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曾觉得,这是最幸福的家庭,可是不知何时起,贪欲、权利淹没了他,控制了他。

而他却自甘堕落。

失去了一切。

在这冷风呼啸而过的冬夜,这个侍奉了两代朝堂的丞相,就这般悄无声息的死去。

或许很多人,仅仅记住了此刻的他,却不知道曾经的他,也有个美满的家庭,但这一切却又因他而毁灭。

“砰!”瓷杯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傲雪你怎么了?”洛烟看着失神的白傲雪,有些忧心的问道。

而原本瓷杯落地,也没有回神的白傲雪,一听洛烟的问话,微微蹙起了黛眉。

“没什么。”白傲雪轻轻摇头道。

看着地上的瓷杯,有一瞬间的失神。刚才好似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当然这样的预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是不是这两天太累了?要不你去休息一会。”洛烟看白傲雪,关切的说道。

白傲雪淡淡道:“没事,我先将东西收拾好,一会就回来。”

洛烟见此,也没有阻拦,便由着白傲雪出去。

白傲雪走出寝宫,深深吸气,有些想不明白,为何君夜魇现在还没有来接她,难道是有什么事情绊住了?

这般想着,等白傲雪回神时,已经来到了御花园。对于御花园的美景,白傲雪却提不起太大兴趣,刚打算转身离开时,余光却是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只见那人依旧如曾经一般,即便是冬天也手拿蒲扇,肆意逍遥的在皇宫中行走。

“昭夜...”清涟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容忽视的冰寒。

白傲雪凤眸微微一眯,冷芒一闪而逝。没有多想,她便快速的跟了上去。这个背叛君夜魇的人,让自己舅舅受难的人,这一切的罪魁祸人,这一切的推动之人,她又岂会放过他!

而这边,原本打算潜进皇宫,接白傲雪出来的君夜魇,却在刚刚要离开时,被下人匆忙的脚步声打断。

“主子...君无痕来了!”带着几个下人,来到君夜魇身边道。

君夜魇原本,欲打算离开的脚步一顿,转头看着道:“他来做什么?”

“白戚威死了!在丞相府中遇害,生前接触过的人,仅有主子一个,并且他与主子发生了冲突,现下矛盾都指向主子你。君无痕会来,大概也是因为这个。”一向淡如水的面容,此刻都有了几分凝重。

君夜魇一听的话,漂亮的眉微微挑起,轻启薄唇道:“白戚威死了?派人去现场看一看。”

“已经派去了。”有些焦急道。

这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主子,到底是何人所为!?

“主子,这会是君无痕做的吗?”看着君夜魇,不掩饰自己的担忧道。

君夜魇摇摇头道:“君无痕不可能现在这么做,白戚威对于他来说,还有用处。他不可能现在处理白戚威,只能有暗处有个对手,将罪责都加害于本王。”

一听君夜魇的话,刚想问出疑问,却被一声大喝打断。

“将谋害白戚威丞相的罪臣,君夜魇拿下!”一声犀利愤怒的男音响起,打断了君夜魇与的谈话。

暗夜之中,一把把燃烧沸腾的火把,好似要燃烧天际一般,照亮了整个五王府。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kgy.dzhhyy.com  1rbs.dzhhyy.com  xo2ah.dzhhyy.com  or6.dzhhyy.com  abd.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