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总是事业优先,放松着就玩玩儿算了,都是一样想法的忙碌人,各取所需,我真的不羞愧。”她说着:“我们也成年了,和谁上床也不用报备,您说是吧?”

“我您是知道的,一码归一码,从来不会把私人问题带上工作。我可以向您保证,谈恋爱是谈恋爱,阿锦是我第一个女友,有了女友以后一切我都会通通封掉。”

年父年母相视一下。

池冰是个有上进心的,并且有能力有责任,锦荣和在她里很好。确实她唯一的缺点就是放浪,风流着没事就与人一度春宵……可确实没用过这一招在工作上来讨便宜。

工作的事情,合作项目,只要与这里沾边的人,绝对不碰。所以虽然总裁风流……大家都承认那只是个人生活问题,她作为领导当之无愧。这一点自己女儿真比不上,只要年锦看得上的无论对她有没有帮助又帮助那更好,通通屋里请……想起她干的哪点破事就烦。

虽然二老不知道只是因为池冰嫌那样“我找他们?加班似的,不尽兴”……

“你当真喜欢小锦?”

池冰放下筷子,认真地点点头。

“你们这么多年朋友,怎么说变成恋人就变了?……什么时候地事?谁先喜欢谁?”年父道。

“我和阿锦一起长大,从小感情就好。我身边伴着那么多人,走了就走了……只有一路的阿锦怎么也放不下。”

她握住年锦的温和地微笑:“我追的她,前几周的晚上在酒吧。我们是认真的,安排之后,就会结婚。”

年家二老虽然开明——考虑到年大小姐一直以来的秉性,不开明被气死的可能性太高——但对于同性恋还是多少有点排斥的。

所以其实谁主动干的这开头,尤其要承担点儿苛责。

年锦大概也没想到自己坑她两回,这人把责任给揽了。

她压下眼睛,目光倒是有点复杂。

然而想象的感慨或者责难都没有来……年家二老竟然露出一点气急和想要杀人的表情……

“你们两个混球,说吧,是不是合起火来哄我们两人好继续玩儿下去不被念叨不结婚?!”

哪里……出了问题?

池冰保持雅致的微笑,脖子一寸寸扭过来看年锦:……

年锦一脸惨不忍睹扭头捂脸:……

“我先跟他们说了男友和新闻会的事儿,说了是我逼你的……谁知道你半点吃不得亏的人,这次赤胆忠心要揽责任……”

“……”池冰真恨不得吃了她:“那对不起啊??”

鸡飞狗跳解释了好久年家二老仍然一副“你们两个王八羔子指定结伴猎艳,恋爱恋个屁”的表情,年锦在旁边捂脸摇头。

直到池冰阴森森来了句:

“我们打算尽快结婚。”

年锦仍然捂脸,年夫人仍然指着她俩的鼻子,好似一部热热闹闹的肥皂剧。

就是画面定住了。

年父在空档里悄悄夹起的一筷子菜,落了。

今天是京城艳场男人们举国同惊和举国同哀的日子。

他们的四位同僚翘楚,他们仰慕的四位留走随风红裙似血媚眼如丝的女公子,一下子折了其。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akzed.dzhhyy.com

11k8.dzhhyy.com  3ju1.dzhhyy.com  doew.dzhhyy.com  7xr.dzhhyy.com  a3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