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厉鬼和刀还是有本质的不同的,刀只是纯粹的凶器和死物,刀没有自己的意识和想法,也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行为。厉鬼却是有自主选择权的,她不想杀人,夏诗雨难道还能逼她吗?

显然是不能的,夏诗雨没有这个能力。这只厉鬼,她有选择是否和夏诗雨定下契约的权力,也有选择是否要杀死徐溪茵的权力。而且就算杀徐溪茵是夏诗雨的愿望,吞噬徐溪茵的灵魂可不是。

就这件事情本身来说,厉鬼不是主谋也是共犯,而不是握在夏诗雨手中的凶器,无法免罪。当然,如果夏诗雨有操控厉鬼的能力,杀害徐溪茵吞噬她的灵魂不是厉鬼的本意,而是被夏诗雨逼迫操控的结果,那就另当别论了。就算是按照人类的法律,这两种情况也是不能不同论罪的。

董一言放下茶杯,没等众人再问什么,继续说道:“谁料夏诗雨命不该绝,遇到了贵人教了她制作封邪罐的方法。原本即便有封邪罐,那只厉鬼也不是能轻易被夏诗雨封印的。”

“只是,那只厉鬼轻敌大意,并没有发现夏诗雨的举动,居然被她成功了。但即便如此,那毕竟是一只强大的厉鬼,她在被彻底封印之前,偷偷加深了自己和夏诗雨之间的契约联系。”

“如果夏诗雨这辈子安分守己,不再玩什么招灵游戏,可能这只厉鬼会被永远封印被封邪罐里无法出来作乱。可惜夏诗雨不知道这一点,她对柳俊年动了杀心,并重蹈覆辙。”

众人表情各异,但都有些庆幸,庆幸这只厉鬼出来之后只想折磨夏诗雨,没有无辜者受害。

董一言冷笑道:“夏诗雨自以为掌握着封邪罐的制作方法,可以像当年那样,招来一只恶鬼杀了柳俊年之后,她在用封邪罐把恶鬼封印起来。但她和厉鬼的契约,却把厉鬼释放了出来。”

“百物语这种普通的招灵游戏,订立的契约本来约束力就不是很强,对其中作为强者的一方来说更是如此。厉鬼被封印多年,对夏诗雨恨之入骨,根本不想帮她杀人,只想折磨她泄愤。”

“不过那只厉鬼被封印在封邪罐里,被道教讳令镇压多年,十分虚弱,想要杀死夏诗雨是可以做到的,但想要折磨她,却容易节外生枝,反而害死自己。所以她决定先留在别墅休养生息。”

“直到前几天,她的实力彻底恢复,又正好遇到了一只阴魄。便顺着她和夏诗雨之间的契约找到了她,把她带到了自己的藏身之处将那只阴魄种到了夏诗雨的身体里。”

“等那只阴魄彻底和夏诗雨的灵魂融合,厉鬼才把她送回了别墅。因为这里是夏诗雨这次召唤她的地方,厉鬼决定在夏诗雨召唤她的地方折磨夏诗雨的灵魂,然后吞噬了她。”

众人听完,久久无言。半晌,孟止淮才说道:“这只厉鬼……还挺有仪式感的。”

其他人都笑了笑。仪式感不仪式感的,蒋斟并不是很在意,犹豫了一下,他不由问道:“所以说我们这次,算是提前搞定了幕后BOSS,接下来几天只要好好待着就可以了?”

说起来,其实蒋斟也并不是第一次提前搞定幕后BOSS,毕竟他也是个资深任务者,并且是一个混得相当不错的资深任务者。可像这次一样,才第二天就解决问题,并且还解决地这么容易,基本上就是全程躺赢的,蒋斟也是第一次。想想居然还有些感动,果然还是国家可靠啊!

曹秋澜微微一笑,说道:“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确实如此。所以接下去的几天时间,诸位善信可以自由行动,只要不违法乱纪即可。”当然也不能浪过头,一不小心跑到别墅外面。

尽管每次任务背后都是一桩人间惨剧,但说实话,看多了之后,任务者们的内心多多少少都有些麻木了。最关键的是,他们这些莫名被任务腕表选中在一桩桩灵异事件中沉沦的人,本身也是人间惨剧啊。他们连自己都救不了,同情不过来,大多数也就没有多少同情心留给别人了。

所以虽然事情本身挺惨的,不过听说之后可以轻松一段时间,任务者们还是很高兴。

众人讨论了一下,除了李韵云和王小春夫妇没走之外,孟止淮、梦未上和蒋斟三人决定回房间去玩斗地主。至于依然被关着的嬴黑,本来就只是个熟悉的陌生人,谁会去管他呢。

如果把嬴黑关起来的是别人,那叫非法拘禁,孟止淮他们说不定还会考虑一下该怎么处理。但现在这么做的是国家秘密部门的人,那他们自然明哲保身,并深切怀疑嬴黑肯定不是好人。

留下的人之中,曹秋澜和董一言独自占据着客厅的一角,没有人去打扰他们,主要是不敢。李韵云、王小春夫妇和杜崇友道长、刘谷灏道长坐在一起,向他们请教问题。

魏元梅、周文生他们四个人也坐在一处,正在讨论这次的任务报告怎么写,赵清音也在旁边听着他们说话。但她只是听着,并不发言,大概只是想要和魏元梅呆在一起而已吧。

张鸣礼独自一人占据一张沙发,拿着手机和宋子木聊天。他也意识到了自己这段时间和宋子木的联系似乎有点频繁,一有时间或者有什么事情,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宋子木。本来宋子木说他在国外,张鸣礼还有点担心时差问题,怕打扰他工作或者休息。

但现在宋子木说自己已经回国了,至于工作,宋子木原本就基本没什么工作可言。所以张鸣礼就更加不需要顾忌什么,可以随时联系他了,两人的作息时间差不多。

张鸣礼一开始并不觉得什么,后来突然意识到好像有点不对。他又不是小学生,以前也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就要去找朋友分享的习惯啊?而且他发现,他发的消息,宋子木几乎都是秒回。

想想张鸣礼觉得宋子木对自己的态度,比自己以前对待客户都要殷勤备至了。不过张鸣礼以前也没有关系这么好的朋友,他做销售的人脉虽然是很广,朋友也很多,但多数都是有利益牵扯的朋友,最多就是三观相合,相处的也还算不错的。但要说真正交心,那是没有的。

所以说起来,张鸣礼感觉自己和宋子木的关系确实也不太一样。难道这就是知己好友的相处模式吗?没什么经验的张鸣礼只能这样想了。反正他自己也觉得这样不错,便也无意深究。

如果让宋子木知道他的想法,可能会想要吐血三升,他似乎错过了一个让张鸣礼发现他们之间不同感情的机会?不过宋子木不知道,所以他现在感觉也是挺满足的。至少宋子木确信,除了曹秋澜之外,自己就是张鸣礼对亲近的人了。而曹秋澜对他来说从来不是威胁,而是媳妇娘家人啊!

曹秋澜和董一言也在小声地谈话,其实大声也没关系,因为董一言用了个隔绝声音的小法术。

不过总觉得在这种环境下,就是要小声说法才有感觉啊,人群之中谈情说爱的浪漫感?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la1.dzhhyy.com  gyg.dzhhyy.com  ex6ih.dzhhyy.com  4qv5i.dzhhyy.com  g0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