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里的熊孩子和亲戚家的熊孩子,并不是真的熊,只是顽皮而已,没有对着姐姐耍狠的。因此,这会儿宋莹莹跟一群男孩子卷在一起,就免不了挨了揍。

“哎呀!”脑袋上被人挥了一胳膊,脚下又被绊到,她一下子没站稳,往后跌了过去。也巧,那里埋着一块石头,宋莹莹一下子把头给磕破了。

她摸着一手的血,又生气,又无奈。心里想,算计人果然要遭报应的。

“哇!”她索性大哭起来。

女孩子的哭声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尤其宋莹莹不是六子这样没爹没娘的娃,她家里两个哥哥呢!尤其是宋二哥,长大了,却还没娶妻,正是难惹的时候。

一群孩子见她磕破了头,顿时慌了!

“不管我们的事!”

“就是,是你自己非要挤进来的!”

“快跑啊!”

一群孩子呼啦啦地跑远了。

宋莹莹干嚎了几声,等人跑远了,就住了口。

她对六子一伸手:“拉我一把。”

六子抿着唇,脸上一片阴沉,把她拉起来就一顿训:“你挤进来干什么?不是说了叫你离远点?”吼完,又恨恨地看着她,“转过去!我看看你的头!”

宋莹莹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怎么说话呢!”

六子瞪她。

“我没事。”宋莹莹掏出手绢,按住脑袋后面的伤口,“嘶”了一声,“走吧,不去玩了,回家去。哼,敢欺负我,我二哥饶不了他们!”

又问六子:“你记得刚才都有谁不?”

六子见她活蹦乱跳的,还有心思想着报仇,心里觉得古怪。女孩子这么皮的吗?这不是跟他们男孩子一样了?他怎么记得,村里的女孩子被男孩子欺负了,都是哇哇大哭的?

可他瞧了,宋莹莹刚才是干嚎!她脸上一点泪都没有!

她的头都破了,居然没哭!

他又是惊讶,又是自责,又是愤怒,又是纳闷,一时间也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宋莹莹拉他回家,他就跟着她回了。

“我先去你家洗洗。”宋莹莹没回自己家,拐到了六子家。

六子连忙给她打水。看着她擦自己的头,不解地道:“你,不去找你二哥,跟他们算账吗?”

她把伤口洗了,看起来就不严重了,怎么告状啊?

“我们又不是去结仇的。”宋莹莹道。

她是想给六子找一群小伙伴,而不是给他找一堆解不开的仇家。

六子听了她的话,皱了皱眉。

他不是很明白她的想法。看着她擦伤口的帕子被染红,一盆清水也变成淡淡的红色,不禁攥紧拳头,身体绷得紧紧的。

他是个不祥的人。她才跟他一起玩没多久,就被打破了头。

他从前听人说过,他是个不祥的人,但他都没放在心上。可是今天,看着宋莹莹被打破头,他不禁想,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33a.dzhhyy.com  r6t.dzhhyy.com  cv6ma.dzhhyy.com  hldp.dzhhyy.com  212i.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