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即打了一通电话给朱殷,他知道发短信,是不会有回应的,索性直接打电话。

结果,仅仅响了三声,便被另一边无情的拒绝了。

白颢无可奈何地盯着手机,哪怕被拒绝,竟然也没生气,反而锲而不舍地连续打了几通过去。。

直到第五次响起,朱景之才忍着情绪接起。

病房此刻只有他一人,朱殷检查完他的身体,便去了菜市场了。

手机响起的那一刻,朱景之便看到了白颢的备注,想都没想的,直接挂断。

只是对方太过坚持,朱景之又不敢多调动朱殷的手机,若不然,他早就直接关机了。

“喂。”

电话响起男人的声音,白颢雀跃的心情像是瞬间被泼了冷水。

如果是朱殷拒绝他的电话,他只觉得和她玩这种心理战术有趣,可得知自己方才竟然和一个男人较劲,白颢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听到白颢的疑问,朱景之笑了笑:“不认识啊,你打错了。”

“朱殷呢?”察觉朱景之要挂电话,白颢也不和对方多啰嗦,直接上了重点。

“殷殷买菜去了,怎么你找她有事?”

白颢所有的重点都在买菜这个字眼上,说不出一股股酸水只往外冒,听这口气,她在别人那还很勤劳,到了他这,怎么就轮到他洗碗作羹了。

想到自己这两日那股殷勤劲,白颢恨不得时光倒回去重来,饿死她算了。

“没事。”

说完,便不是滋味的挂了电话。

临到夜晚,朱殷再一次推开别墅的大门时。

白颢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连个眼神也不曾看过来。

朱殷倒是没注意这些细节,漫步至客厅沙发后,便闭眼,心无旁骛修炼。

白颢见状,拿起桌上的茶杯,重重地抬起放下,复抬起放下,直到发现这种动作,压根干扰不了女人丝毫,这才放弃。

直到深夜,女人从入定中走出,动了动腿脚,白颢也立时睁开眼“饿了?”

见朱殷点头,白颢笑着指了指厨房的方向:“厨房在那边,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明不明白?”

朱殷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站起身,也不废话,向着厨房而去 。

白颢先是浑不在意,后来还是忍不住,追到了厨房。

见那双玉手拿起刀具,眼神不由一颤,上前便夺过了刀。

朱殷抬眼疑惑。

白颢却看着她眼带复杂:“还真的会做饭啊?”

第24章 是不是金屋藏娇了?

“自然。”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1h7.dzhhyy.com  wpd.dzhhyy.com  wm4id.dzhhyy.com  uhc.dzhhyy.com  r30.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