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害羞嘛,樱,”源纯的声音中充满了“我们家崽儿真俊”的自豪感,她靠在门框上,双手挥舞,不断鼓动着,“真的超合适超好看!不信你走出来让大家看看?”

爱丽丝挑眉,“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我送了樱一件制服,”源纯一本正经地说,“这是我认可她的证明。”

“间桐樱”低着头,双手拧成一团扣在身前,迈着小碎步一点一点地蹭了出来。

他不敢抬头,不只是怕掩饰不住脸上的愤恨进而暴露自己,更多的是他真觉得穿成这样没脸见人。

我应该感谢这丫头,感谢她手下留情,没有在我头顶扣个绿帽子。

间桐脏砚觉得自己真是疯了,竟然会产生这种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才会有的想法。

可怕的绿色紧身衣,可怕的锅盖西瓜头,脖子上还系着一条红艳艳的丝巾。

在看清楚“间桐樱”被源纯折腾成什么鬼样子之后,太宰治瞪圆了眼睛,中也的帽子掉在地上,爱丽丝的棒棒糖被她“咯嘣”一声咬得粉碎。

真是难为源纯能把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打扮成乡村土妞……即使知道此时掌控间桐樱身体的是一个罪恶的糟老头子,他们还是忍不住对他深表同情。

长久的、令人窒息的沉默。

最先开口的人是太宰治,他嘴角一牵摆出完美如招贴画般的笑容,睁眼说瞎话,闭眼瞎鸡儿吹,“我觉得很好看。”

中也用关爱精神病人的眼神凝视着太宰治——青鲭鱼,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吱一声!

“我决定再也不嫌弃林太郎的审美了,”爱丽丝轻声呢喃,“其实他还是很棒的。”

那一刻是“间桐樱”短暂而又悲惨的生活的开端。

天真的他认为这已经是地狱模式了,但其实连困难模式的边都没摸到。

源纯的狗比无法想象。

“……我,我跑不动了……”

“间桐樱”双手按着膝盖,像小虾米似的弓着腰,站在路边直喘气。

“别停下,跑起来!”源纯慢悠悠地跟在后面,举着喇叭喊道,“你才跑了半圈!还有四百九十九圈半呢!”

“间桐樱”眼前一黑。

她一定已经发现我了!她就是在故意折磨我!

即使是以锻炼身体的名义,正常人也不会心硬到逼刚刚被从魔窟里解救出来的、身体虚弱的小女孩围着大酒店跑五百圈吧!

这样不行,继续下去我怕不是会被她折磨死,倒不如现在就鱼死网——

“樱,”源纯突然出现在“间桐樱”面前,双手按住她的肩膀,目光严肃,神情凝重,“我知道这些要求对你来说有些苛刻了,但是我别无选择。”

呸!听你鬼扯!“间桐樱”目光闪烁,悄咪咪地打量着源纯的周身要害处,思考等下朝着哪里捅能将她一击毙命。

“你说过要跟我走,而我的世界与你的世界不同,”源纯似乎对“间桐樱”那快要溢出来的恶意毫无知觉,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不是什么好人,目前我所在的组织,名叫港口黑手党,里面全是穷凶极恶的暴徒们,如果你不强大起来,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至少先把身体锻炼好啊!”

源纯絮絮叨叨的时候,一只野生的中原中也打着电话路过。

不知道听筒那头的人说了什么,他走着走着,忽然停下脚步,挥起拳头将路边的树击碎成了粉末。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0fjo.dzhhyy.com  5la.dzhhyy.com  nvt.dzhhyy.com  j71gk.dzhhyy.com  pijdi.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