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利斯,莫泰大师是你的人,现在死了,你就把他带回去火化安葬了吧。”杜飞凯见李泽水轻而易举地赢了,脸上不由浮现得意之色,看向威利斯,似笑非笑地开口。

威利斯此刻,不知道说什么了,眉头皱得很深,脸色土灰,如丧考妣,这场战斗的过程和结局,和他想象中实在相差甚远,他有些难以接受。

这李泽水,赢得也太轻而易举了吧,莫泰大师的实力,绝对不是虚的,那只能证明,这李泽水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不敢想象的地步了。

这莫泰大师是威利斯今天来这里最大的依仗,现在依仗没有了,他顿时没有了底气。

面对杜飞凯的阴阳怪气,威利斯心中虽恼怒,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有阴沉着脸,缄口不言。

杜飞凯冷淡一笑,也没有继续讥讽威利斯了,作为胜利者,自然要表现得大度一点。

解决掉莫泰后,李泽水站在擂台上,鹰眼环顾,气势凌冽。

“我们洪门这次要当世界地下龙头,谁要是不服,可以上来。”李泽水淡淡说道,语气虽然很正常,但是落在在座的这些人耳中,却让人感到莫名心慌,这些大佬,这次的确都带了高手过来,但是一看到刚才的莫泰死得这么惨,这些高手自忖了一下,都不由默默低下了头。

虽然也有几位高手,想上前和李泽水一战,但是见其他人都端坐不动,也就不愿意当这个出头鸟了。

“看来,大家都没有意见了?”李泽水见这群人没有反应,不由冷笑,李泽水自然看得出来,这群人大部分都还不服气,只是迫于他的威压,一时之间,不敢放肆罢了,不过李泽水既然出面了,自然有办法控制住这群人。

PS:抱歉,昨晚躺在床上码字睡着了,六点起来码了一章,还有一章中午。

第七百零六章 师门败类

就在场馆内一片寂然之时,突然,有一道声音响起。

“李泽水,还认识我吗?”

此言一出,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在这种情况下,还敢直接和李泽水针锋相对,的确勇气可嘉,只是当大家看到说话之人时,都不由微微一愣,只见一位老者,佝偻着身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位老者,一副羸弱的样子,这样的人,别说对付李泽水了,对付在座的任何一位,估计都是力不从心。

李泽水看了一眼这位老者,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觉得这人好像又似曾相识,不由多看了几眼,四目相对之下,李泽水本来淡然的脸上,突然一变。

“是你?你还没死?”李泽水的脸上,也只是稍微的不淡定了一下,以今时今日他的地位和实力,他的确不需要惧怕眼前这位老者了。

“不杀了你,我怎么会死呢。”老者本来就狰狞的脸上突然浮现笑意,让他伤疤纵横的脸上,更显诡异恐怖。

这位老者,正是夏薇的师父,金荣海,和李泽水当年还是同门师兄弟,金荣海是师兄,李泽水是师弟,在上个世纪初,他们一起在华夏的一个叫做玄道宗的宗门里修行,没想到后来,李泽水居然因为贪恋红尘权势,和当地军阀勾结,想谋取门派至宝,害死了师父,更是带着军阀血洗了宗门,金荣海也没有能逃过一劫,不过金荣海运气很好,当时被李泽水偷袭昏迷,当醒来的时候,宗门已经是一片火海了,金荣海最后虽然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但是身上却被大幅度烧伤,面貌也从此毁容了。

后来几年,金荣海一直在养伤,好不容易恢复过来,却发现李泽水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再随后的几十年中,金荣海一直在华夏多方打听,但是都没有打听到李泽水的下落,再后来,华夏抗战爆发,华夏时局动荡,金荣海前往了俄国,一直到新华夏成立,金荣海这才重新回到国内,后来在港岛,终于打听到了李泽水的下落,李泽水早就已经加入洪门了,现在常年居住在美利坚旧金山。

金荣海又辗转来到了美利坚,只是此刻的李泽水,正在闭关,等多年以后,李泽水出关,实力已经是人仙之境了,金荣海没有胜算,只有隐忍多年,自己更是夜以继日地勤奋修炼,直到今日,金荣海才有信心,可以与李泽水一战,而且今天这种场合,将李泽水的丑恶往事揭露,为宗门雪耻,再好不过了。

要知道,背叛师门,欺师灭祖这种事情,拿到外面说道,只怕还有人不当回事,但是在这些帮派面前说这些事情,肯定会引起所有人的愤懑,帮派,其实和宗门一样,要是知道这李泽水曾经的黑暗历史,只怕会遭到所有人的鄙夷。

一个欺师灭祖的人,根本不配活在世界上。

李泽水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的这位早就已经死了多年的师兄,金荣海此刻变成这个样子,而且又已经过去快一百年了,按理说,李泽水是不会认出金荣海的,但是没办法,李泽水当年勾结军阀,做出欺师灭祖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李泽水的内心深处,其实也很惶恐不安,在最初的几年里,他每每深夜,必做噩梦,梦到师兄和师父来找他报仇,就算到现在,李泽水一想起当年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会难以入眠。

师父和师兄待他不薄,但是他却恩将仇报,其实这种事情,只要是个正常人,都干不出来的,李泽水当年也一样,他也曾经是师父眼中的好徒弟,师兄眼中的好师弟。

李泽水的改变,是因为他那次下山,接触了红尘俗世,年纪轻轻,一时被蒙住了心,再加上一些人背后怂恿,他的一颗赤忱道心,就渐渐被黑暗笼罩,最终,做出了不可转圜的事情。

他也曾经后悔过,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不再纠结这种事情了,或者说,他刻意选择了逃避,用“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种思想来为自己辩护,以此让自己心安理得。

金荣海缓缓离开座位,朝李泽水走来,夏薇和她的师兄陪在金荣海身边,这些年,金荣海一直半隐居在拉斯维加斯,也收了一些弟子,金荣海其实是有一个宏愿的,就是在处理了李泽水这个师门败类之后,回华夏重建师门,这些年,他来拉斯维加斯,也积攒了不少财富,这些钱足以作为日后重建宗门的费用了,至于他招收弟子,也是为了师门香火考虑,他和李泽水一战,胜败难料,但是万一他死在了李泽水手上,也不至于师门传承到他这一代断了。

只要师门传承不断,他就算死了,也可以含笑九泉,坦然面对师尊。

“你这副残躯,难道还想来挑战我吗?”见金荣海朝自己走来,李泽水不由冷笑说道,只是这语气,有些飘虚,毕竟欺师灭祖这种事情,错了就是错了,李泽水平时在找种种理由为自己寻求心安,其实也不能让他真正的心安下来,此刻见到金荣海,说实话,就算他自己不承认,但是他的确心中发虚了,这不关乎实力,就算金荣海此刻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残疾人站出来指责他,他也会心中发虚。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lsktg.dzhhyy.com

e54fg.dzhhyy.com  uprbt.dzhhyy.com  wnsm.dzhhyy.com  l6nbs.dzhhyy.com  c54o.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