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免开始思考起来,他要不要传度呢?其实他是有认识的道长愿意收他这个弟子的,只是之前他并不打算专心修道,所以便一直没有拜师。但是现在张鸣礼入道了啊,将来肯定是冲着羽化飞升去的,他既然想要和张鸣礼在一起,自然是希望能够永远在一起的。

宋子木思量着,张鸣礼虽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和男女都没有,但宋子木觉得他应该是不喜欢女性的。毕竟真正的直男,看到美女总是会多看一眼,而张鸣礼,多漂亮的女人他都没感觉的。

所以除非张鸣礼是无性恋,否则宋子木觉得他是同性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觉得自己的希望还是挺大的。另外曹秋澜道长那一边,宋子木知道对方已经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但几次接触下来,宋子木确定了曹秋澜道长对自己追求张鸣礼的态度是放任的,虽然不支持,但也并不反对。

至于张鸣礼的父母,宋子木虽然没有接触过,但他也知道张鸣礼和父母的关系十分冷淡,平日里几乎都是不联系的,在未来伴侣的选择上恐怕张鸣礼并不会参考父母的意见。

相比起来,虽然曹秋澜的年纪比张鸣礼还要小几岁,但在人生大事上,张鸣礼恐怕更愿意听从曹秋澜的意见。毕竟比起他那对管生不管养的父母,曹秋澜反倒更像是长辈了。

正在畅想两人未来的宋子木并不知道,此时张鸣礼还真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庄敏两个大字,张鸣礼的心情十分复杂,说实话,他并不愿意和父母有任何除金钱之外的交流。

那两个人,对他来说,与其说是父母,不如说是两个贡献了自身基因的陌生人。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张鸣礼家的这本大概格外难念一些,当然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凄凉。

要论身世,他父母双全,和师父、曹师伯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只是这对父母比较不负责任而已。张鸣礼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张牧和母亲庄敏都还很年轻,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

但那个时代对于这种事情还是比较苛刻的,庄敏怀孕了,所以他们就先办了婚礼,等到年龄了才去补了结婚证。这一对朦朦胧胧的孩子,就这么赶鸭子上架成了新手父母,但显然并不合格。两个人都是家里的独生子女,父母百般娇惯宠爱,哪里会有什么责任感。

张鸣礼出生之后,张牧和庄敏就撒手不管了,直接把孩子扔给双方的父母,自己玩自己的。张鸣礼小时候是在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家轮流长大的,就连名字也是他爷爷取的。虽然他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都希望他能够和父母亲近一些,小时候的张鸣礼也怀着朴素的希望。

他希望能够和父母像一家人那样生活,可惜这只是一个奢望,哪怕他的心再宽,也经不住一次次的打击。等他成年了,他对父母就再也不报一点希望了。如今,外公外婆已经去世,他每个月都会给父母打一笔不多不少的生活费过去,一方面是偿还生恩,另外一方面是为了让老人放心。

实际上,虽然是四位老人养大了他,但张鸣礼和老人的感情也不能说很深。大概是不喜欢他们总是在自己耳边念叨要他孝顺父母的话吧?叛逆期的时候,他也曾想过,日后决不会赡养父母。

但叛逆期过后,张鸣礼终究还是想通了,他给张牧和庄敏钱,只是出于血缘上的义务。张鸣礼虽然存了张牧和庄敏的号码,但备注就是姓名,很多人看到他的手机都不知道这是他父母。

实际上,他和父母的通话频率也很低,一年能有个两三次就算多的了。他打钱过去,他们就收着,也决不会多问一句。这回不年不节的,突然看到庄敏的来电,张鸣礼还真有点惊讶。他不太想接这个电话,但又担心庄敏真的有什么急事,铃声响了二十几秒,张鸣礼还是接了起来。

电话接通,庄敏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张鸣礼耳边响起,她抱怨道:“你怎么才接电话?”张鸣礼嘴角抽了抽,没有回答。二十几秒算很久吗?不过张鸣礼也懒得跟她争辩什么。

没有得到张鸣礼的回应,庄敏也不在意,她就是习惯性的抱怨一句。看张鸣礼没有说话,庄敏又带着点讨好地问道:“鸣礼啊,你……最近还好吗?”

她想要跟张鸣礼聊聊天拉近点距离,但猛然发现,她居然不知道能跟这个儿子聊什么。

张鸣礼却不想接受她的示好,他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冷漠地问道:“你想说什么直说吧。”

庄敏沉默了一会儿,才期期艾艾地说道:“那个,鸣礼啊,你能不能借点钱给妈妈?”她倒不是觉得向自己的儿子借钱有什么,毕竟大抵这个儿子对她唯一的作用也就是这个了。她只是担心张鸣礼不答应,她也知道张鸣礼对她并不亲厚,每个月的生活费大抵还是看在血缘关系的份上。

张鸣礼沉默了一会儿,倒也没有一口拒绝,问道:“你想要借多少?为什么要借钱?”即便心里早就已经对父母完全失望了,但难得接到电话,目的居然是借钱,还是让他有些意兴阑珊。

庄敏听他追问,犹犹豫豫地说道:“是这样的,你弟弟他上私立中学需要一笔捐资费,需要十二万。我和你爸拿不出来,所以……”她说的弟弟是她和张牧后来生的儿子——张朝宗。

张朝宗出生的时候,张鸣礼都快成年了,兄弟两人关系基本上和亲厚搭不上一点边。

讽刺的是,从小到大,张牧和庄敏都没管过张鸣礼。但张鸣礼长大了,他们也想要孩子了,在发现张鸣礼和他们并不亲厚之后,从来没想过改变和补偿,而是直接决定再要了一个孩子。

第155章 灵山艺术中心(9)

和张鸣礼不同,张朝宗是他们夫妻两亲手养大的,现在刚刚到要上初中的年纪。

张朝宗就是他们的掌中宝,要星星不给月亮,他们处处为他着想,恨不得给他最好的一切。

以前的张鸣礼一直想不通,同样都是亲儿子,他和张朝宗到底差在了哪里?就因为他出生的时间不对吗?可那难道是他自己选择的吗?既然不想要他,为什么要生他呢?

工作几年之后,张鸣礼就看开了,无论如何生命是自己的,他只要为自己而活就足够了。

至少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他们确实是爱着他的,可他们同时也爱着他的父母。对于四位老人来说,儿女和孙子/外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一边都割舍不下。他们知道儿女对不起孙子/外孙子,可总觉得父母和子女哪里有永远的仇怨,他们总觉得张鸣礼作为晚辈应该体谅父母。

张鸣礼不是说老人们的想法就一定是错的,只是他无所接受,即便他现在已经看开了也无法接受。至少,他曾经受到过的伤害是真的,无法改变无法挽回,更何况他的父母至少现在也并没有一个想要改变和挽回的态度。你既无心我便休,感情是相互的,哪怕是父母和子女之间也是如此。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g1.dzhhyy.com  x9jai.dzhhyy.com  28p.dzhhyy.com  9pmxa.dzhhyy.com  wi61.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