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暗月长老来到五虎分堂的时候,王贤领着五虎分堂的所有人,全都在那里等着他,王贤他们对于暗月长老的到来,可是十分紧张的,王贤虽然虽然是一堂之主,但是他的地位,比起暗月长老来可是差得远了,事实上王贤现在都没有达到仙级,他只是一个周天级的高手,离仙级还有一步之遥。

在血杀宗里,现在仙级高手的数量已经十分的多,但是那些仙级高手,不是现在就有任务,要不就是一些不想管事,一心只想着修练的人,所以王贤他们能成了一堂之主,事实上向五虎分堂这样的分堂,血杀宗有很多,所以他们的权力并不是很大。

暗月长老虽然是一个幽灵,但是他现在的形像跟以前可是有很大的不同了,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不过他们的身体还有一些关透明,同时他们身上穿着黑色的长袍,那长袍上,全都有白色的符文,那些符文还在不停的游走,看起来十分的神秘。

暗月长老一出现在传送阵里,王贤马上就领着五虎分堂的人,冲着暗月长老行礼,同时大声道:“五虎分堂堂主王贤,领五虎分堂所有人,恭迎暗月长老。”说完他们齐齐的冲着暗月长老行了一礼。

暗月长老摆了摆手,沉声道:“大家不必客气,都起来吧,快起来。”众人都应了一声,这才全都站了起来,暗月长老看着他们的样子,接着沉声道:“你们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不过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仔细的说说吧。”

王贤连忙道:“是,长老,请随我到我的洞府里一绪,我给你详细的说说。”暗月长老也没有反对,跟着王贤进了他的洞府,两人坐下后,有傀儡送到了灵茶,王贤请暗月长老喝茶,同时也跟暗月长老讲了五虎门这里的情况,从巴家一直讲到了他们是如何发现那条阴脉的,说的十分的详细,还特意说了,他已经亲自去看过了。

暗月长老喝了一口茶,看了王贤一眼道:“看你的样子,学习的也是暗属性的功法,所以你能发现阴脉,到也不是什么问题,现在时间还找,我们就等一等,等到晚上之后,在去你说的阴脉那里看看,宗门的意思是,如果有可能的话,就把那条阴脉给移到宗门里去,至于说那阴脉里的鬼物,自然是收为我们所用了。”

王贤连忙道:“是,长老,现在我已经在那里做了一些布置,那里我已经布置了一些法阵,那个鬼物是绝对跑不了的,不过想要把阴脉给移到宗门里去了,这个我到是有些不太明白,我们要怎么做?阴脉不过就是一条像灵脉一样的东西,我们怎么才能把他移走呢?”

暗月长老微微一笑道:“阴脉也好,灵脉也罢,其实全都是一种气汇聚到一定成度,形成的一种能量代,而这种能量代的表现形示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时候可能是一条矿脉,有的时候可能就是一条小河,而阴脉一般都是以一条河的形势出现,这没有什么好奇怪,但是这河也是有源头的,我们只需要把那鬼物抓起来,然后找到这条河的源头,把这条河的源头给移到宗门里,那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王贤一听暗月长老这么说,他这才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小子受教了,可是长老,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了,那会不会弄出很大的动静来?要是那样的话,对我们在五虎宗那里的计划,也会有一定的影响的。”王贤担心的还是巴家,要是他们弄出来的动静太大,先不说鬼墟那里就不能用了,要是惊动了五虎宗,那五虎宗一定会加强戒备,到那个时候,巴品他们在想要行动,可就十分的困难了。

暗月长老却是微微一笑道:“这个不用担心,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们就放心好了。”暗月长老对于自己的手段还是十分有信心的,他现在也可以算是一个阵修,要说到争斗,他们阵修不会输给别人,但是也不是众人之中,争斗能力最强的,却也可以称得上是变化最多的,但是要说到手段的多样,怕是阵修才是所有修士之中,手段最为多样的。

王贤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对暗月长老道:“长老,今天有幸遇到你,弟子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弟子的修为,已经卡在周天级这里很长一段时间了,而弟子修练的功法,是五鬼转灵诀,但是弟子现在的修为已经十分的深厚了,却还是没有办法突破到仙级,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王贤也是十分精明的人,他平时也是很难见到暗月长老这样鬼道高手的,今天见到了,他如何能不好好的问一下,所以他直接就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

一听王贤这么问,暗月长老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看着王贤道:“你到是精明,好,那我就跟你说一说,这五鬼转灵诀修练的人不多,因为想要修练这五灵转灵诀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体内要有五条阴脉才,这阴脉就是指五条阴属性的经脉,有这样经脉的人,原本在修练上其实是十分难的,因为他修练阳属性的功法,因为五条阴脉的关系,会变得十分的困难,要是他修练的是阴属性的功法,又因为体内有阳属性经脉的原因,也会十分的难,后来宗主这才创出了这五鬼转灵诀,以五条阴脉为主,各自运行一套功法,最后达到大成,就成无上大道,但是你想要让五鬼转灵诀真正的修成,也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达到了仙级,那你就要做到一点儿,那就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这一点儿你可做到了?”

王贤摇了摇头,不过他却是听得两眼放光,他看着暗月长老道:“我在五反转灵诀里,也看到了这样的一句话,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功法大成,但是弟子在修练的时候,也试着把灵气注入到阳属性的经脉里,却发现十分的困难,甚至会让弟子的阳属性经脉有一种被完全冻结的感觉,所以弟子不敢在试了。”

暗月长老笑着道:“你啊,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在修练这种功法,那这五种功法的运行路线,你应该十分的清楚了吧,你想一想这五种功法的运行路线,像什么?仔细的想一想。”说完暗月长老一脸笑容的看着王贤。

王贤一听暗月长老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那五种在五条阴脉里运转的功法的运行路线,这么一想,他这才突然发现,那五条路线,竟然好像是五个法阵,这让王贤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两眼一亮他睁开眼睛看着了暗月长老道:“法阵?”

暗月长老点了点头道:“不错,法阵,这五个法阵,其实就是五个过虑法阵,你在你的阴脉与阳脉相接之处,布置上这五种个法,每一个法阵,都布置在相对应的经脉的进口与出口,然后你在把自己的灵气,通过这五个法阵,输入到阳属性经脉里,最后你看一看,会有什么效果,你现在的情况其实比较的特别,你等于利用了自己体内的五条阴属性经脉,而你体内的阳属性经脉是没有用的,你什么时候有做到,让你的阴属性经脉和你的阳属性经脉,全都使用上,那你才算是真正的修练成了这套功法。”

王贤顿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坚不得他一直都感觉自己修练的功法有一些别扭,原来关键的地方在这里,这让他也不由得长出了口气。暗月长老看着他的样子,却是轻叹了口气道:“你啊,这些年是不是光处理宗门里的一些事情了,反到是在修练上下的功夫少了,还有,在真实幻境那里,你是不是学了别的东西?用在修练上的时间就少了?你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修练上,而不是用在别的东西上,那样的话,就真的是本末倒置了,以后多把心思花要修练上吧。”

王贤一听暗月长老这么说,脸上不由得一红,还真的像暗月长老所说的那样,这些年他把更多的时间,都用在处理宗门的事情上,还有学习使用法阵上了,在修练上用的心思,没有以前那么多了,这件事情还真的是只能怪他没有办法怪别人,所以他也只能是低头受教了。

第六百五十一章 指点

暗月长老看着他的样子,沉声道:“你们啊,只知道在真实幻境里去学习法阵之术,或是别的一些东西,你们却忘了,在真实幻境里,试验自己的功法,才是最正确的,因为在真实幻境里,不管你怎么试验自己的功法,你的本体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要是你在最一开始发现问题的时候,就在真实幻境里,专心的研究自己的功法,怕是你早就已经发现问题的所在了,也不用今天来问我了,宗主有的时候,就会在功法里,留下一些东西,让你们自己去发现,就是因为要通过这种方式,让你们对于功法有更深一层的了解,你们自己参悟出来的东西,才真正是你们的东西,我告诉你的,你虽然明白了,但是却少了自己参悟的过程,这对你了解这套功法,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王贤一听暗月长老这么说,头上的汉都下来了,他之前还有些不太明白,既然已经教他们功法了,为什么赵海还要设致这么多的障碍呢?现在他才明白,原本是因为这个原因,看来他们这些人是一直都想着有什么事情,让宗门来解决,自己却是越来越懒了。

暗月长老看着他的样子,沉声道:“我们飞升一次,就要面临更加强大的敌人,敌人强大不只是因为我们飞升之后,自己变弱了,还因为我们的功法层次也变得更加的高了,我们对于大道的理解,也就更加的深了,但是你也要注意,所有说到大道的时候,我们都会用到两个字,那就是理解,或是感悟,理解的感悟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那需要长期的积累,需要你有自己的理解,要是你所有对大道的理解,全都是别人告诉你的,没有你自己的理解在里面,那你就不是真正的理解了大道,别人理解的大道,与你自己的大道是不一样的,今天我告诉你五鬼转灵诀的修练方法,你直接照着修练是可以的,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以后可以多在真实幻境那里做一些尝试,因为每一个功法,其实都有无数种变化,我告诉你的,只是最为简单,最为普通的一种变化,如果你能研究出更多的变化,那可是好事儿,就好像是宗门给你们提供的福利一样,可能是适合你们的,但不一定是最适合你们的,现告诉你的修练方法,就是适合你的,但不一定是最适合你的,你可以自己去找,什么才是最适合你的,明白了吗?”暗月长老看着王贤。

王贤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是,长老,弟子明白。”他今天真的是受教了,也是到了今天他才真正的明白,血杀宗教育的真正用意,血杀宗给你的福利,给你的功法,全都是适合你的,但是却不是最适合你的,每个人的身体条件都是不一样的,甚至一个人的思想,也会影响到这个人的修练,血杀宗给你的,是适合你的,但是最适合你的,却需要你自己去寻找,而在这个寻找的过程中,你就会慢慢的发现自己的大道,你要去自己理解,自己去感悟你的大道,最后你才能真正的成为一个修士,一个可以靠着自己的力量,就长生不老的修士。

暗月长老看着王贤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很好,你明白就好,那我也就不在多说了,好好的努力吧,血杀宗需要你们,也需要我们,只要我们所有人都强大了,我们才能跟着宗主,帮着宗主,去看看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精彩。”

王贤两眼放光的点了点头,暗月长老沉声道:“宗主说过,大道无非对于我们血杀宗来说,无非就是内外两条罢了,这内外两条其实就是指我们的身体和符文,而我们的身体又包括修练的功法,用来攻击的外功,术法等等这些东西,而符文,就是我们所学的符文之道,法阵也好,符纸也好,术法也好,功法也好,在宗主看来,这些东西,是全都可以用符文来展示出来的东西,每个人所走的路不同,但是最后,一定会回归到这两条路上来,有一些人,可以靠法器,就成大道,但是法器里难道可以没有符文吗?没有符文,法器的材料在高级,也不过就是一堆材料罢,没有任何的用处,符文才是根本,而我们的身体,就是我们的根本,内壮身体,外控符文,才能真正的成就通天大道,记住这些话,这些话可是宗主说的,慢慢的领悟,对你会有好处的。”

王贤用力的点了点头,今天暗月长老跟他说的这些话,他可是一句都不敢忘,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珍贵了,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参悟这些话,那他就真的可以走上通天大道,成为无上大威能者。

这时暗月长老算了算时间,对王贤道:“好了,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我们出发罢,毕竟宗门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王贤应了一声,站了起来,十分恭敬的请暗月长老出去,他也随着暗月长老离开了房间,来到外面的传送阵那里,随后两人直接就上了传送阵,不过王贤最后还是把柳清给叫了过来,让柳清也坐上了传送阵。

随后三人直接就来到了鬼墟那里,到了鬼墟那里之后,暗月长老四周的打量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道:“不错,这里确实有一条阴脉,而且这条阴脉还不小,你之前的分析也十分的正确,这个发现阴脉的人,真的是一个人才,但是他也确实是太过于贪心了,不然的话,他现在怕是也已经成就僵尸之身,离开此地了,现在怕是他还只是一头没有什么意识的僵尸,不过这头僵尸的实力到是不错,把他抓回去,给宗主当一个护卫到是不错。”

王贤微微一笑,随后开口道:“长老,那我们现在该如何做?”王贤对于法阵虽然十分的了解,但是与暗月长老相比,却是差得太多了,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处理这条暗脉,其实最主要的就是如何的处理地正的大墓,所以他才会如此问。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uh0la.dzhhyy.com  fx4w6.dzhhyy.com  07w.dzhhyy.com  xpl.dzhhyy.com  hidn.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