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王虫拥有着洗脑的,能够让人死心塌地跟着它的手段。

这对于拥有独立的灵魂和性格的人类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这相当于在意识层面抹杀你,却还要奴役你的肉体。

这是要比远古时代的奴隶主更加可怕,也更加可恨的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那群拥有自毁倾向的种族主义者还没有任何动作的原因。

或许一个不好,他们就会被王虫抹去自己的意识,成为行尸走肉。

又或者激怒了王虫之后,将正在它掌控之下的四个舰队的人们全部变成安娜的样子。

他们无法接受这点,更无法接受由自己造成的这点。

所以他们安静如鸡,按兵不动,只是等待着正确而恰当的时机的到来。

王虫对于他们的想法心知肚明,而它也一样。

它也在等待着一个恰当的时机,慢慢地将人类收入囊中。

这不,就来了吗。

“王上。”他被安娜远远的走了大概五公里的距离,如果不是被虫族改造过的身体,现在他应该已经气喘吁吁了。

但是并没有,他并没有任何的疲惫,而蜘蛛女士安娜表现的更加从容,六只蛛腿在洞穴之中前进,仿佛完全不消耗卡路里一样。

他看到了王虫之后,赶紧来到了王虫的面前,半跪下来。

在这个时代早已经没有了这种封建的礼仪,不论是抚胸还是敬礼,已经足以表达对他人的敬意,但是唯有半跪,才能够表现出他现在对王虫的恭敬来。

王虫看了他一眼:“虫族的上下尊卑,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你不用表现出来,你的身体自己会明白。”

“是。”四眼席尔瓦也不分辨,只是低声说道,从地上站了起来。

“王上知道,他们之中有很多人都有不臣之心吗?”他问道。

四个眼睛一边看着蜘蛛女士安娜,一边看着王虫,虽然人类的眼睛正在盯着王虫看,但是另外两只眼睛却在捕捉着它们两人的细微的面部表情。

他之前在大学是心理学出身,具体研究的是微表情和肢体语言,也正因为如此让他在和人类的交往之中无往不利。

有了另外两只眼睛之后更是如虎添翼。

但是他发现这一招对于虫族并不管用,不论是王虫还是安娜的脸上都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来,仿佛并不关他们的事一样。

“这也是我为什么到现在才让你们管理人类的战舰。”王虫的话让他一惊。

这才反应过来王虫并不是不会政治和管理,而是根本没有让这群半虫人们知道这些而已。

“那为什么您还留着他们的性命呢。”他有些不解,大胆而冒失的问道。

他看似冒失,其实这些天已经基本上已经了解了王虫的脾气,对于这种问题,王虫根本就不会生气。

他甚至不知道王虫会不会生气,有没有愤怒这种情绪。

但是没人敢试探它。

“因为我无法分辨谁是叛徒,而且他们之中会出现像是你这样有用的人。”王虫看着他,意义深长的说道。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i2x.dzhhyy.com  0u7h.dzhhyy.com  063u.dzhhyy.com  0y42.dzhhyy.com  dsx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