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勇侯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这二儿子又闯了祸,心下无奈,这小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收收心?总是让人这么不省心。不知他有干了什么事儿,惹得母亲这样生气。

“你又干什么糊涂事儿了?”忠勇侯的语气也没多重,以为他不过就是又跟谁家的公子打架了,或者进了青楼被什么人看到了,也都不是什么大事。

那二公子却是一脸疑惑,“儿子也不清楚。”他是真的不清楚,是自己偷偷去赌坊的事情被祖母给知道了?在没弄清情况的时候,他还不敢擅自回答什么。

“你不清楚?”老夫人闻言怒火更盛,伸手指着那二公子道:“都做下了那等下作的事情,你还说你不清楚……”

见那二公子犹自一脸不解的模样,老夫人看向身旁的侯府夫人道:“你跟他们说。”

侯爷夫人这才直起身子来,先是看了一眼那二公子,继而对着忠勇侯开口道:“今日,定安王妃上门来了。她说昨日世子妃的父亲顾大人上门,让她出面帮忙向我们忠勇侯府要一个说法。”

“顾大人?说法?这是哪儿跟哪儿啊?你说清楚些。”

忠勇侯听得一头雾水,但是站在一旁的二公子却是白了脸,他现在明白她们要说的是什么事情了。

“坤儿把顾家大小姐的肚子给搞大了,顾大人亲自找上坤儿,坤儿只让顾大小姐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绝口不提要娶人家的事情,人家顾大人没有法子了,就只要求到了定安王府。那世子妃跟自己那位姐姐虽然关系不大好,但毕竟还是姐妹,看在自己父亲的面子上,这个忙也得帮,所以又托了王妃,这才找上我们家门来找我们要个说法。”

“我好说歹说才将定安王妃给劝了回去,说先别把这件事声张出去,好歹顾念一下我们侯府的名声,待我同老爷和老夫人商量过之后,定会给她给答复。”

忠勇侯越是往下听,脸色就越是难看,待侯爷夫人说完,他冷着一张脸看向自己显然一脸心虚,面色苍白的儿子,“说!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儿?那顾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他知道自己这二儿子孩子心性,总喜欢玩儿,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儿子竟会这么大胆,把人家姑娘的肚子都搞大了。若是普通百姓家的姑娘也就罢了,也好打发,结果竟然是朝中官员家的小姐,而且还是奕世子妃的亲姐姐,这下可麻烦了。

“我……”那二公子见自己父亲这个架势,也知道自己这次把祸给闯大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只见那梦夫人眼珠子一转,忙拉着忠勇侯的衣袖道:“侯爷,坤儿绝不是那样没有分寸的人。我们不可只听那顾小姐的一面之词啊。她是什么样的人,整个京城都知道,当初就是她假冒了自己妹妹跟将军府的少将军通信。她这样说谎成性的人,怎么能信她说的话呢?说不定她是跟别的什么野男人怀了孩子,然后把这个祸赖在我们儿子的头上。她这样的女子,可万万不能让她得逞,进我们家的家门啊。”

那忠勇侯一听这话,心想:也是,那顾家的大小姐人品本来就不行,以前撒了那么大一个谎,就为了嫁进将军府。难保她如今不会为了嫁进他们忠勇侯府也撒了一个大谎。

“坤儿,你说,顾小姐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不是你的?”

那二公子听得自己亲生母亲的一番话,又见她暗暗给自己使眼色,他怎会不懂自己母亲的意思,连忙摇头否认,“当然不是我的,我跟那顾小姐也就只是见过几面而已,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她那样的女子,一看就知道做梦都想着攀高枝儿,估摸着是看上了我们侯府的门第,才想出这么个法子来。”

第323章 要当面对质

老夫人听到这里,语气也缓和了些,“那定安王妃都亲自上门来要说法了,难道还能有假?”

梦夫人忙道:“也许……定安王妃也是被她给骗了也说不定。”

侯爷夫人在心里冷笑一声,你自己儿子什么德行你自己不知道?人家一个姑娘家,好好地会用败坏自己名声这样的方式来嫁给你儿子吗?

“既然如此……我却也不好跟定安王妃回话,毕竟那顾小姐跟坤儿各执一词,我要说顾小姐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们坤儿的,定安王府和顾府那边定会认定我是故意偏袒,那这件事就怎么也扯不清了。为今之计,我看……还是让坤儿和顾家的那位小姐对质一下吧,也好让定安王府那边看看,并非是我们故意赖账不认,而是顾家小姐说了谎,这样也能还坤儿一个清白。老爷和老夫人意下如何?”

忠勇侯和老夫人都还未说什么,却听得那梦夫人急忙开口道:“这可不行,若是让外人知道了,我们坤儿可不就有嘴说不清了吗?”

侯爷夫人冷声道:“这不行,那不行。那梦夫人想叫我如何?若今日是我弘儿,不管此事是真是假,他既与人家未嫁的姑娘私下里有来往,我势必就要狠狠将他给打一顿了,然后就要拉着他跟人家姑娘对质,看看究竟孰是孰非。身正不怕影子斜,只有对质了之后,才能证实我儿清白,就算以后被人知道了,那也是理直气壮的。我却是不明白,梦夫人这一味地护着却是什么意思。”

“更何况,你们既不肯承认那顾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又不肯人家对质,让我如何去回复定安王妃?”

这侯爷夫人一脸恼色,旋即看着那梦夫人道:“若是如此,便由你母子二人去回了定安王妃吧,我是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才能让你们和定安王妃都满意。”

侯爷夫人说完之后,所有人一时都沉默了下来,那梦夫人也在心里暗暗想着对策。看自己儿子方才那神情,顾小姐肚子里的孩子跟他有关是八九不离十了。这下可如何是好?要让自己认顾诗淇这个儿媳,是万万不能的,那顾诗淇名义上是顾府的嫡女,可谁不知道她的亲生母亲以前是顾大人养在外面的外室,她出生的时候就没名没分的,是个私生女。

莫说她是个私生女,她就算是顾府的嫡女,也配不上自己儿子。自己儿子可是侯门之子,一个顾府还差得远了。若这顾诗淇果真是奕世子妃的亲姐姐,两个人关系亲近,那自己也能勉强认了,可是这京城谁都知道奕世子妃跟顾家大小姐关系不好,靠着她可攀不上定安王府。

但眼下,这件事该怎么撇清才好呢?梦夫人暗自咬牙,也就只有抵死不认了。

在良久的沉默之后,终于还是老夫人发了话,“行,那就找了顾家小姐一起过来对质,看看她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cegfmu.dzhhyy.com

mpym.dzhhyy.com  h3nt.dzhhyy.com  076dp.dzhhyy.com  5q45v.dzhhyy.com  bjgg.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