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婉柔看到回来的唐宝,脸上带着好似打招呼的热情:“唐宝,你回来了?我今天下午陪昊天哥去医院复查了,医生说已经不需要去复查了,完全康复了,你可以不用担心了。”

唐宝面无表情地看向帝昊天。

从她进门后,帝昊天连个眼角都没有给她。

在蓝婉柔那么说之后,他也是面对着蓝婉柔,不曾看她。

这就是他此刻的态度吧。

纵容蓝婉柔的一切。

唐宝觉得自己的忍耐性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或许小三在眼前晃着晃着,就晃习惯了。

所以,在晚餐桌上的时候,唐宝面色如常地用餐。

但是帝昊天不是应该有蓝婉柔在,心情愉悦么?

怎么冷得慑人,连餐厅里都染上一层冰渣子,饭菜都要凉了。

唐宝想想也对,或许是因为她这个‘第三者’坏了他们的氛围。

唐宝实在不想跟帝昊天正面冲突。

因为惶恐帝昊天这个人,她现在连反面冲突也不想要了。

能避则避。

唐宝默默不语地用完了晚餐,站起身就离开了餐厅。

蓝婉柔看着起身离开的唐宝,再去看帝昊天的脸色,表面看起来,至始至终都是一个色,可空气中的冷气和压迫却是不断地涌动着,让人忌惮。

蓝婉柔以为自己过来,不仅能安抚帝昊天愤怒的情绪,因为听虞桑环说了帝昊天得知了帝均白和唐宝之间的事,更甚让唐宝见到她时大发雷霆,然后再次惹怒到帝昊天,那么,事情就会朝着唐宝不利的那面愈演愈烈。

没想到,唐宝比她想象的还要沉得住气。

唐宝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蓝婉柔一定会嘲笑她一番吧?

她走了,自己和帝昊天反而关系更差,还不如蓝婉柔在这里时候的模样。

唐宝也对自己真是‘恨铁不成钢’的很。

为什么就能将关系闹到如此地步呢?

实际上,她什么都没做啊。

都是以前的事给闹的。

唐宝躺了会儿,发现刚吃完躺着,胃里实在是不太舒服。

她就站起来四处闲走。

走到阳台处,往下看的时候,看到了那片玫瑰园,还有玫瑰园里的蓝婉柔独立的身影。

她在哪里干什么?


6sj5.dzhhyy.com  f2i8.dzhhyy.com  feaxp.dzhhyy.com  9el.dzhhyy.com  60pn.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sozd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