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妈心情复杂的拎着两桶水回了家。

回去便跟陈玉娇说了这事,“没那么复杂,肯定就是她了,妈对这里都不熟,这几天也就跟几家人有过接触,其他几家人都不错,除了前头肖家,但肖家对我们家又不熟悉,干嘛招惹我们。”

“再说,他们自家的事都没忙完呢。”

陈玉娇听了眼睛都气红了,“她告状干什么?我们又没惹她?”

虽然平时不算多好,但也能聊的起来。而且两人都怀孕,在她心里,这人还算不错的。

陈妈翻白眼,“那哪儿知道啊?有好人就有坏人呗。”

想了想,心里还是有些不得劲儿,越发心疼自己那一大碗辣椒酱,一拍大腿,猛地站起身就要往外走,“不行,肯定没吃完,老娘必须得要回来,就是扔了也不给他们吃。”

说完便兴冲冲往外跑。

陈玉娇看着陈妈一阵风似的见不着人了,还没反应过来,随后就听到外面陈妈吵吵嚷嚷的声音,正担心着,刚好俞锡臣这时候回来了。

俞锡臣今天放学早,特意去了趟供销社买点菜回来。

走到门口时,听到对面传来的吵嚷声,甚至还听到了陈妈的声音,笑了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脚步不停,直接进了院子,没发现人,又去了屋子里。

扫了一圈,没看到人后顿时额角一跳,直接问躺在床上的陈玉娇,“妈呢?”

心里还有些期待。

陈玉娇眨了眨眼,然后一脸无辜的抬头看他。

见他神色认真,就知道瞒不过去了,轻轻咬着唇,装可怜道:“去对面了……吧?”

说完就赶紧垂下眼搅手指。

一看就是知道犯了错的样子。

他就知道!

丈母娘一来,肯定得发生点事。

原以为这次是自己想多了,哪知道都要走了还是猜中了。

陈妈愣是从方家橱柜里翻出了辣椒酱,直接往地上一倒,脚还在上面踩了踩,恨恨道:“倒了也不给你们吃。”

“当老娘是好欺负的?我在队里横的时候你们还没出生呢?”

“敢在我头上作威作福,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公公当年可是打过鬼子的,我老子娘带着全家把几十号人揍得哭爹喊娘,我跟人打架的时候从来没输过手,直接拿菜刀切的,别说手指了,我胳膊都给你削了去……”

一边骂一边往回走。

最后站到门口叉腰指着方家又不停骂,“你个白眼狼,老娘可不惯你,我女婿女儿多有出息,要不是看你跟我女儿一样怀孕,谁搭理你啊,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不对劲儿,长得跟猴子似的,尖嘴猴腮,一看就是心思不咋地……”

噼里啪啦,那真是一句都不带喘的。

而且几乎指名道姓的骂了。

方家人站在院子里,他们什么时候碰到过陈妈这种厉害角色了。

听着这些骂人的话,脸色青白交加,难看至极。

怎么突然有种还在队里生活的感觉。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gxl33.dzhhyy.com  cib42.dzhhyy.com  goor.dzhhyy.com  nf6pd.dzhhyy.com  mda.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