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和石岩持刀看着那两人,石岩冷声道:“两位这是何意?莫非是要打劫我们兄弟?”

“留下地线虫,否则死!”那两个人中的一个突的开口道。

赵海看了一眼,这两人的实力都在炼精化气境十一层左右,而赵海和石岩的实力,一个是炼精化气九层,一个是炼精化气十层,也难怪对方敢这么说。

石岩看着那两人,冷声道:“两人要这地线虫做什么?”

那两人中的一个开口道:“小子,让你交你就交,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要是不交,就不要怪我们剑下无情了。”

石岩看着那人,冷声道:“想要地线虫?别做梦了,有本事就来拿吧。”说完他持刀冲了上去,赵海也跟着冲了上去。

那两人还真的没有想到,石岩和赵海竟然敢先出手,他们也是身形一动,直往赵海和石岩冲了过来,四人转眼之间就战在了一处。

赵海一边与那人交手,一边注意着那人的剑法,那人的剑法十分的诡异,每每出剑,都是在不同的角度,让人防不胜防,赵海也看得出来,这套剑法是一套十分适合刺杀的剑法,用在正面对敌,到是会吃亏。

不过这同时也让他小心了起来,这两人的剑法十分的适合刺杀,那么他们一定会有别的手段,要知道那些杀手可不会规规矩矩的跟你正面对战。

果然,跟赵海交手十多招之后,那人突的手一扬,一支袖箭直往赵海射来,那箭还没有到赵海的面前,赵海就已经闻到了一股腥臭味,显然那袖箭上是煨了毒的,不过赵海早就防着他这一手,所以那人的袖箭出手的时候,赵海身形一转就让过了那人的攻击,随后一刀往那扫了过去。

那人在袖箭出手的时候,同时整个人也往赵海扑了过去,显然是想一招要了赵海的命,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赵海却轻松的让过了他那一箭,随后一刀往他扫来,而这时那人的招式已经用老,不可能躲得过赵海这一刀了,心里大惊,手上的长剑拼命的往回收,想要挡住赵海这一剑,不过可惜,赵海没给他这个机会,一刀从那人的腰间扫过,直接就把那人半成了两半。

杀了那人之后,赵海转头看了石岩一眼,发现石岩那里也已经解决掉对手了,不过他的对手并不是被刀给杀掉的,而是被符纸给攻击杀掉的,而且攻击那人的符纸,一定不是一般的符纸,不然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杀伤力。

赵海看了那人一眼,沉声道:“石兄,你用的符可是好生霸道啊。”

石岩也没有瞒着赵海,而是笑着道:“之前无意之间,得到过一个铁符,一直是我保命的东西,好了,走吧,现在马没有了,只能用脚走了,不过我看我们还是速度快一点为好,只要进了城,我们就安全了。”

赵海点了点头,两人运起身法,直往毒风城的方向奔去,这一提起速度来,两人速度一下就快了起来,甚至不比奔马慢,而且比奔马更加灵活。

不过很显然,抓地线虫可以加入到毒树宗的事情,现在怕是知道的也并不多。所以他们在没有遇到阻拦。十分顺利的就回到了毒风城。两人到毒风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随便的找了一家旅馆住下,两人好好的睡了一觉,这毒风城与魔域这里的其它城市一样,城内都是禁止动武的,所以赵海和石岩才能安心的睡觉。

第二天早上,吃过东西之后两人就离开了毒风树,坐着传送阵。直接梧树城而去,这梧树城在魔域这里,并不是什么知名的城市,以前在梧树城外,有一个宗门,叫梧树宗,也是属于魔门中的一个小宗门,不过最近那个小宗门被别一伙人给灭了,那伙人占了梧树宗的地方之后,成立了一个毒树宗。没有人知道这个毒树宗是干什么的,不过这毒树宗的人。到还算和善,也不会在城里为恶,所以这梧树城到是没有什么变化。

赵海和石岩到了梧树城这里,没有停留,直接就往城外而去,梧树城外三十里外,有一座大山,名为梧桐山,这梧桐山上因为长着很多的梧桐树而得名,这山并不是十分的高,只有两千米左右,在这山的山顶上,却有一片院落,这片院落就是原梧树宗,现在的毒树宗所在的位置。

从山上到山顶上,只有一条石路,这条石路九曲十八折,而且因为山势有些陡峭,所以小路十分的难走。

赵海和石岩的目标正是毒树宗,两人从梧树城里离开,就直奔毒树山,不过今天两人没有用轻功赶路,只是往梧桐山上走去。

可是没有想到,两人刚刚出城十里,就被人给拦住了,拦住他们两人的,是五个散修,这五个散修各拿兵器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赵海看着这五人,这五人的年纪都在三十岁左右,为首的是一个豹头大汉,这大汉生的好生威猛,身高两米左右,一身肌肉结实,手里拿着一把鬼头大刀,刀背十分的厚,一看就知道份量不轻。

而其它四周,都做灰衣打扮,两人用短枪,两人用长刀,为首的地个大汉看着赵海和石岩,大声道:“听着,留下你们手里的地线虫,你们可滚了。”

赵海和石岩都是心念一动,拿出了自己的长刀,那大汉看着两人,哈哈大笑道:“又是两个想要加入毒树宗的傻子,你们当只要找到十条地线虫,就可以加入毒树宗这个消息,只有你们知道吗?我们也知道,现在只要你们交出地线虫,我就可以放你们离开,看你们的样子,一人也找到了十条地线虫了吧?正好,我们还缺二十条地线虫人,只要你们交出地线虫,我们就可以加入毒树宗了,至于你们,在去找二十条就好了。”

赵海看着那个大汉,冷冷一笑道:“我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你们和我们一起加入毒树宗,用了我的这种方法,你们就不用在抢我们的地线虫了。”

那大汉一愣,接着有些不解的看着赵海道:“噢,小子,你说,你有什么办法?”

赵海嘿嘿冷笑道:“只要你们几个人死了两个,你们就有足够的地线虫,让你们加入到毒树宗了,怎么样,我这个方法是不是更好一些?”

“放屁,好小子,你敢消遣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看刀!”那大汉怒骂一声,随后一刀直往赵海劈了过来,他手里的厚背大刀,觉重无比,这一刀挂着风,搂头盖脑的直接赵海劈来。

赵海的身形滴溜溜一转,让过了那大汉这一刀,同时手里的刀,直往那大汉扫了过去,他看出来了,那大汉一定是修过一些体修功法,实力十分的强,跟那在汉硬拼,在不暴露自己是一个体修的情况下,绝对会吃亏的,所以赵海并没有与那大汉硬拼,而是一直围着那大汉转,同时也把另两个使用长枪的汉子给圈进了自己的刀圈之中,让他们没有办法去攻击石岩,而另两个用刀的汉子,已经往石岩扑了过去。(未完待续,!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rgl.dzhhyy.com  6fcxk.dzhhyy.com  ybvcc.dzhhyy.com  sfodm.dzhhyy.com  hcge.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