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馨不答话,也不再理她。

冷瑜紧紧盯着林馨的侧颜,观察着她的表情,想从她那儿看出点什么,然而林馨只是垂眸看着桌面上的纸张,随手在纸张上写写画画,一言不发。

冷瑜见她如此,心里暗叹了口气。她知道整个办公室都因为那束玫瑰花而谣传自己谈恋爱了。既然办公室都传到沸沸扬扬,眼前之人必然知晓。

可是,她似乎并没在意。

而另一边的林馨虽然假装在纸张上随便涂鸦,思绪早就飞到了老远。她不断地去回忆、去猜想到底是哪个人会给她送玫瑰花。

最近也没听说过她有约会对象,更没见有人来到警局大门口接送她,难道是受害者的亲属?为了表示答谢而送了一大束花?

想到这里,林馨觉得这种想法很是荒谬,遂搁在了一边。

就在两人各自猜测着对方的心思时,王主任已经从外走入了会议室里。只见今天的他穿了件淡黄色的衬衫,脸上厚重的眼镜背后是沉重的目光,林馨与冷瑜跟了他多年,见他神色凝重,心里均是一颤。

难道又发生了什么血案?

王主任走到了会议室的一个角落,伸手关了室内的灯,然后扭开了放映机的开关,并把一组图摆放在上面。

室里原本的嘈杂声因为图片的显示而静默了下来。

林馨看了组图,脸色逐渐凝重,尤其看见图上显示的是小小的躯体。

王主任调整好了放映机的清晰度,图片更是清楚地展示在众人面前。他站在前方,眼睛扫向了在座的成员,久久不说话。

他走到了会议室中间,右手插入了口袋,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你们都看见了,组图上的无头尸体属于孩童。”

“这名孩童的尸体被发现时是在阳市郊区一个叫做王村的地区。那儿有条河,河畔旁远处有座小树林,尸体被一名老伯发现,卧尸在一间残破的木屋里。”王主任徐徐地道。

林馨与冷瑜听到了阳市王村,相互对望了一眼,那不是在她们钓鱼的地段吗?距离她们钓鱼的日子已经有三天了,这尸体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

同时,望向她们这儿的有杨葱等人,大家都从对方的脸上看见了惊诧之色。

怎么他们当天竟然没发现?

反倒是被一名老伯发现了?

王主任察觉了座位这几个人的动作,转头望着林馨,问道:“林警官,你有什么想与大家分享的吗?”

林馨道:“王主任,我和冷警官,还有在座的几位在三天前国庆放假的第一天便是到了王村河畔垂钓,那儿确实是有座树林。”

王主任道:“是这样吗?不妨告诉大家,尸体正是三天前被这名老伯发现。那天早晨还下了一小会儿雨。据消息指出,这名老伯是为了躲雨而来到了小树林,跟着便发现了木屋。”

这一下,林馨等人脸上更加变色。他们几人在那儿垂钓了也有两个小时,可是并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可疑人物出现,也没注意到王主任口中的木屋。

王主任见众人不说话,便继续说道:“尸体被发现时已经高度腐烂,根据法医的解剖报告,死亡时间大概已有四到五天。”

然后,王主任走到了放映机前,从衬衫的口袋里取出一支钢笔,指着其中一张组图,道:“孩童尸体被发现时,头部已被切割,可是根据阳市地方警察的叙述,他们找遍了树林与屋子四周,甚至是河里,都没发现孩童的头颅。凶手在干案后,把头颅切割了下来,却没丢弃,此事确实令人感到疑惑。”

林馨盯着照片上孩童的尸体,见脖颈之下还穿着衣裤,看服装是个男孩。

会议室众人因为接到了这样惨不忍睹的消息,个个咬牙切齿。到底什么人可以对一个这么小的孩童痛下毒手,甚至割下了他的头颅,并把他弃之荒野。

凶手对一个小孩行凶,动机何在。

王主任叹了口气,道:“小孩的身份目前还未被确认,但是年龄大约七岁。而且依照最近的失踪人口报告,也没接获父母对于自家小孩失踪的投报。”

他翻了另一张图,那是孩童手臂与腿部的特写。


1q3w.dzhhyy.com  p1g.dzhhyy.com  dnipe.dzhhyy.com  jet.dzhhyy.com  qv24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picgh.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