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塆地势低平,落雨依旧濛濛,风势则转变大了许多。北面工事立有墙子两道,每隔一定距离都凿有供鸟铳射击、大小不一的枪炮眼若干,总体堪称密集。横吹的风穿过这些口眼,发出凄厉婉转的尖啸声,仿佛荒野孤魂野鬼的嚎哭,直叫人不寒而栗。

“好事不干一件,装腔作势到头来济得甚事!”刘希尧本来就对常国安修筑的工事看不顺眼,这时听着不绝如缕的风声心中发毛,更想起不久前在沙河岸边差些栽跟头的窘态,满心不悦,“等退了赵贼,需拿这毫无用处的工事好好挤兑挤兑姓常的。”

越往西,风声中夹杂的拼杀声越是清晰,两面大旗飘扬在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空,一曰“徐”、一曰“韩”,两旗当中,一数丈高的长杆挺立当中,悬挂着的大纛在风中飒飒招展,上头那白底黑字的“赵”字格外醒目。

“赵贼亲自到了吗?”刘希尧一想到这里,半是紧张、半是激动。联想起罗汝才头前所许下“拿得赵当世首级者,我与之结兄弟谊”的承诺,战意顿时升腾到了极点。

“轰——”

蓦然间,一道闪电劈开昏暗的苍穹,滚滚雷声随之炸响,雨滴渐大,似是暴风雨将至的前兆。刘希尧刚将目光移向上空,耳畔又起“砰砰”之声。

“这是雷声?”刘希尧一怔,旋即反应过来两者的差别,后头的响动,应是炮铳所发无疑。与此同时,自己阵列的前方,乍起波澜。

“赵贼来啦!”

惊呼陡传,在刘希尧的阵列中瞬间传遍。刘希尧勒马横刀,召集几名心腹军将道:“按计划行事,让姓常的人顶在前面,咱们分兵左右抄进!”

才说完,前方指挥的一名军将急至身前,禀道:“掌盘子,事情不对!”说着话脸都青了,“我军才与前方常营接触,彼等不进反退,正冲杀我军前部!”

刘希尧脑袋一浑,讷道:“亮过我军旗号了吗?”

那军将道:“旗号、口号都传过了,彼等倒戈相对,并无犹豫!”

“什么?”

刘希尧不禁愣住,还没回过神,后方又有军将火速传报,道:“后部休整的常营兵猝袭我军,我军后方已乱!”

一茬未完,左右两边亦是变生肘腋,各有传报——

“赵贼马军自左翼突进,截断我军!”

“我军右翼受赵贼重甲猛士强攻,支持不住!”

这些话刘希尧一一听在耳中,又一一如耳边风过而不存。直到一个声音将他彻底敲醒。

“活捉奸贼刘希尧者,赏银百两,拔擢一级!”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本该与自己并肩战斗的同袍常国安。

102砥砺(二)

常国安很早就想离开曹营。川中时,自视甚高的他备受袁韬压迫,常怀有志难舒之愤懑。崇祯八年败于赵营之手后,他索性走马入楚,先后依附过多家大营头,可惜作为外来户无根无基,发展都不算如意。本年初,官军剿杀甚急,他无奈之下栖身曹营,暂时避避风头,不想却受到了罗汝才的赏识。原以为罗汝才会是明主,自己终于得到一展拳脚的机会,孰料几个月相处下来,罗汝才的好猜多疑、打击异己可谓与袁韬一丘之貉,不禁令常国安大失所望。

失望之余,常国安只能把盼头放在了招安一事上。西营、赵营等相继归顺朝廷,按理说与他们体量相若的曹营也不该旁落,可不知罗汝才不争气还是官军铁了心要灭了曹营,苦苦等待着朝廷敕令的常国安至今毫无所获。发展前途渺茫、招安也八字没一撇,常国安对曹营逐渐失去了耐心,失望也随之转变为绝望。

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出于对往后的考虑,常国安将目光转向别处。一开始,他其实打算先与西营接触,择机依附过去,但侯大贵的承天府一行,让常国安改弦易辙,转而认定赵营会是更好的选择。

西营那边尚且没谱,张献忠又有横暴恶名,常国安对是否能顺利归附西营心中没底。反过来,赵营可是实打实传达了诚意,承天府山神庙中,侯大贵信誓旦旦的保证犹在耳边回响,颇有些走投无路的常国安自然难以抗拒这样的延揽。

只要点点头,自己就是正儿八经的朝廷武官了。山神庙之会后,常国安做过几个梦,无一不是历代地里刨食的列祖列宗夸耀他光耀门楣的美梦。做官,他老常家多少代梦寐以求的目标,由贼变官,他更是想都不敢想。能得赵营招安的邀请,他虽表面傲慢无礼,心中则实在有种祖坟冒青烟的庆幸。

只不过,他有他的顾忌。

其一,赵营虽有邀请,但侯大贵空口白牙,谁也摸不清底细。

常国安经历过风浪,哪回如此轻易就将心交付出去、还是交付给昔日的敌人。山神庙中,他之所以放了侯大贵等人一马,说到底无非就是想留条后路。贺锦、蔺养成、李万庆、刘希尧也是赵营的招揽对象,他与这些人都不熟悉,难以同谋,便决定观察这几人与赵营的接洽情况再伺机而动。

其二,罗汝才敏感多疑,党羽眼线遍插全营,没有十足把握绝不能贸然行事。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ucszi.dzhhyy.com

32fiw.dzhhyy.com  cg1.dzhhyy.com  tgik.dzhhyy.com  ejuu0.dzhhyy.com  73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