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点了点头道:“行,就先跟你回血滴岛那里,你是准备直接就回血滴岛,还是准备在西海域这里闹上一闹?”要知道灵阵宗所在的地方,离血滴岛的西海域并不是很过,相反的,离赵海所在的东南海域到是十分的选,所以他现在想要回到东南海域,也是十分困难的,最起码他必须要穿过西海域这片叛乱区才行,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燕北才会有此一问。

赵海沉声道:“我准备先回宗门里联系一下,这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联系,跟宗里联系一下,看看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然后在说,不过我们要从西海域这里过去,那不如顺便的收拾一些叛徒,不然的话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燕北微微一笑道:“好,是应该收拾一下那些家伙,不然的话,还真的是说不过去,那你现在就跟宗门联系一下吧,最好是能问一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我们也好做一个准备。”燕北也知道,他们两人现在刚从灵阵宗那里出来,对于外面的形势,可以说是完全的不了解,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跟宗门联系一下,了解一下情报,那可是十分有必要的。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拿出了通信法阵,接着直接就发出了一封信,这封信是发给审南正的,他跟审南正之间有通信法阵,但是跟雷刚之间可没有通信法阵,所以赵海现在也只能是联系审南正。

他到是想要联系一下朱勇,但是想了想,他还是觉得,先联系审南正为好,朱勇虽然可以通过那些散修收集情报,但是现在血杀宗跟那些叛徒之间,一定是战斗不断,那些散修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那里收集情报的,所以朱勇那里也不见得有多少情报,还是先给审南正去信为好,说不定可以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情报。

把信发出去之后,赵海和燕北就坐在房间里等着,不一会儿,就见一块玉简出现在了通信法阵上,赵海拿起了玉简,看了一眼玉简里的内容,接着微微一笑,道:“我师兄还以为我已经死了呢,所以一收到我的信,吓了一跳,现在去报告我师父去了。”

审南正给赵海的回信就是这个内容,他以为赵海死了呢,现在一收到赵海的信,真的是吓了一跳,不过他给赵海回了一封信之后,马上就往雷刚那里赶,把赵海还活着的消息告诉雷刚,同时也想看看,雷刚是不是有什么吩咐给赵海。

燕北接过了赵海的玉简一看,也是微微一笑道:“你跟你们岛上的那些师兄弟的关系不错啊,这位审师兄是你们岛上的什么人?能直接求见岛主,地位不低吧?”燕北对于血滴岛上的情况知道的还真的是不多,赵海之前虽然跟他说过一次,但是也只是说了一下自己的经历,并没有太过于祥细的说起过血滴岛,所以他对于血滴岛上的情况,了解的还真的不多。

赵海笑着道:“我们血滴岛内定的岛主继承人,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刚进入到血滴岛的时候,跟着的那个师兄想要对付我,后来我只好投靠另一个师兄了,这人就是审师兄,他就是我们血滴岛的大师兄,是内定的岛主继承人。”

燕北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他可以去求见岛主呢,你们岛主对你好像也十分的重视吧?”燕北见过几次雷刚,他也从自己的师父那里知道了雷刚的身份,但是对于赵海在血滴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他并不知道。

赵海笑着道:“还好,师父对我还是很看重的,算了,不说这个了,想想别的事情吧,师父不知道会不会给我命令呢,呵呵,从西海域穿过去,这一次我们怕是想要闲都闲不下来了。”赵海知道,雷刚可能会让他做一些事情,毕竟这一次血杀宗的分裂,可以说是他直接引起来的,要不是他发现了问题,告诉了雷刚,雷刚又把这件事情上报给了哈净,怕是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所以雷刚可能会让赵海做一些事情。

果然,两人刚说话没有多长时间,通信法阵上,就在一次出现了一个玉简,赵海拿起了玉简一看,脸上的神情就慢慢的凝重了起来,好一会儿他才放下了玉简,随后把玉简给了燕北,沉声道:“怪不得这些家伙敢反叛,原来是有所依仗。”

燕北拿过了玉简,看了玉简里面的内容一眼,脸色也是一变道:“杀神刀?这刀不是已经失踪了吗?怎么会落到他们的手里?怪不得呢,要是不请出血杀刀来,怕是还真的对付不了他们,怪不得这些家伙,竟然敢如此的大胆。”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血杀刀是我血杀宗的镇宗之宝,不能轻动,而杀神刀是当年创立了血海杀神诀好位宗主的随身配刀,经过他多年的温养,威力巨大无比,是我血杀宗除血杀刀之外,最强的一件法器,但是没有想到,这刀竟然落到了这些叛徒的手里,怪不得这些家伙敢反叛,不过这个任务到是有些危险。”

赵海之所以这么说,就是雷刚给了赵海一个任务,让赵海想办法打探出杀神刀在什么地方,杀神刀是血杀宗那位创造出了血海杀神诀的宗主的本命法器,威力强大无比,但是自从那位宗主走火入魔去逝之后,就没有人能发挥出这刀百分之百的威力了,但就算是这样,这刀也是威力强悍之极。

但是杀神刀跟血杀刀也有一点儿不同,血杀刀是血杀宗的镇宗之宝,他是血杀宗第一代宗主的随身佩刀,而且也是本命法器,在血杀宗第一代宗主飞升之时,就把这佩刀留了下来,同时把上面自己的神识给抹去了,这样随后血杀宗第一代宗主,都会对这把刀进行温养,等到他们坐化或是飞升的时候,就会把自己的神识给抹去,经过无数年的温养,这把血杀刀,真的成了一件无上的法器了,威力巨大无比。

而杀神刀却不一样,他是血杀宗那位中兴宗主的随身佩刀,而那位宗主是走火入魔,残杀同门,最后被宗门给围杀而死,他的刀虽然留了下来,但是刀上却还有他的神识,他的神识并不是自己抹去的,所以一直存在于刀中,众人虽然可以用这刀,但是却不能发挥出这刀最强的威力,也没有办法温养这刀,但是这刀材料等级很高,在加上被一位高手当成本命法器,一直温养,威力自然也十分的巨大,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杀神刀因为是用血海杀神诀的功法修练出来的法力温养的,杀气要比普通的法器,浓郁太多了,而血杀宗的人,修练的又是以杀气为主,所以这刀就算不能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威力,他拿在血杀过修士的手里,威力也会十分的巨大,特别是拿在像八大长老这种等级的高手手里,威力就更加的巨大了,所以说这杀神刀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大杀器,特别是在血杀宗里,这可是仅次于血杀刀的大杀器。

不过这把刀之前在一次血杀宗有危机的时候,动用过一次,那一次虽然击退了敌人,但是用这把刀的长老也战死了,这把刀从那时起就遗失了,谁也没有想到,现在这把刀竟然落到了这些叛军的手里。

第二百八十三章 屠岛

也正是因为杀神刀的这些特点,所以杀神刀,一般都会被放在一些比较特别的地方,不要在那里加上禁制,不让杀神刀上的杀气冒出来,影响到其它人,因为杀神刀上的杀气实在是太过于浓郁了,接触时间长了,会影响人的心神,心志差的人,可能会走火入魔。

也是因为知道这个,所以雷刚给了赵海这么一个命令,当然,雷刚也只是让赵海尽力而为,不要冒险,要以自己的安全为主。当然,如果赵海能把那杀神刀给弄到手的话,那可就更好了,只要没有了杀神刀,那些这些叛徒就好对付了。

燕北自然也看到了这个命令,他看着赵海道:“小海,你准备怎么办?这个任务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十分冒险的。”燕北十分的清楚,这个任务太过于冒险了,一个弄不好赵海的小命就没了,所以他才会这么说,其实说实话,他是不想让赵海接这个任务的。

赵海笑着道:“没事儿,先在西海域这里看看情况在说,有机会的话就打听一下,要是没有机会那就算了。”赵海自然也不会冒险了,他可是十分小心的,不过他到是真的想要看看,这个杀神刀是什么样的。

燕北看着赵海道:“那你说说吧,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燕北知道,赵海是不会轻易的放弃这个任务的,所以他就只能是问问赵海,看看赵海有什么计划,只有这样才能帮到赵海,最起码不能让赵海有任何的危险。

赵海微微一笑道:“先到西海域在说,然后找机会,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混进西海域,到时候就可以知道,那里的消息了”赵海其实已经有了一个计划了,不过计划只是计划,想要执行,还是有些困难的,必须要小心一点儿才行。

燕北一愣,接着他看着赵海道:“冒充别人的身份?这个怕是不容易吧?”燕北一听说赵海要冒充别人的身份,还真的是一愣,虽然说在修真界里,改变自己相貌的功法有很多,但是这些功法,一般的情况下都是瞒不住什么人的,特别是一些高手,像岛主级的高手,精神力一扫就知道,你是不是真身了,所以这种功法在低级弟子之中用用还可以,到了高等级,就几乎没有什么用了。

而赵海这一次的任务,可是非同小可,他要找的是杀神刀,而杀神刀对于那些叛徒的重要性,也是可想而在的,所以那些叛徒一定会看的十分的严,到时候要是一个弄不好,那赵海就会被发现,到时候他可就危险了。

赵海笑着道:“到时候看看在说。”说完赵海心念一动,血莲一下就加快了速度,直接西海域的方向飞去,同时血莲也变小了,变得只有巴掌大小,在血海里飞行,一点也不引人注意,甚至在血莲上,还冒出了阵阵的红雾,所过之外,血莲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的能量波动,就像这血莲只是血海里的一部分一样。

一个月后,血莲终于来到了西海域,这一个月的时间,赵海也跟审南正联系了几次,也跟朱勇联系了几次,朱勇那里这几个月,生意已经少做了很多,毕竟赵海离开这么长时间了,而且还联系不上,有一些炼丹或是炼器的生意是没有办法接的。

同时他也收集到了很多的情报,甚至叛徒的事情,他在那些人动手之前,就已经收到了消息了,只不过那些人发动的太快了,他收到消息还没等上服,那些人就已经动手了,这让他也是十分的无耐。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6g.dzhhyy.com  66a.dzhhyy.com  dtwaa.dzhhyy.com  6bqi.dzhhyy.com  9tu67.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