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人自然是王无垠,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邵无名,王无垠咳着嗽,生都颤抖着,嘴唇动了动,指了指自己的喉咙,似乎说了一句什么。

邵无名只听到“智慧兵器”几个字,但王无垠的声音实在太小,貌似有可能在火灾之中受了一些创伤,吐字有点不清,感觉就是在喉咙里艰难的吐出沙哑的嘶嘶声,邵无名情不自禁再走近了王无垠两步,身体前倾,想让王无垠再说一遍。

然后,就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在邵无名朝着那个“伤员”凑近身子的时候,那个“伤员”的手上突然多出了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超出任何人的想象,一刀刺入到邵无名的右边的胸口,同时一拳轰在邵无名的脸上。

两朵血花瞬间就从剑道社中让无数人都有些害怕的“邵护法”的脸上和胸口上绽放开来……

ps:谢谢老朋友川水流金的支持!

第二十三章 逼人就范

能进入二重天的人,修为都到了外壮境。

作为剑道社的护法,邵无名自然也不可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那种人,但是无论邵无名平时有多狡猾,把剑道社的事情考虑得有多周详,他都绝对想不到会在探视飞刃堂伤员的时候遭人偷袭。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种近距离之下的突袭,根本就不给人留下半点反应的时间。

王无垠一动手,邵无名的头部和胸口就遭受重创。

刚刚还一身虚弱的王无垠瞬间龙精虎猛,在瞬间重创邵无名之后,一把扭住邵无名的手臂反剪到身后,同时手上的匕首直接抵在了邵无名的后心上,把邵无名制住了。

整个过程,从邵无名被重创到被制住,也就一秒钟的时间。

这变化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病房内的人都惊呆了,所有人都跳了起来,特别是刚才靠近王无垠旁边病床上的伤员,更是一下子惊得后退了好几步,把病房内的一张桌子撞倒,桌子上的药物水瓶之类的东西哗啦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所有人,就像见鬼一样的看着王无垠。

“你干什么?”木立峰怒喝一声,瞬间就取下了他背着的盾牌和短剑,一下子就上前一步,想要把邵无名从王无垠手上救下来。

“谁敢再上前一步,我就捅死他……”王无垠冷冷的看着木立峰。

“你不想活了,居然敢背叛剑道社,袭击邵护法……”木立峰有些惊怒的说道。

“他……他没有背叛剑道社……这个人就是……王无垠……”脸上像是开了杂酱铺一样的邵无名脸色扭曲,用一只左手捂着右胸的伤口,有些虚弱的说道。

王无垠那一刀,直接洞穿了他的肺部,此刻,邵无名正感觉自己的右边胸口的鲜血正不断流出,只是片刻,就已经把他身上穿着的长袍浸湿,而且呼吸困难起来,体力在迅速流失,如果不止血,只要再过片刻,邵无名感觉这失血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不错,我就是王无垠,果然不愧是剑道社的军师,这脑子果然好用,邵护法不是在到处找我么,我自己来了……”

听到同一个病房的人居然就是昨晚上把众人杀得大败的王无垠,病房里的那些“病友”一个个都被震得不轻,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再次后退了几步,朝着病房的门口挤去。

而那个木立峰听到王无垠自己承认自己的身份,双眼更是一下子爆出一团精光,死死的盯着王无垠,同时也更加的警惕起来,微微后退了半步,用盾牌护在自己的身前。

王无垠已经杀了晓惊猿,杀了高飞,同为剑道社的六大金刚,木立峰要说心中不惊惧,那是不可能的。

“你……你想要什么?”邵无名的一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偏过头来,看着站在他身后的王无垠,有气无力的问道。

“无界山的那一次对我的暗杀是谁策划的?”王无垠冷冷的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剑道社与那件事无关……可能是易宗元的私人所为,晁翼……和易宗元的私教很好,易宗元有可能是在为晁翼报仇……你找上剑道社……毫无道理……”

“不错,不错……”王无垠笑着,“身为剑道社的护法,这个时候还在考虑剑道社的名声,知道你要承认了,这画面要出现在我的私人频道,那几百亿人看了,对剑道社的名声不太好,所以把责任推给一个死人,还对我倒打一耙,我来找你们还变成了无理取闹,你这脑子的确好用,心机也够,只是你忘了一件事……”

“什……什么事?”

“你忘了,我来这里,不是来和你讲道理听你诡辩看你玩心机的……”王无垠话音一落,声音瞬间变冷,顶着邵无名背心的匕首顺势往上一撩,那匕首锋利的刀刃从下往上切过邵无名的左耳,血光一闪,直接把邵无名的一只耳朵给切了下来。

邵无名惨哼一声,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耳朵伤口处那淋漓的鲜血,瞬间就顺着他的颈部流淌下来,凄惨无比。


v5g.dzhhyy.com  i5sqd.dzhhyy.com  68i.dzhhyy.com  afg5x.dzhhyy.com  b1n.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ryxkh.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