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棋,想听你一句真话就那么难?"沈奶奶无比失望,"你还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你爸爸一下班,就带着你去接小楼放学。天下雨了,他就把你举到头顶,撑着伞骑在他的脖子上,生怕你的小脚沾到凉水。他是疼你们的,他是做了对不起你们的事,可是他也有日子要过,我们多想想他的好,行吗小棋?"

沈复生在奶奶的声声质问里,觉得自己仿佛真的十恶不赦,他咬着嘴唇,踉跄了一步坐在床边。

他当然没有忘,只是他尽量不让自己去回想太久远的事情。

可是那些回忆都被他珍而重之地尘封在一个箱子里,好好地保存在脑海深处,一秒也不舍得忘记。

只是它们越来越苍老,越来越陈旧,旧到一文不值,旧到让他的珍藏像个笑话。

那里面每一个画面都是一驾时光机,瞬间带他逆流而上,经历每一次欢笑,每一秒幸福。每一日阳光明媚,每一场大雨滂沱。

那里面有最好的他,没有秘密,没有阴郁,站在春天的深处自由生长,永不坠落。

那里有他最好的时光,最爱他的人,最伟岸的父亲,用炽烈的阳光封存剪影,温暖明媚,光辉耀眼。

每一次见到现在的父亲,看懂他带着希冀的复杂眼神,都会让他更恨一分。

可是每一次他心生怨恨,那些被他珍藏的剪影就化作最锋利的刀刃,毫不留情地刺伤他,拷问他,"你怎么敢?你怎么这么自私?"

因为有期望才会失望,因为深爱过才会怨恨。可是他恨不了,也不能爱,不需要别人来质问,他千疮百孔的思想已经快要将他扯成两半。

"小棋,奶奶说了这么多,你是怎么想的?你说句话。"沈奶奶拉着他的手,却惊了一下,"小棋,你手怎么这么冰?!"

沈复生抽回微微震颤的手,被身后的一心拉过去抱在怀里捂着。

他抬头看着爷爷奶奶,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一直呐呐不言的姨婆突然拉了他一下。

"沈大姐,你就别逼复生了,他从小到大都乖得很,没做错过事,也没对不起你们,你们为什么非要这么逼他。"

沈奶奶听到那个名字就来气。

"什么复生,他叫沈棋!"

姨婆道:"不管是沈棋还是复生,不都是你们的孙子。你们非说他闷着不说所以你们不知道,那怎么我这个外人就啥都看在眼里?!你们是真不知道吗?!他说了你们不肯听,现在怨他不说,有什么意思。"

沈奶奶和沈爷爷对视了一眼,沈爷爷倔脾气地哼了一声。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知道你抢了我的孙子!"

"我第一次见着你们的小孙子,"姨婆道,"他拉着你的手哭着不肯走,你骂了他两句,塞给他几块钱,让他去镇上玩。沈大姐,这件事,你早就想不起来了吧。"

沈奶奶看着面前这个几十年比邻而居的老姐妹,一直气势汹汹的底气,突然就没有那么刚硬了。

"你们家沈大路一到孩子寒暑假,就把他媳妇儿女送回老家来看你们,住上几天。你们老两口有福气啊,儿女媳妇都孝顺。"姨婆感慨着,"可是为什么她们一来,你就要把复生往外赶?成天成天地不准回家,晚上偷摸回来睡个觉,一大早又让出去玩。你说你不知道,他拉着你哭着要回家,你怎么就不知道了。"

"那也就是那几天一一"

沈奶奶当然记得,方妍带晴朗晴暖回家住,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看沈棋不顺眼,为了免生冲突,她就让沈棋白天避开他们。每年一夏一冬也不过就是那几天的功夫,就值得他气性这么大,记到现在?

姨婆看着一脸青白的沈复生,叹了一口气。

沈奶奶每次让小复生去镇上玩,他一般不会走远,就在村子里闲逛,挖些花花草草地回家种院子里。平常都很听话,让出去就出去了,也就那一回闹着不愿意走。

姨婆年轻的时候当过接生婆,懂点药理,见小孩小脸通红,垂头恹恹地往河边走,看着让人不放心,就往河边去找他。

找到小复生的时候,他正蹲在河岸边拿着小锄头挖几株野草,挖几下咳嗽几声,小脸憋得通红。

姨婆走过去,对他说:"小棋,太阳这么大,外头不好玩,去姨婆院子里玩吧。"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lr5.dzhhyy.com  43ne8.dzhhyy.com  teuod.dzhhyy.com  mlq2x.dzhhyy.com  aak4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