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兕装做一惊的样子,他连忙道“原来如此,影族是我万山界共同的敌人,在面对影的时候,我们之间的恩怨,都是可以放下的,这一次的事情,就此为止,我们双方各退一步,我们百宗联盟不会在追究八宗联盟这一次对我们先宣战的事情,八宗联盟,也不得在提你们弟子被杀之事,你看如何?”

阎品行一听盛兕这么说,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好,那这件事情就此做罢,我们双方都不得在提此事,来,我们三击掌,回去之后,我们双方同时撤去宣战书,如何?”阎品行十分的清楚,这一次的事情,百宗联盟其实已经十分的给他们面子了,不然的话,他们今天也不可能只败一场,百宗联盟明显是没有用全力的,这个情他领。

盛兕身形一动,出现在了阎品行的面前,随后他伸出了手,与阎品行三击掌,三击掌之后,盛兕沉声道“从今天开始,百宗联盟撤去与八宗联盟之间的宣战书,双方将不会在处于敌对状态,阎道友,我也希望你说话算话,八宗联盟那里有事儿,我也就不在多说什么了,请。”说完盛兕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阎品行点了点头,随后他转头看了盛兕一眼,接着沉声道“多谢转轮王阁下,我也可以代表八宗联盟宣布,从今天开始,撤去与百宗联盟的宣战书,双方将不在敌对,那我们现在就回去了,请。”说完他冲着盛兕一抱拳,接着转身回归到了本阵。

等到他们回归到了本阵之后,阎品行马上就开口道“吴天,无垢大师,司徒波,独孤双燕四位长老,你们带领大军,随后回到八宗联盟那里,其它的长老与我一起使用随身传送阵,先去我力士宗,回到我力士宗之后,在用那里的传送阵,前往天鹰宗进行支援。”

众人全都应了一声,随后吴天他们三人,马上就安排人开始整理大军,而阎品行就是带着其它的仙级高手,直接就使用随身传送阵离开了,他们当然不可能直接就回到力士宗,但是力士宗也有几个交好的宗门,他们要借用那几个宗门的传送阵,回到力士宗,然后在用力士宗的传送阵,前往天鹰宗。

而之前阎品行的话,却也让其它观战的人全都听到了,那些观战的人,一听到阎品行这么说,也全都是大吃了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天鹰宗竟然会被影族的攻击,那些影族人,还真的是会选时间,知道他们这么多的人在这里与百宗联盟打擂,他们却是突然对天鹰宗进行了攻击,这真的是打到了八宗联盟的软肋了,八宗联盟的人,没有一个是会不管自己宗门的事情的,今天影族人能攻击天鹰宗,明天就能攻击他们宗门,所以他们在收到了这个消息,自然会在第一时间就回到自己的宗门了。

八宗联盟的大军开始集结,准备撤退了,而百宗联盟的大军,也集结了起来,随后缓缓的退回到了他们之前驻扎的那座山上,而那些看热闹的人,也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小山上,他们全都给自己的宗门去信,想要证实一下,阎品行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很快他们就得到了答案,阎品行说的话,全都是真的,这让他们也是长出了口气,只要阎品行说的话是真的就行了,他们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热闹好看了,可以回到自己的宗门去了,所以第二天一早,当百宗联盟的弟子起床的时候,他们发现之前看热闹的人,全都消失不见了,而八宗联盟的大军,也全都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种情况,盛兕也是微微一笑,随后就直接领着大军回到了百宗联盟的地盘之内,随后解散了大军,百宗联盟在一次的恢复了平静。百宗联盟是恢复平静了,但是八宗联盟和万山界这里,却没有恢复平静。

八宗联盟那里,天鹰宗被影族人攻击,而他们这一次的损失还十分的惨重,十二位仙级高手被杀,战死弟子无数,最可气的是,他们却没能留下对方,被对方从容的退去,阎品行他们回来的确实是有些晚了,等他们到了天鹰宗的时候,大战已经结束了。

韩跃天脸色铁青的坐在自己的书房里,他一看到阎品行他们回来,也只是冲着阎品行他们点了点头,随后沉声道“结果如何?”他问的当然就是他们与百宗联盟相斗的结束了,他对于这件事情还是十分关心的。

阎品行开口道“各退了一步,我们双方已经解除战争状态了,不在敌对,这一次的事情,就算是过去了。”阎品行十分的清楚,韩跃天应该也是想要看到这样的结果的,所以他才会如此说。

韩跃天听了阎品行的话,沉声道“擂台战的结果呢?”韩跃天其实更关心的是这个,如果擂台战他们在败了的话,那丢脸的可是他们,所以他才会如此问,他是一个骄傲的人,他不允许自己连败两次。

阎品行摇了摇头道“比了九场,百宗联盟胜了五场,我们胜了四场,最后一场还没有来得及比,这一次的比斗,伤亡到是不大,不过天鹰宗的巴奉星长老和曹运长老,出战的时候都受了伤,巴奉星长老受的是内伤,现在已经控制住了伤势,曹运长老被人斩去了一臂,现在也没有什么大碍了。”

一听阎品行这么说,韩跃天一下就怒了,他忽的一下站了起来道“欺人太甚,好个百宗联盟,他们竟然如此做,真的是不把我天鹰宗放在眼里,我定然不会放过他们的,绝对不会。”他是真的很生气,他已经听出了阎品行话里的意思,出战的那些仙级高手,只有他们天鹰宗的两位受了伤,这让他如何能不气。

阎品行马上就开口道“韩宗主,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放放在说吧,这一次与百宗联盟的擂台战,他们已经是放我们一马了,如果他们真的全力的与我们对战的话,怕是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胜四场,还有巴奉星和曹运长老,这两位实在是太过无礼了,连姓名都不通报对方,完全的不把对方放在眼里,所以对方这才下了重手……”

“够了!难道说他们打伤了我们天鹰宗的人,我还要感激他们不成?这件事情是我们天鹰宗与百宗联盟的事情,与你们无关,你们还是不要插手为好。”韩跃天正在气头上,他那里听得进去阎品行的劝,所以他直接就打断了阎品行。

但是他忘记了,阎品行也是一宗之主,并不是他的手下,他在这么多的人前面,如果的说阎品行,阎品行如何能忍,所以阎品行听了韩跃天的话,脸色也是一变,随后他看了韩跃天一眼,沉声道“如此最好,那在下就告辞了。”说完他冲着韩跃天一抱拳,转身就离开了,而其它宗门的宗主,一看阎品行这样的做法,也全都冲着韩跃天一抱拳,转身离开了。

第六百一十四章 记恨

一看到阎品行的样子,韩跃天就知道自己之前的话有些过份了,但是他是一个骄傲的人,让他向别人道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他也没有说一话软话,只是冷哼了一声,随后就直接让人把巴奉星和曹运给叫了过来。

不过巴奉星却是来不了,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洞府里去疗伤去了,他这一次的伤比较重,像他这样的高手,内伤其实并不容易好,如果不好好的调养一下,可能会留下暗伤,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就真的麻烦了。

所有来到韩跃天书房里的就只有曹运,曹运现在的手还没有接上,虽然说万山界这里,有可以让他断肢在生的药,但是那些药也属于天材地宝级别的同,所以曹运并没有,他现在还是少了一只手。

韩跃天看着曹运的样子,不由得冷哼了一声,接着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仔细的说说。”韩跃天其实不相信任何人,对于阎品行他也并不是十分的相信,在他看来,阎品行现在也已经是一宗之主了,他还是会为自己的宗门着想的,所以还是不能完全的相信他,所以他必须要问问曹运,这一次的擂台战,到底发生了什么。

曹运一听韩跃天这么问,他马上就道:“是,宗主,事实是这样的,在第一天的擂台战中,巴奉星出战,对他对战的是铁臂宗的一个长老,两人的实力差不多,但是最后铁臂宗的那个长老却用了一种卑鄙的手段,在自己的腿上,使用了一种防御法器,挡住了巴奉星的一击,然后把巴奉星打成了重伤,这件事情本来就是百宗联盟的人做的不对,我本以为,阎宗主会为巴奉星说句话的,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竟然默认了这种结果,属下气不过,在当天晚上阎宗主开会的时候,就多说了两句,但是没有想到,阎宗主竟然十分的生气,竟然直接就让属下参加了第二天的战斗,而且安排在了第一场。”

说到这里,曹运停了一下,随后开口道:“本来阎宗主已经说了,如果我们先派人出战的话,会十分的吃亏,更容易被针对,所以他准备后派人的,但是偏偏是属下出战的那一场,他直接就派我出战了,我遇到了百宗联盟里的一位高手,被斩下了一臂,而力士宗的两位长老也是先后出战,但是他们那两场却全都胜了,我们一共只胜了四场,其中有两场,是力士宗的人打出来的。”

曹运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他十分的清楚,自己就算是要说谎,也必须要几句真话在里面,所以他会如此说,他并没有说自己是如何对百宗联盟的人无礼的,在他看来,他与百宗联盟的人,本来就是敌人,应该对百宗联盟的人无礼才对。

韩跃天在听了曹运的话之后,脸色阴沉如水,他看着曹运,沉声道:“听说你在与百宗联盟的人对战的时候,十分的无礼?”韩跃天之前就听阎品行说过这件事情,所以他才会如此问,他就是想要看看,曹运会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说谎。

曹运连忙道:“回宗主的话,百宗联盟的人,杀我宗门弟子,我们是因为怕被其它宗门占了便宜,这才放他们一马,他们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感激,所以我们当然也不会对他们客气了,所以在与百宗联盟的人对战的时候,我和巴春星,都没有给他们好脸色。”

韩跃天一听曹运这么说,也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好,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曹运应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韩跃天看着曹运的样子,接着开口道:“慢着。”曹运马上就停了下来,随后转头看韩跃天。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d8r.dzhhyy.com  goc.dzhhyy.com  db9v4.dzhhyy.com  28x2.dzhhyy.com  tchn.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