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魂村的青壮们,大部分还是被两只黑猫牵制着,只有一小部分来追击曹秋澜他们。

祭品对他们来说确实很重要,但樊子升和陈旺也不是唯一的选择,相比较起来当然是保护村长和作为祭司的吕老更要紧。有两只黑猫在,青壮们丝毫不敢放松,这也就让曹秋澜和王槟应付起来轻松多了。他们都是练家子,自然不是只是有把子力气的青壮们能比的。

曹秋澜他们且战且退,很快就和杜振邦与马玲玲汇合,再次踏上了一起逃亡的路途。虽然村民们对这片山林比他们更熟悉,但行动前他们就已经规划好了逃跑路线。

不管是什么事情,有准备总是胜过没准备。虽然带着两个累赘,但也不过是多绕了一点路,几个人顺利地摆脱了追兵。不过他们还是和昨天一样,多跑出一段路后,才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停下来歇口气。确定真的没有追兵后,才返回了昨天休息的山洞。

第12章 死人沟(12)

回到山洞里,几个人基本都已经累瘫了。喘了几口粗气,梁非宁才稍微缓过来一些,问道:“要把他们身上的绳子解开吗?”逃跑的一路上,为了方便,他们没有给樊子升和陈旺解开绳子,所以现在这两个人还是五花大绑地被放在地上,就连嘴都被堵着无法叫喊。

杜振邦看了两个老人一眼,想了想,说道:“还是继续捆着吧。他们两个精神都不太正常,松开的话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跑掉,万一跑到山里受伤了,或者干脆自投罗网都挺麻烦的。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人,还是别节外生枝了。”其他人也都赞同地点点头。

说完老人的事情,宋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饿了。中午在外面只能吃干粮,晚上咱们吃什么?对了,王槟,你昨天发现的那个兔子窝还有兔子吗?还有梁非宁,你能再去抓几条鱼吗?”听到这话,其他都舔了舔嘴唇,显然都饿了,而且对昨晚的美味意犹未尽。

就连被曹秋澜抱在怀里的黑猫也难得地“喵”了一声,虽然声音并不像普通的猫咪一样娇柔,反而有点霸气。他对宋乐昨天晚上煮的鱼汤也很欣赏,如果今天还有的话,他也不介意再喝一碗。虽然感觉画风不太对,但想想昨晚的美味,王槟就觉得身上没有那么累了。

拿起自己的复合弩,检查了一下箭矢,王槟起身说道:“昨晚发现的那个兔子窝应该已经空了,不过我可以去别的地方找找看,应该能找到。”梁非宁也抄起了那口小锅,江南水乡长大的人,打猎他是肯定不会的,但游泳抓鱼他都是一把能手,不怕骄傲!

一路上相当于半个累赘的马玲玲,心知自己必须发挥一点作用,哪怕微不足道,也不能让临时伙伴觉得放弃自己理所当然。她自觉地拿起水壶,表示自己和梁非宁一起去打水。宋乐想了想,昨天找的调料植物都用完了,便起身表示自己和王槟一起去。

曹秋澜看看王槟,又看看宋乐,心想:一个打猎,一个采集,有点般配哦。

也许王槟他们在打猎和抓鱼上真的很有天赋,他们回来的时候,收获比昨天更加丰富。除了两条个头不比昨天小的鱼之外,梁非宁还抓到了不少的河虾和几只螃蟹。王槟就更不得了了,除了一只兔子,他还抓到了两只竹鼠,一条蛇和一只野鸡。

宋乐一边熟练地架锅,一边说道:“其实我们还发现了一只野猪,王槟本来想把野猪也抓回来的。不过野猪肉不经过处理的话真的非常不好吃,野外没条件,你们不会喜欢的。”

杜振邦对着王槟挑起了大拇指,他本来并没有很把王槟这个年轻人放在眼里,大概聪明人都有自视甚高的毛病。不过现在看来,王槟虽然智商不够,却可以用武力来凑。

王槟笑了笑,把东西一一放好,便在篝火边坐了下来。今天一直忙到现在,他也是真的感觉很累了。知道大家都饿,宋乐动作很快,所有食材都是采用最简单的烹饪方法。

没过多久,热腾腾的鲜美河鲜汤和美味的肉就都可以吃了,一行人围坐在篝火边,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这对他们来说也是难得的体验了,无论是新人还是资深任务者。杜振邦没怎么说话,心里却也觉得这次任务真是他经历过最与众不同的一次了。

以前的任务,虽然也一样是希望努力地活下去,但任务者之间绝对没有这么团结。

虽然其实他们这些人之间的团结与合作,也是有条件下的有限的合作,却已经是任务者之间少有的了。那位只出现在腕表的描述里的传说中的恐怖之主,寻找任务者的时候似乎毫无规律,完全随机。这也是导致了任务者里面什么样的人都有。

任务者有聪明的,比如他杜振邦;也有蠢的,比如王槟;有武力值高的,比如曹秋澜;也有战五渣,比如马玲玲……而每次任务的时候,被分配到一起的任务者,同样也是完全随机。因此,每次任务的时候,任务者们都是各有打算,很难互相合作。

即便其实所有的任务者都有一个同样的目标,那就是努力活下去,活过每一次任务。但并不是目标相同,合作就能达成的。有一句话说的好,当几个人一起面对猎食者的追杀的时候,想要活下来需要的并不是绝对的速度,只需要跑得比别人快就行了。

那位传说中的恐怖之主,假如他真的存在的话,他的爱好似乎是看着任务者们挣扎求生的样子,而不是干掉所有人。所以腕表发布的任务里,几乎没有一下子让所有人团灭的情况,虽然每次都会死人,而且多数时候死的人还都不少,但最后总会有任务者幸存下来。

这也就更加助长了许多任务者不择手段的想法,为了自己能够活下来,陷害他人甚至于坑害对手都是常见的事情。就像这次葛知乐之所以召集那么多人一起组队,未尝没有在关键时刻把其他人推出去挡刀的想法,可惜最后还是他先死了。

正当杜振邦胡思乱想的时候,马玲玲突然说道:“不知道那两只黑猫现在怎么样了。”说到这个,刚刚还挺轻松的气氛顿时沉默了下来。如果不是手腕上那让人根本无法忽视的腕表,他们几乎真的要忘记任务,忘记无限恐怖游戏,以为自己是在野游了。

沉默了一会儿,曹秋澜笑道:“从它们出手的时机来看,应该和我们一样,是为了救樊子升和陈旺。既然人已经被我们救走了,以它们的能耐,想要脱身还是很容易的。”

气氛这才又重新活跃了起来,梁非宁也说道:“是啊,那两只猫行动起来可灵活了,速度又快,引魂村的那些人是肯定追不上它们的。说不定它们还会自己来找我们呢。”

“如果是这样,那倒也不错。”曹秋澜抚摸着怀中黑猫的皮毛,笑得意味深长。

可惜了这两天他都和杜振邦他们呆在一起,完全没有私人空间,也没办法和黑猫单独交流,也不知道那两只黑猫身上的到底是不是厉鬼,能不能吃。虽然从目前他们了解到的信息来看,那两只黑猫身上的鬼很可能也是可怜的受害者,曹秋澜实际上也有点同情它们。

然而,同情归同情,厉鬼依然是一种不应该生存在世间的东西,它们很容易就会被身上的戾气影响进而失去理智伤害无辜。如果葛知乐他们真的是被那两只黑猫身上的厉鬼所杀的话,实际上它们已经伤害到无辜了,即便它们此时并没有完全丧失理智。

吃饱喝足,马玲玲和梁非宁又主动拿了一些烤肉、鱼汤还有干粮去给樊子升和陈旺喂饭。之前两个老人一直不怎么消停,但现在有东西吃了,他们倒是不挣扎反抗了,乖乖地咀嚼吞咽着。黑猫懒洋洋地趴在曹秋澜怀里,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看着山洞外面的某处。


uh7.dzhhyy.com  rg98s.dzhhyy.com  deea.dzhhyy.com  soo42.dzhhyy.com  jup.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pwkvi.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