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牢房般的大阁楼里多出许多充斥人类气息的生活用品,唐小宇仿照之前,买了软乎乎的垫子枕头,准备同神君来个席地十八瘫。这“淫乐”的想法自然是被陵光义正辞严拒绝了,软垫枕头全便宜了獬豸,丫变回原形,黑漆漆的独角大公羊在垫子上欢快打滚,就像条不幸罹患智障的拉布拉多。

唐小宇和陵光一致表示嫌弃。

悠长的冷战期结束,唐小宇说不上自己什么心情,就觉有了莫名的底气。他不再害怕那些飘来飘去的鬼魂和那些来跟他说话的小动物,高兴时甚至还主动搭个腔,天南地北聊上几句。

几天过去,陵光忍不住在他下班回来时出声埋怨:“你怎么老招惹脏东西?”

“哈?有么?”唐小宇低头看看自己身周,毫无异常。

陵光无奈,起身往前凑,唐小宇呆呆地望着俊脸离他越来越近,几乎要脸颊挨上脸颊,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半圈半抱着,在他后脑勺轻抚,然后疾速逮出条漆黑的蛇状物,嫌弃地拎在手上。

唐小宇:“……嗬!”

“是条咒蛇!”獬豸在旁两眼放光:“可好吃了!”

陵光顺势把咒蛇往獬豸那儿一扔,朝唐小宇道:“你今天有跟什么人闹矛盾?”

“没有啊。”唐小宇困惑地挠挠头:“我今天都在后区,接触的人很少。”

“文物呢?都碰了些什么?”

文物倒是经手不少,今天在检查字画准备展览,好多都碰过手。唐小宇苦思冥想,回忆着可疑的东西。想半天却总觉一切正常,没啥能起疑心的。

他决定从根源入手,问道:“那咒蛇是什么东西?起什么作用?”

“当然是诅咒用的嗝~”獬豸嚼着嘴把咒蛇残渣咽下:“比如有恨你的人,给你放条咒蛇,你就会遇到许多倒霉事,喝凉水塞牙、平地摔跤、被偷钱包诸如此类。恨意越深,你就会越倒霉,甚至有可能被害惨死。”

獬豸这些话提醒了唐小宇,他倒抽一口冷气,信誓旦旦地举起手:“重明!就他想杀我!”

其它不用多说,光是那天想把他从楼顶推下去摔成肉泥的举动,就已明了。要不是神君赶来救命,哪还有他现在坐软垫上叨逼叨的机会。

陵光沉默地凝视唐小宇几秒,断言道:“不是他。”

“为啥啊!”唐小宇不高兴地嚷嚷。之前陵光就说那是误会,现在又那么肯定,搞得他心情很不愉快。他气愤地咂摸几下,想到重明的长相同陵光的相似程度,胡乱猜了个可能性:“重明是你兄弟?”

陵光抽抽嘴角:“不是。”

“那是你姘头?”

“噗!”獬豸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他凌乱地左右看看两人脸色,一个阴沉到要吃人,另一个誓要探个究竟,于是决定默默滚去阳台避个风头。

他蹑手蹑脚地绕过他们,推开落地窗,正欲迈出去,忽的面前扑腾出只大鸟。那鸟浑身上下只有极短的绒,身形像只被拔了毛的大公鸡,扑棱扑棱冲到阳台扶手上,嘎嘎大叫。

“……”獬豸忍不住在心中念道:丑极。

没毛公鸡晃着红色鸡冠,见屋外这人满脸唾弃,屋内两人都没理它,便顾自雄赳赳气昂昂地飞进窗洞,落到柚木地板上,肉脚爪踩着软垫踱到两人面前。

“嘎——!”

正跟神君耍犟对视的唐小宇被这声叫吸引去注意力,惊而转头,脱口而出:“哇噻,这是什么鸡?”

没毛公鸡愤怒地斜过头,拿它那有两个瞳孔的奇特眼睛瞪唐小宇,扑腾起肉肉的鸡翅膀,宛如要带领即将下油锅的肉鸡们反抗起义。

唐小宇见它模样凶残骇人,踌躇着挪到陵光背后,小声碎碎念:“又是鸟,又是鸟,神鸟和凤凰多好看,海鸟们也算可爱,现在来的这是什么?激素喂养的——”

听到这儿,那没毛公鸡气得嘎叫一声,身形忽展,骤然抻成人形,高个、寸头、眼珠黑大、六七分像神君。

“靠!”唐小宇震惊道:“重明!”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66my.dzhhyy.com  8dyk.dzhhyy.com  emyv.dzhhyy.com  oldie.dzhhyy.com  m3qp.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