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锦一听时非如此问,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入得宝山空手归,本就是常态,做人不要太贪,我只是在宝山的外面,看到了一个空袋不错,就直接捡了回来。”说完他伸出了他的左手,就见在他的左手手腕上,突的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刺青,这个刺青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口袋一样,这正是空空一脉的标致。

随后时锦接着开口道:“空明寺里有一眼泉,我在那泉里喝过水,那泉里有一块石头,十分的漂亮,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苍鹰,就在泉水中间,很是醒目。”说到这里时锦不由得一脸笑意的看着时非。

他的这两句话,头一句是回答时非的问题,他们是空空一脉,所以他回答,入宝山空手归是常态,然后在亮出自己的口袋纹身,这句话与这个纹身是一体的,在亮纹身的时候,一定要说这句话,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必须要亮纹身,不然的话,都会被认为是假冒的。

后面一句话,其实就是时锦对时非说的话,时非的后背上,天生就有一个胎记,那胎记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老鹰,以前时锦和时非,经常一起去门里后山的一眼温泉那里洗澡,自然是能看到那胎记了,所以他就说,在空明寺里,有一眼泉,空明寺代表空空一脉的驻地,泉自然就指的就是温泉了,然后在说起苍鹰,指的就是时非的老鹰胎记。

时非一听时锦这么说,他更加的激动了,他一把就把自己脸上的布巾给摘掉了,一脸激动的看着时锦道:“锦哥,真的是你?”时非真的是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见到时锦,要知道他们早就以为时锦已经死了。

时锦这时也摘下了自己的布巾,脸上也带着激动神情的道:“小非,真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可是想死哥哥我了。”一边说着一边快步的走到了时非的面前,一把就抱住了时非,用力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时非也激动的拍着时锦的后背,好一会儿两人这才松开,刚一松开,时非马上就道:“锦哥,你去那里了?怎么没跟家里联系?我们还都以为你已经死了。”一边说着一边激动的打量着时锦,神情之中满是激动。

时锦笑着道:“我的事情说来话长,这一次我是看到了你的紧急联系方式,这才过来的,小非,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发生了什么事儿?竟然让你动用了紧急联系方式?”空空一脉的紧急联系方式,可不是轻易使用的,时锦现在最为关心的就是这件事情。

时非一听时锦这么说,神情不由得一暗,他马上就道:“锦哥,你不在这些年,宗门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盗拓一脉的人,终于完全的与燕飞一样联系了起来,他们两脉联手打压我们三脉,就在不久前,他们两脉的人,竟然突然就对我们三脉动手,我们三脉的人手,之前又被他们借机给调出了宗门不少,所以一接手就落到了下风,还好我们三脉也早有准备,在几位长老的掩护之下,大部分弟子,全都通过密道,逃出了宗门,可就算是这样,盗拓一脉的人,也不放过我们,不停的追杀我们,我们不得不分开逃,我领着几个时家的弟子,逃到了这里,却没有想到,竟然又被盗拓一脉的人给追上了,我们只好分头逃,在摆脱了对方之后,我这才留下了联系方式,希望其它人能到这里来跟我汇合,却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你。”

时锦有色一沉,他寒声道:“盗拓一脉的人,竟然敢对我们三家动手?我记得我们三家的太上长老,人数不比对方少吧?怎么可能就轻易的被他打败呢?”这也是时锦最为好奇的一点儿,要知道他们三脉人数虽然不如盗拓和燕飞两脉强,但是仙级高手的数量可不比对方少,在这种情况下,盗拓他们两脉,怎么敢动手呢?

时非轻叹了口气道:“现在情况不一样,这些年,我们三脉有几句仙级高手坐化了,而盗拓一脉和燕飞一脉,利用他们掌管大权的机会,打压我们,不给我们物资,这让这几年我们几脉之中,一直都没有仙级高手产生,到是他们两脉,产生了好几个仙级高手,此消彼涨之下,他们的情况自然就比我们好了,所以他们才敢突然对我们发起攻击,这一次为了掩护我们,又有几位仙级长老战死了,我们三脉,算是被彻底的赶出盗门了。”

时锦两眼寒光一闪,他冷哼了一声道:“真是没有想到,那些家伙竟然会如此的过份,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放心小非,以后就跟着我,我一定会为我们空空一脉报仇的。”时锦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他没有想到,盗拓一脉和燕飞一脉竟然会如此的过份,竟然直接就动手,这已经不只是内斗的问题了,这是准备赶尽杀绝啊。

就在这时,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道:“是啊?我到真的是看看你是如何报仇的。”随着这个声音,就见一千人,突的出现在了时锦和时非的四周,竟然已经把他们给包围起来了,而领头的一个人,穿着一身轻甲,头上所着一个马尾,整个人生的到是十分的英俊,就是两眼之中,不时的闪动着邪光,让人看着十分的不舒服。

一看到这个人,时锦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不由得脸色一沉,随后沉声道:“盗百,竟然是你,没有想到,你这个手下败将,现在竟然抖起来了,你以为就凭着你们这几个人,就能留下我们两个吗?”

那个叫盗百的人,一看到时锦,先是一愣,随后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喜色,他哈哈大笑道:“时锦,竟然是你,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我一直都很遗憾,要是你死了,我就没有办法亲手报仇了,没想到啊,你竟然出现在了这里,这真是天意啊,没想到你也达到了周天级,不过就算是你达到了周天级又怎么样,难道你没有发现了我的实力吗?你竟然敢说这样的话,我看你真的是不知死活。”

这个叫盗百的人,跟时锦可是老相识了,他是盗拓一脉的一个天才,但是却一直被时锦给压了一头,两人明里暗里争斗过很多次,但是盗百一次便宜都没有占到,一直到时锦被发配到黑白战场那里,盗百都一点儿便宜没有占到,所以他对时锦可是恨之入骨,在他看来,时锦就是那个抢了他风头的混蛋,他一直想要杀了时锦,但是后来时锦在黑白战场那里,就没有回来,在后来黑白战场那里就沦陷了,时锦还是没有回来,所有人都以为时锦已经死了,却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又看到了时锦,他如何能不高兴,要知道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仙级高手了,他一直都想亲手杀了时锦报仇,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时锦仔细的打量了盗百一眼,随后他冷哼了一声道:“我当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不过是用秘法,强行的提升到仙级罢,看你现在的情况,你怕是这一生也只能当一个仙级高手了,在也没有飞升的希望了吧?根基不稳,气息杂乱,你这样的仙级高手,还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在仙级高手之中,怕是你也是最弱的吧?我要是人,我就马上回去闭关,稳定一下自己的实力,这样以后你的实力可能还会在提升一些,要不然也话,你以后怕是也只能是现在这样的实力了,弄不好以后还会掉落等级,那可就完了。”

时锦虽然不是一个仙级高手,但是他也快要达到仙级了,而且他对于仙级高手还是有一些了解的,血杀宗里,已经有好几个人升级到了仙级,因为血杀宗的弟子,积累都十分的充足,所以他们在进入仙级之后,几乎不用稳定自己的境界,可以说,只要是血杀宗的修士,进入了仙级,就一定比这个盗百的实力强,时锦自然是有些看不上他的。

盗百一听时锦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变,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情况,但是现在盗拓和燕飞两脉,刚刚控制了盗门,要是让其它三脉的人,逃出去的太多的话,那对他们会有很大的影响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亲自来追杀空空一脉的人,而时非因为是空空一脉的天才,在加上又跟时锦的关系很好,就成了他首要的追杀目标,却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时锦,而时锦竟然一语就道破了他的情况,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

盗百冷哼了一声道:“你就嘴硬吧,我的情况就算是在怎么不好,我也是一个仙级高手,百你不过就是一个周天级的修士,今天我就杀了你,我看你还能不能嘴硬。”说完盗百身形一振,就见一把长剑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随后长剑变大了,把他罩在了其中,那长剑竟然就是他的法相,他上来就用了法相,显然就是想要一举杀了时锦。

时锦一看盗百放出了法相,他也冷哼了一声道:“真当自己是一个人物了,我虽然是周天级,却也不怕你。”随着他的声音,突的他头顶上也出现了两把匕首,这两把匕首也在变大,最后也把他给罩在了基中,阄然也是法相。

而这时盗百的法相长剑,已经向时锦斩了过来,这一剑的速度十分的快,一剑挥出竟然有一种惨烈无比的意味,好像这一剑挥出,就要荡起滔天的血浪,所有挡在这长剑前面的人,全都会被这一剑斩杀一样!

第三百四十九章 斩杀

时锦那两把匕首本就比那长剑要小,那一剑挥来的气势,更是让人心惊无比,所有人都感觉到,那一剑真的是好强,非常的强,好像就算是前面有一座山,也可以被那一剑给生生的劈开一样,一往无前,气势无双。

但是时锦的那两把匕首却是十分巧妙的一转,竟然一下就让过了那长剑的攻击,随后那两把匕首就好像是两把出了洞的毒蛇一样,直向前冲去,从长剑的旁边划了过去,而且一划之后,马上就远离,绝对不与那长剑缠斗。

更让人感到吃惊的是,那两把匕首在攻击那长剑一下之后,竟然消失不见了,这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盗百更是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就像时锦说的,盗百的实力,是被人生生的提升上来的,他本人的心境,还有对法相的领悟,都不够格成为一个仙级高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事实上像盗百这样的人,他还是太过于小看法相了,法相要真的只是那么简单的力量攻击的话,他也不可能被修士大量的使用,事实上法相对人的修为是一种加持,同样的,法相也可以像修士一样,使用各种各样的功法,各种各样的术法,甚至可以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形成一定的力场。

而之前那些高手在过招的时候,之所以会那么简单的就结束了战斗,就是因为高手过招,其实已经达到了一种返璞归真之境了,他们相互之间的战斗,用一般的招式,术法,根本就没有什么用,所以他们的战斗,可能看起来更加的无趣。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招式和术法什么的就没有用,高手过招也是讲究招式和术法的,但是高手的情况比较特别,比如说那些仙级高手,他们的实力十分的强悍,这种强悍不只是体现在力量上,对于力量的理解,招式的运用,术法的使用,法相的理解和运用,全都要达到一种十分高的成度,不然的话他们也不可能成为一个仙级高手,所以两个仙级高手要是真的对上了,拼的其实就是实力,或是看谁积累的更多。

而一般的修士,对于招式的运用和术法的运用就更加的看中了,更不要说对于法相的理解了,法相就像是修士手里一件强大无比的武器,你要是对自己的武器完全的不了解,那你还怎么对敌?。


yn5qo.dzhhyy.com  u04.dzhhyy.com  vxpx8.dzhhyy.com  xsu.dzhhyy.com  dhw.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b6nut.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