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楽无言。

何东沉冷哼,“现在木已成舟,这小子是把自己玩废了还是玩出其他什么花样,黄知府估计都不想再关注,这是他的选择。至于什么雄白羽,哼,我没见到雄白羽那老家伙之前,很多事情可不相信。”

白楽惊道,“将军您的意思是,唐剑说的话有假?作出这个决定的不是雄白羽的意思,而是他自己?”

何东沉转首看了眼白楽,“闺女,你也不小了,比那小子还要大几岁,却还没看出他的滑头?”

白楽脸腮微红,再怎么淡然,此刻也避免不了心中恼火。

黄虎接到何东沉的消息通知,一时沉默,冷哼一声直接就将手里的一叠资料扔在了办公桌上。

“雄白羽,雄白羽……这混蛋小子又提雄白羽。真当我们是白痴?到现在本知府连雄白羽的一根羽毛都没看到。”

黄虎心中暴喝,一掌拍下,桌面上那一叠唐剑的资料,全都被震得粉碎。

一旁穿着黑丝袜显得颇为知性的女秘书战战兢兢,半晌才试探问,“大人,那这次灵能池候选人推荐名单里……”

黄虎眯起眼,“唐剑的举荐名单就取消了,既然他主动选择堕落,这次的举荐名单就让出来给别人。”

“那此次市制卡师协会的委员理事候选名单?是否也将他划出?”女秘书推了推眼镜。

黄虎一句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哼道,“这个就先放一放。他前段时间才制卡立功,再看他后面表现。”

“好的。”女秘书立即记下。

唐剑返回家里后,也没向父母和小妹唐悦悦透露自己现在已是卡师。

对于父母他们来说,时间才隔了一天而已。

他在事先也只是说要在制卡师协会待上一晚。

结果这一晚,自家儿子就从卡徒变成了卡师,这还真是颇有些匪夷所思。

成为卡师后,便可以去联邦各个卡师分局注册登记卡师证件。

持有卡师证件后,会像持有制卡师证件一样,享有很多福利。

例如很多城市,对于卡师就有购房优惠、有生育福利政策等等。

而且有些联邦警署、缉拿局发布的危险任务,也唯有注册登记的卡师有资格去接取,完成任务后会有奖励。

第二天,唐剑就悄悄去了一趟江北市的卡师分局,没花费多大力气便注册成了一星卡师,拿到了一星卡师的证件卡。

注册成一星卡师,其实要求并不严苛,只需要生命力达标就行了。

社会上不少稍微有点资质的有钱人,靠钱砸都能把自己砸成一星卡师。

因此社会上一星卡师还是挺多的。

但那种真正下了好几次天坑,经历过实战考验的一星卡师,却就要少许多。

像一般的小县城,一星卡师虽也很有地位,但没有经历过实战完全靠钱财堆起来的,也就是个样子摆设,一般都是弄到卡师的身份后方便经商或者从政。

唯有注册成为二星卡师时,考核才更麻烦一些,需要下天坑或者帮助联邦完成一些证明实际战力的任务。

相应的,成为二星卡师后的福利待遇,自然更强。

时间一天天流逝。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gyqhu.dzhhyy.com

9rp.dzhhyy.com  a9m.dzhhyy.com  a23.dzhhyy.com  cp9.dzhhyy.com  r1w.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