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突然那些尸气入体的人,开始疯狂的挣扎,齐刷刷的发出凄惨的吼叫声,接着布料上映出他们狰狞的面孔,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一般。

祠堂里的气氛开始有了转变,我端着黑狗血,观察着四周,发现刘艺潇此时满头大汗,手也开始微微颤抖,像是支撑不住了一般。

光线瞬间暗淡,周围都是凌厉的风声,似乎在风中,还有着其他的声音。

我紧紧的抓着黑狗血的盆,手指有些酸痛,死死支撑着等待刘艺潇的号令。

噗呲!

布料被撑破的声音整齐划一的出现,我的视线从刘艺潇身上移开,看向那些尸气入体的人,他们的脸狰狞的从布料的缝隙中突破,隐隐能看到他们脸上鲜红的血肉,以及那黝黑的眼睛。

第十八章:反噬

黝黑的眼睛,透过布料的缝隙死死的盯着我,仿佛想将我四分五裂。

我有些害怕的想退却,脚步下意识一动,刘艺潇却突然睁开眼睛和我对视,眼神坚定道:“不能退!你强它弱,你一旦露出害怕的神色,它就会趁你病要你命,一定不能退。”

咽了咽口水,我调整好心态,知道刘艺潇不是在跟我开玩笑,现在是性命攸关的时候,我不能退缩!

不然,刘艺潇和我都会交待在这!

看着刘艺潇满头大汗,透亮的肌肤,我实在是不甘心,还没把刘艺潇泡到手,不能就这么死了。

刘艺潇伸手一动,原本贴在三个小孩额头的黄符被召回,同时间刘艺潇大喝道:“泼!”

我手随心动,在听到刘艺潇声音的同一时刻,将手中的黑狗血泼出去,撒在那些尸气入体的人身上,顿时烟雾弥漫,惨叫声此起彼伏。

噗!

我闻声望去,一口鲜血从刘艺潇的口中喷涌而出,刘艺潇捂着胸口连连后退,我快步上前扶住,只听到刘艺潇喃喃道:“糟了,跑了一个。”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刘艺潇的意思,她便昏迷倒地。

“喂,刘老师!刘艺潇!”刚刚那个场景实在有点吓人,再加上刘艺潇昏迷前说的话,我有点不安。

祠堂里出现一个冷笑声,声音似近乎远,就像是从地狱里发出的声音一般。

我愣愣的转头,白雾散去,只见原本站着三个小孩的地方,少了一个人。

四处寻找,我看到一个人,甚至不能称它为人的怪物,四肢并用的趴俯在墙上。

身上鲜血淋漓,黝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咧嘴一笑,还是慢慢的在墙上走动,朝我和刘艺潇走来。

现在刘艺潇昏迷,我又不能丢下她逃跑,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个怪物,心下焦急。

余光看到一旁的生糯米,我小心的把刘艺潇放平在地上,快速的拿起一旁残留的生糯米和黑狗血,希望能解决或者震慑这个怪物。

可看那怪物来回走动的样子,我发现他似乎并不害怕这东西。

我有些慌乱,一边和怪物对峙,一边时不时四下寻找,能对付眼前这怪物的东西,但这里是村里的祠堂,哪里有什么东西能对付这鬼东西!

想起之前这怪物先前曾被刘艺潇的黄符定住,没准会再次有效。

我小心的将刘艺潇藏在祠堂内的供桌底下,怪物也只是朝我们逼近了几分,像是戏耍老鼠一般,他似乎并不着急要对我们下手,而是来回游走。

想到接下来的行动,我咽了咽口水,手里紧紧拽着生糯米,慢慢朝两个小孩倒下的地方挪去,快要接近的时候,怪物突然弓背,呲牙狰狞的看着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xhswt.dzhhyy.com

pvr29.dzhhyy.com  7sn.dzhhyy.com  iby8r.dzhhyy.com  eihs.dzhhyy.com  fx2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