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妆台?”牧怿然虽然不了解这些神神鬼鬼的事,但还是问出一个传统问题:“在镜子里有没有那个女人的影子?”

“没有,梳妆台上根本就没有镜子,”这一点沙柳也觉得异常诡异,“很明显是将原本与梳妆台一体的镜子去掉了,有些地方还留着痕迹。”

卫东刚开始还觉得住六楼最倒霉,现在却觉得其他房间更是危机四伏:“关于那个白、白姑娘……你说她通体雪白,是因为她穿了一件白衣服吗?”

“我不知道,我也不敢细看,反正整个人都是白的,脸应该也是白的,就像个雪人儿那样的白。”沙柳突然觉得有些反胃。

“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其他异兆?”牧怿然问道。

沙柳忍不住干呕了两下:“我一整晚都没睡,到了后半夜,我听见我们的门开关了两次,虽然很轻,但在夜里还是能听见。”

“门开关了两次?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出去了,又进来了?”牧怿然眉头微皱。

“也有可能是,有人进来了又出去了。”柯寻喝了一口水质不佳的热水。

沙柳:“这种可能不大,门都是从里头插好的,外面的人不太可能进来。”

卫东:“问题是……能在大半夜进出自由的……应该不是普通人类。”

沙柳想了想又说:“我跟邻居老太太打听了一下,住在我们这屋的上一个人叫雅芬,据说在410住了十几年,前阵子刚被她父母接到市中心去住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雅芬还活着?”柯寻也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有些古怪,但相信大家都听得懂。

“听老太太的意思,应该是搬走了。”沙柳想起房间里那上千本言情小说,也不知道雅芬为什么没把她的书都带走。

如果白女人不是雅芬的话,会是谁呢?

沙柳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我和裘露商量过了,今晚我们就在外间的沙发上过夜,一旦发生危险就第一时间跑到走廊上去,到时候,还请你们多照应。”

“行。”柯寻答应了。

沙柳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到楼下集合吧。”

几人走出屋门,见裘露正在三楼冲上面打招呼:“下来吃饭吧!”

裘露刚才是和她的两个同伴在一起,一旁还走着鑫淼。

大家一起结伴下楼,秦赐已经与李泰勇老人等在了饭店门口,旁边还站着面无表情的朱浩文。

牧怿然看了看秦赐,对方点了点头:“已经把实情都跟老人讲了,他并没有很强烈的反应。”

李泰勇老人的耳朵并不聋,此时听到了秦赐的话,便慢悠悠说道:“万事都有个因果,这里边儿的事儿虽说神道,但也并非无缘无故。”

人们听了这番话,表情各异,裘露还想反驳两句,但鉴于对方是个年过七旬的老人,便也只得作罢。

午饭依然是家常饭,大家都决定饭后再做讨论,省得听说了某些事情之后影响吃饭。

等大家都撂了筷子,秦赐才说:“我们307的房间摆设没什么问题,也并没有发生像616那样的倾斜变化,只是,昨天半夜我听到了一些异响,不知道这算不算。”

“什么异响?”沙柳率先问道。

秦赐仔细回忆了一下:“有点儿像是,有人嘬着嘴发出的声音,有时候我们喂一些小动物的时候,会发出类似的声音。”

鑫淼的胆子最小,抱住自己的手臂强制自己不要发抖。

“你说的声儿我也听到了,”说话的是与秦赐同屋的李泰勇老人,“就像是招呼小猫小狗过来的那种,假如出声儿的话,大概就是类似‘哆哆哆’的声儿。”

大家心里都明白了,但谁也不敢去示范模仿,总怕学了这个声音,就会被这个声音跟上。


m8k1.dzhhyy.com  6unu.dzhhyy.com  04x.dzhhyy.com  j2bwg.dzhhyy.com  6jwf.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xhqj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