一千里,所以他们都在离血杀宗现在的防线一千里之外的地方驻扎,这样血杀宗就算是扩张也不可能对他们产生任何的伤害。

一千多里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还真的不算什么,那些力王虽然抬着王座,却依然是健步如飞,走的飞快,不到三个时辰,就已经到了前线了,而百花女王也在一次拿出了那个玉瓶。

第一百六十三章 发动

赵海现在却正坐在他们占领的一座城的城墙上,这里离他们占领地盘的边界线,只有不足五十里,原本双方的能量武器,攻击距离最多不过两百里,所以他们可以呆在能量武器的射程之外,但是现在他们双方的能量武器射程都已经达到了五百里,他们要是在呆在射程之外,那就等于是放弃他们扩张之后的一半地盘了,赵海怎么可能会答应,所以他们直接就在前线这里建起了法阵,支起了护罩,只不过是没有在一次全力的发展法阵,引动天地法则,把影族的天地法则向后推罢了。

连接一个月的进攻,也让血杀宗的弟子都感到有些累了,要知道这些参与进攻的弟子之中,有很多还都是原利剑营的人,他们以前可没有经过这种强度的战斗,现在都显得十分的疲惫,所以赵海才下令,让血杀宗里的其它人前来跟他们换防,让他们回到玄武空间里去好好的休整一下。

别看这些天血杀宗一直在进攻,而且进攻的还有声有色的,但是其实双方的伤亡都不是很大,因为双方都是用能量武器进行攻击的,血杀宗的能量武器更强一些,可以打破对方城里的护罩,而对方城里的护罩一但被攻破,他们也会慢慢的撤退,虽然还是会发射能量武器,但是却不会死守城市,更不会与血杀宗的弟子发生近战,所以双方的伤亡,其实都十分的少,并没有出现大量伤亡的情况。

不过战斗就是战斗,不管是用能量武器互射,还是近战,都会让人十分的紧张,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血杀宗的弟子才会显得十分的疲惫,现在血杀宗的弟子,已经换阵完成了,就连白眼他们,都进入到玄武空间里去休息去了。

赵海对于白眼他们的表现还是十分满意的,白眼他们的表现真的是很好,指挥战斗也越来越成熟了,看得出来,他们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特别是白眼,他十分的细心,不管是什么样的战斗,他的指挥都显得十分的细腻。

而赵海现在其实就是在努力的修练,同时也是在对所有法阵进行分析,也在对满天火所需要的能量进行分析,满天火是用药粉做为动力,而赵海就是在分析药粉的配方,同时也在想着,如何把药粉提纯,让药粉的威力更大。

满天火可是有好几种的攻击方式的,这些全都要进行计算,这可是一个大工程,而且赵海也有自己的想法,他想要看一看,能不能在这里,也弄出像核弹一样威力巨大的武器,如果可以的话,那可就太好了,他们就又多了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了。

就在个时候,赵海却突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一种十分心悸的感觉传来,同时他也感觉到,四周的佛力,有一些不稳定的情况,好像有一部分佛力,消耗的一下就快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快,甚至他感觉到,这种消耗已经对净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赵海一发现这种情况,不但没有任何的惊讶,反到是精神一震,因为他马上就想到了,影族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克制佛力的方法了,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用的很有可能就是魔王血,一想到这里,赵海不由得直接就站了起来,向远处的影族法则之力那里望去,他相信影族一定是在用魔王血对佛力进行攻击,那就一定会有异常的表现的。

很快的,四周的佛力变化的更加的明显了,血杀宗所有弟子,都感觉到了这种变化,因为这种变化,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就见到无数的白光像前汇聚了过去,这引起了所有弟子的注意,所有弟子都从房间里或是从大型法器里钻了出来,向四周望去,同时也在议论着,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时常军和温文海也来到了赵海的身边,两眼都是一脸的凝重,常军看着赵海道:“宗主,这是?”他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所以只能问赵海,但是他可以肯定,这种变化,一定与影族人有关,但是影族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却并不知道。

赵海沉声道:“随风,时锦,你们都过来,常军,文海,你们两个人也跟着,所有弟子注意,大家不用担心,这是影族人在想办法破去我们的佛力,我早就等着他们这么做了,所以大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各守岗位。”说完赵海手一动,飞马出现在他面前,随后他身形一闪,领着温文海他们都进入到了飞马的内空间里,向着白光汇聚的地方赶了过去。

不一会儿赵海的飞马就已经到了那白光汇聚的地方,在那白光汇聚的地方,赵海看到了一个直径有十米左右的巨大黑色液体球,在那个液体球里,有无数的人脸在闪动,整个球体里,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而在这个大球的后面,却隐隐的可以感觉到一些影族人的气息,赵海身形一动,已经从飞马里跳了出来,直接就落到了飞马的后背上,时风他们也是一样,全都落到了飞马的后背上,一个个都站在赵海的身后,看着影族法则里的方向。

赵海看着影族法则里的方向,沉声道:“可是百花女王陛下亲自到了?真是没有想到,你们竟然真的找到了可以克制佛力的方法,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们了。”赵海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平静,看不出一丝的变化,但是这话却是让时锦他们一愣,因为时锦他们可是清楚的记得,赵海好像是说过,他就是在等百花女王他们在用这一招,那他现在为什么还要这么说?难道是他之前是在骗血杀宗的人?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1nxc.dzhhyy.com  cy9.dzhhyy.com  pxf0.dzhhyy.com  j8mok.dzhhyy.com  72b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