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人突然间就静默下来。

来迎客的荷香脸色也有瞬间的窘然,忙低声解释道:“我们家小姐原本也是想和沈太太一起下山的,可一来是突然生了病,二来是沈先生亲自来接的沈太太,我们家小姐怕沈先生脸上无光,不好凑上前去,只好让我去送了送沈太太。”说完,她长长地叹了口气,面露担忧地又道,“也不知道以后怎么办?是像从前那样和沈太太常来常往呢?还是从此以后疏远一点?我们家小姐倒不是觉得嫌弃,而是怕沈太太看到了我们家小姐不自在。”

这还不是嫌弃是什么?

若是真不嫌弃,说这些做什么?就是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了,也能让丫鬟、婆子架着去送沈太太一程——沈太太不自在,不是还有沈先生吗?同伴不丢伴。沈太太陪着顾曦来了临安,就算沈太太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于情于理顾曦都应该送送沈太太。

前世郁棠看顾曦,向来佩服她明理大方,此时看来,却不尽然。

也许是因为前世仰视她的时候多,对着她内疚的时候多,等到她觉得自己能平视顾曦的时候,郁棠已经离开了李家,和顾曦也站到了对立面上。

郁棠有些嫌弃地暗暗撇嘴。

三小姐低垂着眼睑,没有吭声。二小姐和四小姐则笑盈盈地和荷香说着话:“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也没有想到平时谨言慎行的沈太太会一时失控,顾姐姐也受了牵累。”又问她:“顾姐姐还好吧?吃了药吗?”

荷香恭逊地回着话。

五小姐却左瞧瞧,右看看,欲言又止。

郁棠就上前牵了她的手,低声道:“怎么了?”

五小姐犹豫了片刻,见几个姐姐都走在了她前面,这才悄声道:“郁姐姐,我听说顾姐姐受了惊吓……可我觉得,她还是应该和沈太太一起走才好……若是我,肯定不好意思这样子了还住在别人家的……”说着,她脸一红,惊觉自己失言般语气急促地道,“我也不是想她不要住在我们家,我就是觉得,她毕竟是和沈太太一起来的,现在沈太太肯定也很伤心,她应该去安慰安慰沈太太才是……”

郁棠听着恨不得把这个小姑娘抱起来亲一口。这小姑娘虽然还说不清楚什么大道理,却因为心底纯善,本能地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我知道。”郁棠也悄声地和她说着话,“每个人的性子不同,处理事情的方式方法也不同。我们先管好我们自己才是。”

五小姐眉眼带笑地点了点头,心情开朗地追上四小姐,挽着四小姐一起进了顾曦的屋子。

顾曦估计已经得了信,穿了件半新不旧的葱绿色覆枝牡丹图样的褙子,乌黑的长发很随意地挽了个髻,没有戴首饰,只在额间绑了个白色的额帕,面容憔悴,笑容苦涩,出了内室招呼她们:“你们来了?怎么也不派了丫鬟婆子先过来说一声,我这边也好早些准备茶水点心。荷香,你去把我从家里带来的信阳毛尖沏一壶过来,让郁小姐和几位妹妹也尝尝好喝不好喝?”

荷香笑着应声而去。

二小姐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去扶了顾曦,嘴里抱怨道:“姐姐既然身子骨不舒服,就别下床招待我们了。我和郁姐姐、三位妹妹过来,原是想着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怕你病中寂寞,胡思乱想,陪你说说话,解解闷的。没想到反会劳累你要花精神招待我们。早知如此,我们就应该直接去郁姐姐那里,让你好生歇着的。”

顾曦听着就笑着看了郁棠一眼,道:“我不累。你们不来我也是躺着。正如你所说,还会胡思乱想。你们来了,我这里热热闹闹的,让我知道几位妹妹都没有嫌弃我,我心里好受多了。”

“我们怎么会嫌弃姐姐!”四小姐立刻机敏地道,“我们都心疼姐姐还来不及呢?沈太太是沈太太,顾姐姐是顾姐姐,我们都不是那种不明是非的人,顾姐姐你就尽管放心好了。好好休养身体最要紧。”

顾曦连连点头,很感动的样子。

郁棠别过脸去,不想看顾曦在那里惺惺作态。

顾曦性子要强,她要是真觉得有歉意,反而不会去口头道歉,只会私下里想办法帮你。她若是觉得自己做得对,道歉、赔礼的话可以不要钱似的你想听多少她就会说多少。

此时的顾曦,显然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错的。

荷香端了茶点进来。

众人喝了茶,略吃了一块或是两块点心,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说话了。

顾曦这才知道,她们之所以这个时候才来,是因为郁棠也病了。

二小姐还很直白地道:“要不是郁姐姐提醒,我差点就一整天都准备在你这里盘桓了。”

“是吗?”顾曦说着,似笑非笑地瞥了郁棠一眼,话中有话地道,“没想到我病了之后,郁小姐也病了。”

郁棠想让她一拳打在棉花上,只当没听出来,不仅没生气,还笑眯眯地望着顾曦道:“是啊!我也没有想到。”


c1ycv.dzhhyy.com  5mbx2.dzhhyy.com  mo95.dzhhyy.com  wtmfw.dzhhyy.com  twq.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wpcsu.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