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自以为是。”蒋璃不满。

陆东深笑了,指了一下胳膊上的伤口,那已经是浅浅的疤痕了,这才几天的功夫。

“就算皮肤愈合功能再强的人,伤疤都不会恢复这么快。尤其是我九死一生留下的伤疤,你应该查看过了吧。”

这种被人看穿的感觉真糟糕。

蒋璃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口滞闷,“我是在怀疑你伤疤的恢复速度跟封痛散的影响有关,所以我才更要查个明白,相比你,我更在意配方。”“更在意原配方吧?”陆东深宠着她说话,“你也说过,人失去痛觉不是件好事,我目前的情况你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封痛散是左时改进的配方已经出了事,能挽救现状的,

就只有找到原配方。”

蒋璃紧紧抿着嘴。

陆东深眼里的笑容更深,学她刚刚的口吻,“蒋姑娘,我说得没错吧?”

蒋璃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候似乎说什么都是自己吃亏,末了,干脆端起酒碗,几口饮尽。

辛辣入喉。

进了肚,像是点了火。

可熊熊燃烧的不是酒劲,而是她心底的不悦,终成火海。咬牙,“陆东深,你现在这样有意思吗?”

“没意思。”意外的,陆东深这么说。

蒋璃盯着他。陆东深也将碗中酒干了,放下酒碗后道,“你怨我没错,是我自作聪明了一把。像你这样的姑娘,本就该跟男人站在一起肩并肩才是。”说到这,他笑了笑,眼里就多了深情的东西。

“囡囡,你做这么多不就是想证明给我看吗?现在我看到了,我爱上的姑娘足有本事跟男人一较高下。陆门险恶,这世上也只有你这样的姑娘才敢陪我走一遭。”

蒋璃隐隐攥拳,“你这是邀请我?”

蒋璃一拍桌子起身,“晚了。”她盯着他,“陆东深,你以为几句好话就能抹了你对我的伤害?我告诉你,我这个人记仇,十分记仇。”

她转身回屋前,陆东深从身后将她一把搂住。

她挣扎,他手臂扣得更紧。

压下脸,说,“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嗯?”

是啊,要怎样?

她竟一时迷惑了。

夜风窜过时挽救了她走神的神经,蓦地反应过来,原谅?凭什么原谅他?嘴就硬了,“分手了就是分手了!好马不吃回头草!”

陆东深将她的身子一下子转过来,面朝着她,“不吃?”

“不吃。”她没好气。

陆东深紧跟着压脸下来。

蒋璃躲得快,他的唇就落在她的脸颊。

可没打算放过,依着她的脸颊,薄唇一路向下。

蒋璃推搡挣扎,心里暗骂他是流氓混蛋,可他箍得紧,胸膛似铁,碾着她生疼。她还是骂出了声混蛋,陆东深嗓音低哑含糊,“今天我就混蛋了!”

可这话落下没多久,他就觉着不对劲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patvh.dzhhyy.com

j7gw2.dzhhyy.com  lrctq.dzhhyy.com  4so.dzhhyy.com  n5g.dzhhyy.com  xjs3.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