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这事,被埋在了心底。没想到,现在却从记忆里跑了出来……

许渺渺低头看着宁远,趴在他的床边,一只手任由宁远握着,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宁远的肩膀:“不怕了不怕了,有我在……”

宁远的神情渐渐放松,只是那好看的眉却紧紧的皱着,许渺渺不由伸手过去,想替他将眉宇的褶皱抚平。

当她手指抚过去的时候,却如被烫到般缩回手,她到底在做什么?

许渺渺手指曲了曲,接触到的皮肤,很烫,高烧了,能不烫嘛。

她意外的是,自己的手指,像是有了意识一般,要替宁远把那眉头抚平。

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冒出来了,有点不受控制,这样的情绪这样的感觉不是太好。许渺渺不喜欢这种超出掌控的感觉,心里有点慌乱。

许渺渺试着将自己被宁远握住的手抽出来,这一下宁远的手松了,许渺渺出去,走廊里仍然灯火通明。

走到护士站,值夜般的护士们坐在那里聊着天,做着事情,神情清醒。

许渺渺走过去,说:“宁远发高烧了,可能是伤口感染。”

“是哪个病房?”

护士小姐很冷静,许渺渺带她进去。

灯开了,宁远的眉皱了皱。

护士小姐给宁远测了体温,烧到40.1度了。

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之后,叮嘱许渺渺:“你今天晚上多看着点。”

面上不显,医生护士都是摇了摇头。

怎么弄的,家里就没有大人吗?伤得这样重,居然就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守着。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长得这样好看的男孩子,如果是自己的孩子,那她真的是每天关爱都不够呢。

宁远到了后半夜,渐渐睡得安稳了,可能是烧退了吧。

许渺渺哪里熬过夜。

她的成绩,别人可能都以为在家是熬夜熬出来的。

在学校也没见她太用功,该玩玩玩,那就是在家偷偷用功了呗。

那就错了,就连中考那一段,许渺渺都是按时睡觉。平常放寒暑假,连书都不碰一下的那种。

她的成绩就是这样好。

许渺渺这会真的很困很困。

强撑着精神守着宁远,可是守不住。一打瞌睡,许渺渺就又马上神经质的坐直了,然后人又软软的要往一旁栽去。

到了三四点左右,许渺渺真的扛不住了,也没有在陪床上睡,趴在宁远的床边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宁远是天边一亮,就醒来了。今天又是个大晴天,六点多,室内已经很亮了。

他身上有伤,昨天又发烧,到底睡得也没有这么好。

宁远侧着身子睡的,一双凤眸睁开,觉得床上的感觉有点不对吧。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cod3o.dzhhyy.com  6pun.dzhhyy.com  c98i8.dzhhyy.com  2mgvy.dzhhyy.com  sfwrj.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