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钱浅之前所料,蛊雕的退却只是暂时,两只蛊雕很快联合起来,集中了全部力量,无视身旁的阻拦和攻击,全力冲钱浅冲过来。看着蛊雕冲着女儿去了明炴眼睛都红了,他在蛊雕面前用烈焰筑起了防线。

千年修为的火光兽,用尽全力筑起的离火阵,显然不是一时半刻能冲过去的,但厉害的离火阵很显然需要代价,代价就是,作为阵眼的火光兽,不能动!

同样有千年修为的蛊雕很显然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们一转头,分工合作,一个拖住鸣鸾和青冠,另一个利齿对准了明炴,直接冲着明炴的要害狠狠咬下去。

眼见着自家老爸要遭殃,钱浅也急了,她也顾不了许多,直接命令早就埋伏在蛊雕颈侧的长空出手。

长空乍然现形,泛着耀眼的青光,如闪电一般,又狠又准,直接冲着蛊雕的脖颈狠狠扎了下去。长空的全力一击,其实已经超出了钱浅目前的承受范围,她脸色煞白大口喘着气。长空则在一击之后迅速消散消失,回到了钱浅身边,有些担忧的绕着钱浅发出嗡嗡剑鸣。

本来实力相当的双方,因为长空的猛力一击,瞬间扭转了战局。一只蛊雕受伤,有一瞬间的行动迟缓,只需这短短一瞬,它迅速被青冠、乘黄,还有一旁重伤的狐妖、蛇妖抓住机会,一起合伙收拾了。而另一只落单的蛊雕,怎么可能是鸣鸾的对手,没多久就被鸣鸾撕了个粉碎。

场面很血腥,不过钱浅其实也没看清楚。遥控长空全力一击,对于目前的她来说负担还是太重,她的头很疼,疼的双眼模糊,那只蛊雕到底什么下场她压根没精神关心,她只知道,最后还是鸣鸾出手,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治疗了她的头痛。

第1521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21)

头痛平缓下去,钱浅晃了晃脑袋,放下了抱着头的手,她这才发现,周围围了一大圈的人,除了一脸担忧的明炴、流鸢和青冠,还有一脸怒火的鸣鸾,另外就是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好看少年,一个白发的大帅哥,和一个身材很好的尖脸美女,大家都在一脸好奇的盯着她看。

“你不要命了!”鸣鸾的声音又冷又硬,看起来气得不轻:“你没有修为,也敢命令灵剑?不知死活!”

死不了呃……长空不会像野生灵剑一样把她吸干的,她家长空是个好宝宝。虽然很想这样争辩,但很显然,真相不适合告知大众。在大家眼里,她就是个不知死活的蠢货。钱浅看了一眼鸣鸾凶恶的眼神,吓得脖子一缩。

表面很慌张的心机婊钱浅其实已经通知了长空现形,因此在大家眼里,钱浅身边浮动着的那个泛着青光的灵剑怎么看怎么很可疑。这灵剑……看起来比赤桑灵剑更强,在场修为最高的鸣鸾掐了法诀想要探查一下长空,被无情拒绝,法诀毫不留情的反弹回她身上。

明炴一脸戒备地盯着泛着青光的长空,这柄奇怪的灵剑他见过,他通过牵丝咒看到的,这柄灵剑突然出现在女儿身边,后来又突然消失。这么说,它跟在自家小崽子身边已经许久了?他这个当爹的居然没注意到!

幸好!幸好这灵剑似乎对女儿没有任何恶意,好几年了,也只是跟在他家小崽子身旁,没有任何不利于孩子的举动,而且今天……似乎还帮了大忙。只不过灵剑出手,代价却要他女儿来付,若不是鸣鸾前辈及时出手,恐怕琪儿神魂会受到重创。

就算知道灵剑没有恶意,操心的老爹明炴也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他冲钱浅招招手:“琪儿,到爹爹这里来,跟爹爹说,它……哪来的?”

“自己来的呀。”钱浅眨眨眼,一派天真的模样:“它自己到我们家里去,说要以后一直跟着我。”

“什么?”周围的大妖都有些瞠目结舌的模样,纷纷扭头对着长空瞧。这灵剑……有灵识??难道已经化灵,有剑灵守护?要知道,就算是赤桑灵剑,也不能主动与人沟通啊,都需要命定剑主与灵剑共修,逐渐才可以心意相通。

而眼前这一个……不仅仅能主动与人沟通,居然还能自己跑来跑去的寻主??!!这一下子,连见多识广的上古瑞兽鸣鸾都说不清楚,眼前的青色灵剑到底是什么路数。

“这可不是一般的灵剑。”鸣鸾的神色也有些谨慎:“我活了这些年,还从未见过能主动寻主的剑,此剑怕是不止有灵识,应早已修出剑灵。小老鼠,它跟着你多久了?”

钱浅歪着头,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好久之后才答道:“好久了。我以前有尾巴的时候长空就在,它来了以后就一直没离开过啊。”

“鸣鸾前辈,”一头白发的

帅哥突然开口:“这灵剑既然跟着小姑娘这么久了,一直都没伤害过她,应当就是单纯的给自己找了剑主吧?”

“话虽如此。”鸣鸾还是皱着眉:“但灵剑自动寻主,的确也太少见。我是怕此剑并非此界之物,若来自仙界倒还好说,若是魔界之物,只怕……”

“鸣鸾前辈,”十七八岁的好看少年盯着长空研究了一阵子之后说道:“您知道,我来自龙鱼以北的白民之国,帝俊上仙在白民之国留下的镇国法器,器灵早已化形。既然此界存在化形器灵,那么有灵识的灵剑自然也不奇怪。我倒是觉得,此剑是小火光兽上好的机遇。您知道的,半妖生存艰难,若有强大灵剑傍身,倒也算是个依仗。”

白民之国?钱浅眨眨眼仔细看了那个少年两眼,原来这就是那个勇敢的乘黄啊!她爹给她讲过,白民之国在海外,这乘黄老兄怎么跑那么远,到鸣鸾的地盘上来了?!

大约是读懂了钱浅眼中的好奇,少年主动冲钱浅打了招呼:“你好,我叫霜烬。”

“你好,我叫琪钰。”钱浅乖巧的冲少年问好。

“琪钰好乖。”少年蹲下,和坐在蒲团上的钱浅平视,伸出手来揉了揉钱浅的脑瓜,语气温和的问道:“能不能跟我说说,这柄灵剑是怎么跟你说的?”

“它说……”假小孩钱浅撑着一脸乖巧的笑容,开启了胡说八道模式:“它说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是它的剑主,它一直在等我。它还说上古时有灵识的剑很常见,它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有灵识的灵剑少了,它睡了很久,醒来就来找我了,很多事都不知道。”

其实这也算不上说谎,她的确很久很久以前就是长空的剑主了,长空也的确在系统空间里蹲了许久,大约是真的没想到钱浅这么小的孩子会说这样完整的谎话,鸣鸾一群人对于钱浅的话没什么怀疑,很轻易就接受了她的说法。


dn8.dzhhyy.com  vwp.dzhhyy.com  84k.dzhhyy.com  65fhq.dzhhyy.com  8t6.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ftkv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