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这么一提醒,严雷的瞳孔突然放大了起来,紧接着便狠狠的一拍大腿,道:“对!纯阴命格的女人!这条线索我怎么忘了?”

“毒狼大哥,麻烦你给你的战友打一个电话,打听一下死者的生日……”我平静的向毒狼说道。

别看我表面平静无比,其实内心中却是犹如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一般,如果我的猜测没错,那我之前所做的推断,几乎全都是错误的!

冥冥之中,就好像有某些事物在不断的将我的思维引入误区……当然,这只是我脑中一闪而过的想法……

毒狼不解的看了我一眼,旋即便拨通了电话,不多时,电话的另一头便被接通了,“秃鹰,我想要死者的生辰……”

毒狼的话还没说完,电话的另一端便响起了一道粗犷的声音,“怎么都想要死者的生辰?刚刚智空大师把死者的资料拿走了,好像也是为了知道死者的生辰!”

“那你能记住资料上的出生年月日吗?”

“死者今年二十五岁,是阴历七月十五子时出生的,这是智空大师说的,我们警方的死亡鉴定也恰巧刚出来,死者名叫徐冬冬,独居,死亡时间是昨夜深夜十一点至今天凌晨一点,是大学刚毕业的高才生,在食为天工作,近日好像还会有升职的可能,家住中原地区的南省,而且家庭条件不错,综合更方面因素来分析,都没有自杀的可能……”

又与电话另一端的秃鹰闲聊了片刻之后,毒狼便挂断了电话,重新将目光定格到了我的身上,“小风爷,农历七月十五好像是鬼节吧?”

我点了点头,脸上的淡笑逐渐的变成了冷笑,“没错,七月十五的确是鬼节,但是鬼节子时出生的人,在我们圈子里,称作纯阴命格之人!”

“纯阴命格?”毒狼不解的望着我,似乎是在等待我继续向他解答。

不过,我却没心情和他解释这么多,只是自顾自的揉起了鼻子,再次疯狂的燃烧起了脑细胞!

继韩少梅和吴茵之后,又有一个纯阴命格的女人死了,这已经是第三位拥有纯阴命格的女子之死了,然而,我不相信这只是巧合!

第三位纯阴命格女子之死,为什么偏偏就发生在三绝鬼煞袭击我的时候?深夜十一点至凌晨一点的这段时间,不正是我们招魂,然后与三绝鬼煞激战的时间段吗?而且死者没有任何自杀的理由,也没有轻生的念头,再综合死者的死状来分析,应该就是阴魂下的手,而且三绝鬼煞便是首当其冲的嫌疑人!

可这第三位死者和阴沉木又有什么联系?包括曾经的韩少梅在内,她和阴沉木好像也没有什么联系吧?既然与阴沉木没有什么关联,那纯阴命格的女人又代表了什么?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通往三楼的血迹

我和严雷曾经分析过,三绝鬼煞来袭击我们,恐怕并不是想要杀了我们,而是想要拖住我们……但如果换个思维分析,按照我大胆的假设来推理的话,三绝鬼煞的真正目的好像并不是拖住我们,而是为了掩人耳目,想掩盖第三名纯阴命格的女子之死!

所以杀了死者之后,三绝鬼煞才率领一众厉鬼找上了我,一边分散我的注意力,一边逼我和它激战,破坏现场,甚至将我逼出公寓,远离案发现场!

若是三绝鬼煞杀了徐冬冬之后便悄然离去的话,以我和严雷的敏锐洞察力,不可能发现不了楼上渗出的阴气,恐怕我们会在第一时间找到案发现场,这应该是三绝鬼煞不愿意见到的场面吧?

搞不好,徐冬冬的正确死亡时间,就是我和严雷招魂的时候,吴致远的出现,导致公寓楼内留有阴气,可以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

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心下暗道:“还好徐冬冬的尸体被发现,才能引出了这么多的疑问和线索,如果徐冬冬的尸体没被发现,我现在应该还在咬着之前的推断不放吧?可我之前的所有推断难道就都是错误的?也不见得!”

说真的,这几件看似没有任何联系的事情与凶杀案,却冥冥之中被两条重要的线索完全串联在了一起,那就是阴沉木和纯阴命格!

所以,如果想查出事情的真相,就必须要对阴沉木和纯阴命格下手才行!

我猛的睁开了双眼,仿佛捕捉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一样,“霍”的一声站了起来,自言自语的嘀咕道:“那通往三楼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就好像是有人故意将警方和我们的视线引到三楼一样,如果没有发现徐冬冬的尸体,恐怕我也不可能会想到这么多线索和推断!”

“再逆向思维的推断一下,这通往三楼的血迹,冥冥之中好像破解了三绝鬼煞的阴谋,不论徐冬冬是不是三绝鬼煞杀的,也不管三绝鬼煞是否想掩盖徐冬冬的死,那血迹都让它如此大动干戈的发动厉鬼大军来找我拼命的戏码变成了空谈,也让刘志师父的转魂术变成了鸡肋……到底是谁刻意的留下了那条血迹呢?”

我好似癫狂般的喃喃自语,众人倒是并不太在意,因为我经常这样时不时的抽一次风。

只不过,我所说的那些话传入了严雷的耳中,严雷的眸子却是不断的闪出精光!

“师父!徐冬冬之死,一定是密室阴魂杀人事件,而且凶手很有可能就是三绝鬼煞,动机应该就是和纯阴命格有关,我们应该尽快去警局见智空大师,看看智空大师对纯阴命格这条线索有什么看法!”严雷的情绪有些激动。

严雷这种人可是最见不得阴魂作孽这种事情的,他恨不得灭尽天下祸害阳间的邪物,如今,又一名无辜的人了,而且凶手很可能就是无恶不作的三绝鬼煞那群阴魂,严雷自然不能再保持冷静了!

听了严雷的话,我立刻点头赞同道:“没错,我们应该立刻去警局找智空大师,说不定,智空大师那里有我们意想不到线索呢?”


ye4r.dzhhyy.com  7yje4.dzhhyy.com  9wh1.dzhhyy.com  cdw4.dzhhyy.com  vovof.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qozr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