颈间微凉的感觉让那种火辣辣的痛感渐渐消散,等百里涂完,魏西辰清了清喉咙,发现嗓子也能说话了。

“大功告成!”百里把瓶子盖好,准备起身去洗手。

“等等。”魏西辰把人按住,不让他起身,“你考虑好了吗?”

“考虑啥?明天的早饭吃什么吗?”百里翻了个白眼,丝毫不接他那茬儿,“做什么吃什么就行了,我不挑食。”

百里甩开他打算走人,但沙发上的人却又拉住了他的手,再次重复道:“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考虑你大爷!”百里没好气地拍了他一巴掌,“赶紧滚去睡觉,天亮了跟我去师兄家。”

说完,百里就不再管这个徒弟,大步回了卧室。

魏西辰揉了揉自己的颈子,回味了一下刚刚少年指尖在上面摩擦的触感,然后无奈地回房间洗澡去了。

算了,不急,总归跑不了。

早上。

虽然剧组已经放假,但百里依旧起的很早,或者说他根本没有睡。

昨晚到家的时候就已经很晚了,之后又帮魏西辰治伤,等洗完澡之后,天都已经快要亮了。

百里只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然后就下楼去吃了早饭,今天他还是打算亲自去见一见王老,免得跟师兄在电话里说不清楚。

等他吃完早饭后,魏西辰才慢腾腾地从楼上下来,眼中有些疲惫。

百里皱了皱眉,徒弟现在已经练气期了,抛开这人那大逆不道的想法,他也该好好的想想该教他修习什么样的功法了。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若是一开始就走错了路,那之后的旅途恐怕也不会太平稳。

“早。”魏西辰在百里身旁坐下,习惯性地摸他头。

百里回过神来,一巴掌把他的手打开,“赶紧吃饭,吃完了就出发。”

魏西辰并不在意百里的抗拒,慢条斯理的吃完了饭,然后被他拽着出门。

本来今天公司还有会议要开,但被魏西辰全部推迟了,他准备一整天都陪着百里,顺便培养一下感情。

“师兄!你已经没事了吗?”来到公寓,百里见李咸恢复的很好,心里也轻松了一些。

李咸毕竟已经是筑基期的修士了,身体的自我恢复能力也会稍稍强一些,再加上丹药的辅助,应该很快就能痊愈。

“师弟,魏总。”李咸打了声招呼,把两人请了进来,“我这身体没啥事儿了,就是师父他昨天晚上一直没出来,不过应该快……”

李咸话没说完,就听卧室里“砰”地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爆炸了,不过好在这次的动静不是很大,应该不会引起居民恐慌。

“啊哈哈,没事没事,看来师父他老人家结束了,你们坐啊。。”李咸干笑了一声,转身去给两个人倒水,显然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

两分钟后,卧室的门被人打开,王老灰头土脸地走了出来,口中不停地叹气。

“前辈。”百里和魏西辰打了招呼。

王老这才注意到两人,尴尬地捋了捋自己乱糟糟地头发。

“世侄来了啊,快坐快坐。”王老对两人摆摆手,然后似乎觉得自己现在形象不佳,忙回屋换了身衣服,之后才出来说话。

“前辈,昨天晚上我徒弟又遭人袭击,却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我总觉得这跟师兄遇袭有些关连……”百里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来意,同时也把心中的疑虑也告诉了两人。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0x.dzhhyy.com  7r7bf.dzhhyy.com  kh1m8.dzhhyy.com  pto.dzhhyy.com  as2.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