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娇也知道小郑的难处,要是换做她,恐怕一个人也不敢去。

“那行吧,我今天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孩子找个人帮忙带。”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也知道,唯一能帮上忙的也就小家伙了。

俞锡臣比她忙多了,一天到晚都在跑来跑去的,除了开会,还要去厂子里视察,最近好像在整治县里的工厂。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说,自己这把火要烧的大一点。

至于小家伙……应该没事吧,她当初就是这么带他的,他可比自己能干多了。

大不了回去多做点好吃的哄哄他。

小郑听她这么说,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好。”

随即笑了笑,想到今天就她们俩个人在这儿,忍不住压低声音道:“你知道为啥主任突然提前下去视察吗?”

陈玉娇看她这样,立马猜到还有隐情,顺着她的话接着,“嗯,为啥呀?”

小郑贼兮兮的一笑,“还不是昨天晚上那事,我听说副主任她们好像没把人给劝住,最后那汪家人打了起来,闹得好凶,那婶子也是毛病,大半夜跑去警察局领导那里闹,也不知道她怎么找到人家里去的,坐在人家大门口哭,你说人家大半夜睡得好好的,突然碰到这事,能不气吗?”

“今天那警察局的领导就告到上面去了,还说是我们妇联的问题,主任吓了一跳,大概是不敢去开会了,想着去下面视察看看,躲一躲风头。”

“你说这叫什么事啊?”

陈玉娇听到她这么说,顿时觉得妇联也挺难的,想了想,也将昨天傍晚看到的也跟她说了,没说自己是为了凑热闹,就说无意中听到的,“我儿子好奇,才来这里不熟悉,所以我就带他逛逛,哪知道就碰到了。”

“昨晚也没当回事,想着婶子她们毕竟是有经验的,所以就先回去了,我不知道什么情况,你们这里人说话太快了,她们好像是在吵架,我一个字都没听懂。”

“早知道我就去叫警察了。”

小郑听了倒是没觉得什么,反而点点头,“你做的是对的,尤其还带着孩子呢,下次遇到这种事躲远一点。”

“我跟你说,别看我们这里有的人不错,热热情情好说话的样子,但有的也是真坏,什么人都有,以前还有拐卖孩子的,偷女孩子回家当老婆的,就在那大山里面,我都碰到好几个了。”

“那些女孩子是真惨,有的才十一二岁,就被父母卖给了老男人,一家子都是光棍,生孩子死了的都有。”

陈玉娇听了害怕,抿了抿嘴,“没人管吗?”

“管什么管啊?根本不敢管,那些人无法无天的,几家子亲戚住在一起,就算警察去了也没用,搞不过那些人。”

“那我们明天去应该没事吧?”

小郑笑了笑,“那没事。”

“我们是妇联的,在他们眼里是大官,这倒不敢乱来,我们也就是走个过场,到时还有当地妇联的人陪着。”

“我这人不会说话,在外面属于闷不吭声的性子,以前有婶子们在,也不需要我做什么,现在让我一个人挑大梁,我就怕了。”

陈玉娇听了松口气,“那就好。”

“没事,那交给我,我会说,你到时候跟我说她们说的是啥就行了。”

“那没问题。”

今天妇联没人,陈玉娇就和小郑干脆提前下班了,因为有事求着小家伙,陈玉娇还特意跑到供销社买了几个糖揣在口袋里。

自己一个都没吃。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jfwm.dzhhyy.com  u0cq.dzhhyy.com  8i8.dzhhyy.com  k4p45.dzhhyy.com  r3aa.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