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小轿车走后,两个人站在一颗松柏底下。

凌三把敞开的风衣往怀里拢了拢,凭着良好的视力,也没在周围找见一处瓦房——北方地区的农村因为取暖的原因很少见二层楼,心凉半截,苦着脸问,“不会还要走路吧?”

“怎么会呢?”吴丽君挂了手里的电话后笑着道。

“离这远吗?”老三问。

“不远。”吴丽君的脑袋在一丛丛的松树间插个缝隙,眯缝着眼睛往前方看。

“谁来接我们?”已经一个月没抽烟,老三还是忍不住把箱子打开,从里面摸出来一根烟,点着了一根。

“我二叔驾车。”吴丽君道。

“这路不好走吧?”凌三把箱子放下,往前面走走,越过一处茂密的树丛,终于找到了一条隐藏的土路。

都9102年了,村村通,怎么还没有水泥路呢?

“这里以前是林场。”吴丽君笑着道,“你老丈人退伍后分配到这里做林场工人,后来不景气,林场就散了,回到乡里种地,我二伯就住在这里,想搭个房子,还是得费不少钱的。”

“那这也不是你家啊?”凌三好奇的问。

“我爸只有亲兄弟俩,爷是独自一个人来闯关东的,奶是被连云港来的,没别的亲戚,我又是这里长大的,一直到高中,我爸妈每年回来都是来这里,别的地方也不去。”吴丽君解释道。

“也就是说,你在东北的所有长辈,只有一个二伯?”

第233章.232、叛徒

“那你堂兄弟姐妹呢?”凌三接着问。

“我二伯家五个孩子,大堂哥在山地下包地,还兼了一个护林员,也是住在这里的,二堂哥跟在我大哥做工地,三堂哥呢在南通开了个厂,专门做床上四件套,还有一个堂姐在市区做老师,最后一个是我堂妹,不好好上学,后来跟在我后面做了两年,吊儿郎当,什么都不上心,我也由着她,不学坏就行。

我爸这个人你知道的,向来不揽闲事,可是毕竟是自己家孩子,平常就没少拿钱贴补她,他就想给管一管,结果这丫头脾气大,受不住啰嗦,跑回来了。

在我们市里晃荡一阶段后谈了个对象,刚结婚没多长时间就离了,孩子是二伯他们带着。”

太阳渐渐地升起来,林深树密,虽然没有叶子,连阳光也没法痛快地透进来,凌三感觉更冷了。

吴丽君接了个电话后,往路口走了两步。

跟随者吴丽君的目光,凌三看到了远处驶过来的一辆驴车。

“大哥,”吴丽君大老远的挥手,“在这呢。”

“驾.....”得到的是一声响亮的吆喝声。

“这我大堂哥。”她回过头对凌三道。

“我骑过马,不过倒是第一次坐马车,”凌三笑着道,“你们这里养马的多吗?”

“以前倒是有不少,现在基本不多了,一个乡里可能就那么一两户。”马车越发近了,她主动迎了上去。

凌三拎着行李箱,跟在身后。

在吴丽君的介绍下,简单的寒暄了两句后便上了马车。

一路颠簸,人坐在上面随着车子摇摇晃晃,半个小时左右,在一连排的瓦房跟前停了下来。

房子零零散散的有七八处,全部建在半山腰的平坦处,眼光飘到更远处,居然还有塑料大棚,不过大概是限制于地形,棚子都比较小。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pujts.dzhhyy.com

y3cx.dzhhyy.com  av4.dzhhyy.com  ne453.dzhhyy.com  pato.dzhhyy.com  54r0j.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