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他是狱友,那时候关系还可以,没想到出来这半年,不声不响闹出了这么大得动静。”何云飞说。

温玉春则说:“那真巧了,梁哥,你马上不是又要建厂嘛,正好能找齐建军,我那个商场有一大块都是包给他做的,价格公道,工期还快。”

说着话,边上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

“呦,齐老板,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梁一飞梁总。”何云飞对那个中年男人说。

第347章 老熟人一个接一个

“云飞,温总,你们好。”

来人大约四十岁左右,比梁一飞和温玉春年纪要大,和何云飞相仿,一身深色的中山装,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像是一个学者多于商人,然而薄薄的镜片之后,一双让人看上去让人颇为不舒服的三角眼,和整个装束并不相符。

左边眼角下,有一道很明显的刀疤,不算长,却让整张脸平添了几分煞气。

齐建军和何云飞温玉春打了个招呼,目光却落在梁一飞身上,大概是由于刀疤的缘故,左眼肌肉微微神经质一样的抽动着,看上去有些狰狞。

“我和梁总,是老相识了,算起来,比和云飞你认识还要早。”齐建军说。

“哦?”何云飞十分意外,看了眼温玉春,见温玉春也是一脸的茫然,于是又看看梁一飞,好奇的说:“你们俩早就认识?比我还早,那得是什么时候,老齐,没认错人吧,你进去的时候,梁总才15岁吧,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和齐总是同一年进去的。”梁一飞笑了笑。

“狱友?”温玉春问。

齐建军拍了拍那条走路一瘸一拐的右腿,似笑非笑的说:“我这条腿,就是拜梁总所赐。”

此言一出,温玉春和何云飞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梁一飞是怎么进去的,他们大概知道;齐建军是怎么进去的,他们也只是知道个大概;

可万万没想到,当初和梁一飞斗殴的那人,居然就是齐建军,齐建军的这条路居然还是梁一飞废掉的。

“这……”

场面顿时有点尴尬起来,何云飞和温玉春之前还在想着,给两个人介绍介绍成为朋友,何云飞觉得都是‘狱友’,同一个农场出来的,肯定有共同语言,温玉春知道梁一飞要建厂盖房,还打算建设职工宿舍,琢磨着和齐建军合作过,对方的工程还是比较靠谱的,介绍给梁一飞。

反过来讲,把梁一飞介绍给齐建军,对他的各种生意也是有好处的,远的不说,梁一飞如果能把建厂和宿舍的活交给他,那就是一笔不小的买卖。

哪知道,双方之间居然有这段恩怨。

这可不是你骂我一句,我打你一拳得事,两个都因此做了大牢,一个还因此落下终生残疾,可以算得上是仇人了,不当面打就来就不错,还能当朋友?

不光他们两当不成朋友,连何云飞、温玉春夹在中间都十分的难做人。

何云飞更是皱了皱眉头,心想齐建军你什么意思,明明有这码事在里面,你还把梁一飞请来?

“梁总,两位,今天是我新公司开业,把梁老板你请来,没别的意思。”倒是齐建军先开口了,呵呵一笑,说:“以前的事都过去多少年了,是是非非讲不清,如今形势一片大好,大家都要放下包袱朝前看嘛,以后在一个城市里做买卖,还请梁总多多关照。”

说着,主动向梁一飞伸出了手。

“对,建军讲得对,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何云飞打圆场说。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现在还不清楚齐建军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既然对方这样表态,给出了一个看起来是善意和解的信号,梁一飞微微点头,伸出手和齐建军握了握,道:“相互关照。”

“说起关照,我还真有个事要请梁总关照。”齐建军看了温玉春一眼,说:“听温老板讲,梁总您这边有不少工程,不知道能不能照顾照顾兄弟的公司?”

温玉春脸微微一黑,本来他也是介绍齐建军给梁一飞的意思,可是听说这两人的恩怨之后,他压根就不想再提这个茬。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ryh.dzhhyy.com  shyjn.dzhhyy.com  jkg81.dzhhyy.com  lr7.dzhhyy.com  cd0f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