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霑若把她交代出来,那么裴氏定然会迁怒上她,因为她不可能迁怒得到敌人,这样一来,她的窘境可想而知。

但到了这会儿,她已经不是很放在心上,她想要的姚霑已经给了,如今她只需尽力使姚家落得个最好的结果即可。

姚霑收回目光,说道:“不瞒王爷,今日我护卫截到了一封信,这封信原本是被有心人想递给徐家的,后来护卫截下来给了我。

“我原来犹疑不定,是它促使我下定决心把事情交代出来,以免因我之故而酿成更大的事故。”

何瑜看了他一眼。

姚霆接了信递给靖王,靖王皱眉看过,说道:“没抓到人?”

“回王爷的话,其人十分狡猾,被他察觉,就立刻消失了!”护卫上前说。

靖王看完后又往姚霑看过来:“这么说来要没收到这信,你还不说?”

姚霑道:“我已经私下在查访姜图下落,据昔年将领们说,他在榆城那一战有功,被周灵帝赐封了将军,后跟随周军大将罗定去了云南。

“有将领后来与他交战过,但罗定死于周室亡朝之前,姜图后来究竟去了哪儿,我还没查出来。”

靖王想了下,转向宋国公:“你打算怎么办?”

宋国公余怒未消,硬着头皮拱手:“此时进宫请罪,目标太大,恐生出不少枝节,我的意思是写封请罪折子,请王爷与太师回头帮忙递进宫中。

“霑儿有罪,但也还是愿意为国尽力!”

靖王听完望着姚霑,神色总算好了一点:“知道主动请罪就好,还不算罪该万死。”他又看向李挚:“你父亲呢?”

李挚道:“家父被内务府请去了,方才还没回来。”

“禀老爷,太师驾到!”

正说到这儿,家丁小跑着进来了,宋国公父子闻言,立马起身迎出去。

这边厢李存睿却已经自行进来了。

到了门下他往屋里一瞅,说道:“急急的把我喊过来,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靖王道:“你来的正好,快来听听这事儿!”他边说边拉着李存睿坐下,然后把事情跟他说了。

李存睿愕然望着姚霑,当下就道:“泄露军情,这搁在当时就得军法处置,别说你如今还被人当了把柄拿捏,徐涛都死了这么久了,你是怎么做到把事情瞒这么久的?”

姚霑无地自容:“我一念之差,导致事态一发不可收拾,哥哥尽管教训我!”

“我教训你没用,要紧的是皇上怎么说!”李存睿看看周围小辈们都在,便收敛了几分,沉气道:“如今难做的是皇上,一面姚家是为朝廷立过汗马功劳的,且这才立朝不到三年,处罚你难以跟功臣将士们交代。

“一面徐祺又是朝中的能臣,无辜死了个子弟,他们家要是喊冤,皇上也不能不管。

“真有悔过之心,你得先让皇上心里痛快!”

姚霑垂首不敢吭声。

靖王好言道:“他的意思是他写个请罪折子,请咱们送进宫去。我看这么着也行,总不能让他们直接进宫负荆请罪啊!”

李存睿道:“折子呢?”

宋国公忙说:“还没写,就想着等二位到来之后商议好再行事。”又道:“瑜姐儿,你写字利索,赶紧执个笔!”

旁边丫鬟早把文房四宝奉了上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iktem.dzhhyy.com

62i0.dzhhyy.com  1txa.dzhhyy.com  y22.dzhhyy.com  vo4ts.dzhhyy.com  83yc.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