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抱着孩子,觉得小小的,非常的幸福,非常的疼惜。

后来,出院了,梁会对孩子有点厌厌的。

孩子哭了,她也不想去管。孩子尿了拉了,她边换边骂。

那时许光辉以为梁会是生完孩子,有点抑郁症,他很体贴,加倍的对梁会好,对孩子好,帮梁会分担,不让梁会钻进死胡同里。

“是么。你还想把我们的女儿接回来?然后呢,把许渺渺送出去?许光辉,我跟你说,这件事情你就给我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也别想说出来。”

说完,梁会打开了那个带锁的抽届。这个抽届就连许光辉也没有打开过。

一个玉坠件,做出了一个弯弯月亮的形状,上面刻着一个许字。那字不是一般的正楷字,是艺术字体。许光辉看了,莫名的熟悉。那个字,他冥思苦想,想起来了,许氏集团的商标形体,就是这个字。

许光辉不可置信的后退了两步,手直哆嗦,玉坠就要掉下去了,梁会接了过来。

“阿会,你,你……”

他想起来了,当年生孩子的时候,病房里还有一个年轻的美妇人。那气质那气度那派场……

当时他还在纳闷,这样的有钱人,为什么在这个医院,还跟他们住一块。

梁会摸了摸玉佩,她其实也是见到高绮,听到主持人的介绍,才知道,当年的阴错阳差,居然是那个许家。她的女儿,不出意外的话,正是许家神秘的长孙女,备受宠爱,一出生,就是瞩目的世家千金。

许光辉没忍住,跌坐在地,一副失了魂的模样。

“阿会,是那个许家?”许光辉颤抖着声音问。

这样,不能认了,不能认啊。

认了怎么办?以后他的亲生女儿怎么自处?那个许家会不会把他们给关进牢里?

许光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以后,这事你就烂在肚子里。所以,我打渺渺,是为了她好啊。她成绩这么好,就应该考一个最好的学校。挣百万年薪,跟着宁远有什么好的。以后她这么优秀,还不怕找到好的?我为了她好,她居然还不领情。”

许光辉觉得梁会是疯了,真的是疯了。

“你,你怎么干得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啊!”许光辉到底还是有些接受不能,捶着地,嚎啕大哭。

“你怪我?我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连自己的孩子都认不出来。是他们活该!是许渺渺没有福气。”

梁会思绪回到十八年前。

她跟高绮几乎是同时住进了病房。

她比高绮早生两个小时,两人生的都是女儿。

高绮发作得太不是时候,什么都没有准备,梁会那时准备了好几套,颜色花色都是一样的。梁会在这方面比较偷懒。也是为了省钱,买一送一嘛。

她好心借了一套给高绮的女儿。

许开诚也是匆匆赶过来,看着妻女住着这样的环境,有些接受不能。保姆去办手续,许开诚亲自扶着高绮去洗手间。

梁会虽然生的是女儿,但也是很欢喜。

只是孩子出生的时候比较爱哭,反倒是小渺渺不爱哭。在病房里,除了睡就是睡。

梁会走过去,看了一眼。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kwpuf.dzhhyy.com  fy1.dzhhyy.com  cm6m.dzhhyy.com  lp21.dzhhyy.com  cpk.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