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专门来找你一趟,是因为之前答应过你的事。”

说完,从包里掏出了个塑料饮品袋。

——是万圣节期间很常见的那种款式,设计的和医院的血袋差不多,装的也是写草莓汁或是调色苏打水一类、乍一看跟血液一样的深红色饮料。

这一包除了袋子上的花纹有点奇怪之外,同样带着一根长长的输液管,而本该是针头的地方,整了个吸食果冻那样的螺旋盖子,像是方便分次食用的样子。

只是颜色太深了。

深到快要发黑,粘稠程度也远超苏打水或果汁。

这东西刚一拿出来,立刻招来了眼见的店员阿姨。

“那什么,”阿姨的语气还可以,“我们这里不允许自带饮品的……”

园子呵呵一笑:“我们现在不喝它,您要不放心,这桌再上一杯奶茶好不啦?”

一边说着,一边把东西推到了零的手边。

锥生零没有接。

“这是从哪里弄的?”

零叹了口气:“我暂时还能忍耐,不论是从什么渠道得到的level A的血,我都不会喝的,就算短期内缓解了痛苦,也不过饮鸩止渴罢了,你说要找天神祝福可以慢慢的找,我——”

“我已经找到了啊。”

铃木园子干脆利落的抹袖子,露出手腕在他眼前晃了晃:“绯樱闲跑了,玖兰李土挂了,吸血鬼的元老院自己都没有存货,哪来的纯血卖给我。”

“这是我今新鲜早现抽的。”

铃木小姐笃定的打了个响指:“正宗天神血。”

话音才落,狭窄的卡座内突兀的静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人按下了画面的静止键,然后又拿遥控器调低了最少十度的气温。

园子的直觉系统哔哔哔的报警,她慌张之下试了半天,愣是没能从刘海的阴影下,看到锥生零此时的眼神和表情。

她不知为何居然开始尴尬,只能没话找话:“我的身体前一段时间出了点问题,单纯靠祝福就想祛除的话,最少得等个三五年,不过最近好转了不少,比较偏向仙人,不是,也可以说是神明的一种啦,算是恢复了一些,不过也得一两年呢。”

“与其硬等,干脆直接改用血液算了,反正我也到了可以献血的年龄了,400CC小意思……”

眼见空气温度越来越低,铃木园子最后几个字母都是含在嗓子里说的。

她还强行又争辩了一句:“照我的恢复力看,确实是小意思啊……”

怎么回事啊。

铃木园子试图转移话题:“包装上刻的是保鲜的法阵,只要记得盖盖子,十天八天都是可以保证新鲜的,其实你一口气喝掉就很好了,这么多绝对够净化的……”

这话题转移的不对啊!

她内心扇了自己一巴掌,重振旗鼓,再来:“放弃吧少年,我大伯决定的事情基本不允许反驳的,乖乖出场当伴郎,就是你此生唯一的归宿了!”

——玛德来个人把这中二病拖走!

园子放弃挣扎了。

“好吧我错了。”


3vhbq.dzhhyy.com  n4p8v.dzhhyy.com  g3f8.dzhhyy.com  02m.dzhhyy.com  ik4it.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lx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