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重不重?我给你送上去好了。”

“不要了。宁远,你没看到我们职员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吗?你的美貌只能我一个人看。”

“阿远。”宁远固执的纠正她。

“好,阿远。你的美貌我一个人看就行了。”许渺渺笑着说。

宁远听了,莫名心里甜甜的,像吃了一颗糖似的。

“渺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在吃醋?”

“吃醋?”许渺渺反应过来,傲然地道,“阿远,我会吃醋吗?才不。因为我对你是如此笃定。如果你需要我吃醋,那只能说明你给我的安全感不够,或者呢,是我的安全感不够,所以,才需要吃醋。我对你这样放心,吃醋,不存在的。”

宁远闻言,眼神瞬间黯然。

他是该感到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

许渺渺根本就想不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话,不过是表明她对宁远的放心,却被宁远过度曲解了。

后来宁远真的很爱吃醋,变成了一个醋缸子。醋到连自家儿子的醋,自家女儿的醋都吃。

他吃醋吃得理直气壮:“我安全感不够。渺渺,你多爱我一点,我就不吃醋了。”

才怪!

许渺渺后来发现她跳上了贼船想下来,已经晚了。

此时,两人说着话,外出的肖蔷走到他们身边,停下:“许律师。”

许渺渺闻言,根本就没注意到宁远了,开心地说:“肖律师,你回来了。吃饭了没?”

“吃过了。”

“你来得正好,帮我提几杯咖啡吧。”

“好啊。”

肖蔷的视线落到宁远的身上,许渺渺介绍:“我男朋友,宁远。”

宁远笑笑。

许渺渺挥挥手:“阿远,回去路上小心,我上去了。”

肖蔷这是第一次见到宁远,吃了一惊。

许渺渺的美貌已是惊人了,宁远的相貌居然更出众。

更让她吃惊的是许渺渺的态度,这样大气淡然。不愧是她想要追随的人,肖蔷心里如是想。

如果是她,她肯定做不到许渺渺这样大气。

这样帅的男朋友,真的放出去合适吗?不怕祸害别家的少女吗?

宁远站在原地,肖蔷回了一下头,看到宁远还站在原地。

“许律师,你男朋友还没走。”

许渺渺连忙回头,看着宁远站在那里,身姿笔直,就像一株白杨一般。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xle.dzhhyy.com

22frs.dzhhyy.com  mrbpx.dzhhyy.com  h9oad.dzhhyy.com  2qg0w.dzhhyy.com  guf89.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