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儿里里外外干了不少活,吃得又那样少,可王木匠并没有教他一星半点手艺,只把他当作个廉价苦力来用,他自己不愿干的脏活累活,就让小毛儿一个孩子去干。

这回他又让小毛儿去抗刚锯下来的圆木,小毛儿压根儿扛不动,他一条腿叫亲爹打瘸了,使不上力,王木匠便骂他,非要催逼着他扛起来。

他勉力去搬,却因力道不够,脚下一踉跄,圆木滚落下来,正砸在瘸腿上,上面是沉沉的木头压着,下面是尖锐的石头顶着,小毛儿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等妞子收到信去找到他时,发现自家弟弟连伤也没有处理,瘫坐在地上,腿上血淋淋的,王木匠一家并其他徒弟都离得很远,没有一个上前帮忙。

她强忍着心痛,雇了辆车子,把人载到自己工作的仁和医院。

医生说小毛儿那条腿要不得了,只好锯断,这样一来,治疗费用就相当高昂,妞子根本承担不起,可她不能放着弟弟不管,没奈何,便求到了容真真这儿来。

容真真与秦慕只有一墙之隔,妞子先前那一通哀哀切切的求告,早传进了他耳朵里。

当容真真拿了钱要与妞子去医院时,他自己过来对她们说:“我有个朋友的朋友,恰在仁和医院当医生,我可以拜托他为那孩子看看。”

秦慕那位朋友的朋友,是个英国来的洋医生,医术的确非常高明,他来为小毛儿诊断后,那条瘸腿就保住了,只是虽不必锯,日后这条腿也会瘸得更厉害,几乎使不上什么力气,更别说干重活了。

妞子听了结果,恨得眼睛都红了,浑身哆嗦着,低沉而压抑的从嗓子里挤出一句:“他们一家子,必定不得好死!”

说的“他们”,不必乱猜,定是王木匠一家了。

容真真见她神色不对,忽而想起酒鬼张身亡那件蹊跷事,她晓得其中必然有不对劲的地方,却从未对人提过,可这回,妞子难道还想效仿么?

她一把稳住妞子的肩,迫使她正面对着自己,十分严肃的警告道:“你不要做什么多余的事,小毛儿还小,还要你把他养大。”

妞子眼泪都恨下来了,“他们把我弟弟害成这样,我却什么都做不得么?”

容真真见她仍是不平,厉声道:“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仇都报得的,有的仇,你就是恨得吐了三升血来,也只得忍着,难道我的仇就报了么?你若忍不得,叫小毛儿怎么办?”

曼曼掏粪工 5瓶;

第52章

她口里这么劝着妞子,想起自己的那些恨事来,又开始咬牙切齿起来。

可她前面说的道理没错,比起报仇,自然是先保住自家人为重,若为报仇连自身也不顾了,那才是舍本逐末。

容真真又想起席大少那桩事来,她心里好像敞亮了些,是了,不必为报仇舍了自身。

可靠着自己,又要到几时才能让娘,让自己过好呢?

想着这些,她心里又乱起来,但小毛儿这里还需她支应,她强打精神,去安排住院诸事。

刚折身出来,她看到秦慕等在外边,不消再费心,他已将里外打点妥当了,甚至还抽空从外头买了粥饭来。

容真真忙迎上去,“多谢你帮忙了,先过来歇着吧。”

“朋友之间,何必说谢?”秦慕很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仿佛自己帮的忙都不值一提。

容真真接过他手上的东西,心里道:是了,他是我的朋友,先前已帮过我许多次,这回也是看在我的面上,才这么前前后后的忙,真是个心善可靠,讲义气,值得相交的朋友。

她忽而想到,若是把席大少换作面前这个人,她未必会迟迟犹豫不定呢。

想到这里,她慌忙摇了摇头,因觉人家把她当作好友,处处相帮,自己却想这些有的没的,简直是亵渎了这份真挚的友情,不免生出了两分惭愧。

她却不知,秦慕亦在心中感叹她是个善心的姑娘,连干弟弟也肯这样尽心。

医治小毛儿伤腿的花销,几乎都是容真真垫付的,要知道,她自己也过得难呢。


d1k.dzhhyy.com  kk3.dzhhyy.com  7ykwb.dzhhyy.com  jf1n.dzhhyy.com  mxrj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qepjs.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