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的,时间不早了,睡吧。”董一言把曹秋澜往自己怀里拢了拢。现在他们越来越不尊重任务了,以前还会专门等任务开始的时间,现在却十分随意,根本不在乎这个。

曹秋澜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靠在董一言怀里,很快就安然入睡了。

任务第一天的早上,曹秋澜他们依然早早醒来,此时最后一组守夜的人还在兢兢业业地守夜,虽然此时天其实已经亮了。很快魏元梅他们也醒过来了,准备起了早餐和洗漱用品,顺便让最后一组守夜的人去补眠。他们也确实还有些没睡够,并不客气,说了一声就回去帐篷里补觉了。

也许是因为听到了帐篷外面的动静,没有参与守夜的三个女性任务者也相继醒了过来。然后她们一出帐篷,就看到董一言正拿着梳子给曹秋澜梳头,顺滑的长发被他轻松地挽成了发髻。

别以为董一言是个古人,或者叫古代鬼,束发的技能就天生满点。

实际上,董一言的这个技能,还真是最近用了实体之后,才在曹秋澜身上练出来的。毕竟他活着的时候可是皇族,什么事情都有身边的下人奴仆帮他做了。生活技能?不存在的。

在死前,董一言甚至连自己穿衣服这种事情都没做过,不管是什么都有人服侍地好好的,让他自己束发,那不是痴人说梦吗?如果他成婚了,或者处于情趣还会帮妻子挽发,当然估计他也做不好。可他活着的时候是一直单身到死的,也没有情人之类的,自然没机会实践了。

后来他死了,鬼是没有实体的,即便是凝聚出了实体的董一言,他的身体和人类的身体到底还是不同的,他想变成什么样就能变成什么样,不需要考虑梳头穿衣这类问题。

所以说,一直到最近再次拥有了实体,董一言才有动力也有机会,去练习这个技能!

从董一言现在的表现来看,这个技能他已经联系到很高的等级了,并且终于过上了可以帮媳妇挽发的浪漫生活!董一言给曹秋澜插好发簪,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感觉十分完美。曹秋澜摇了摇脑袋,摸了摸头上的发髻,感觉没什么问题,这才放心地站了起来。

可见虽然董一言自我感觉良好,曹秋澜却不太信任这位前皇族在这方面的动手能力呢。此时,张鸣礼他们已经整理出一片干净的地方开始布置神坛了,曹秋澜弄好头发也过去帮忙。董一言想了想,也走了过去帮忙清理地面,自从吃了那只祖元君送的鬼以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上有了变化。

这种变化开始的时候十分细微,董一言甚至没有觉察到,但一天天过去,变化也就变得明显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对于神像没有那么排斥了。原本因为属性相克的缘故,董一言是十分不愿意靠近神像的,平时根本不会迈进神殿一步,但现在这种排斥感似乎减弱了一些。

当然,要彻底能够和神像呆在而不会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还任重而道远,但这种变化对有一个道士媳妇的董一言来说,总是好的。想到这里,董一言不禁更加感激祖舒元君了。

董一言仔细回忆自己漫长的生命之中遇到的长辈,果然祖舒元君就是最通情达理的那一位了。因此为祖舒元君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即便是曾经身为皇族的董一言,也不觉得屈尊了呢。

第204章 小琼制造局(3)

待曹秋澜他们结束早课,任务者们也都起床一起吃早饭了,因为有魏元梅他们这些可以外出采买的自由人,所以虽然不得不呆在这个废弃建筑里,但他们的早餐也十分不错。

只是在吃早饭的时候,任务者们的目光不由时不时地往香烟缭绕的神坛处看上几眼。他们已经知道曹秋澜他们几个是道士了,但他们不知道道士原来是这种画风啊,这么虔诚的吗?

吃饭的时候,倒是没人说正事,容易消化不良。吃完饭,曹秋澜看向李正颐,问道:“李善信昨晚有做梦吗?”这个问题,可能要贯穿他们任务这几天的始终,虽然即便李正颐没有梦到也并不代表绝对安全,但若是能到得到否定答案总是会让人安心许多的。

即便李正颐说他梦到了,那至少也能让他们心里有个防备,可以有的放矢地躲避危险。

对这个问题,李正颐心里也早有准备,他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他昨晚是被安排在第一批守夜的,换班之后就回去睡了,一夜无梦到天明,睡眠质量可以说非常好了。

曹秋澜点点头,没再问什么,只是示意魏元梅把制造局的平面图拿出来。这是当初制造局建设之初的设计平面图,建成之后也并没有大的改建,如今虽然废弃了,但总体建筑布局是不变的。

李正颐他们看着平面图,心里不免有点酸酸的,背靠国家就是好啊,他们要是想要知道制造局的建筑布局,就只能自己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探索。然而探索也不是容易的,谁知道里面有什么。

魏元梅把制造局的平面布局图摊在挂到了墙上,对着众人说道:“我们今天的安排,是把小琼制造局探索一边,除了我们现在所在的厂房之外,其他建筑以中轴线为中心分成两部分。”

“为了兼顾效率和安全,我们兵分两路。一部分人由曹道长、董先生和张道长带队,另外一部分人由赵小姐、杜道长和刘道长带队,我和周文生他们也分成两队各跟着一支队伍。”

“李先生你们如果愿意参与进来,也和我们一样,平均分成两队,各跟着一只队伍走。”

李正颐他们面面相觑,其实就他们个人来说是愿意加入曹秋澜他们的队伍听从安排的,只是他们勉强算是一个整体,也要考虑同伴的想法。实际上,曹秋澜他们的到来,打乱了他们很多计划。

李正颐他们也都不是第一次参加任何了,居然来了这里,肯定多少也是有些计划和准备的。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国家力量的介入,是他们始料未及的变量。

当然,这样的变量对他们来说其实是好事,可同时也让他们原先的很多打算不得不作废。至于新的计划,他们从昨天到现在,显然还没来得及讨论出来。以至于现在,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有什么打算,听到魏元梅的话也就只能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无法回答。

他们有心想要开口说愿意跟随,但又担心自己的回答会成为对同伴的道德逼迫。最后还是一个看起来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女性任务者轻声说道:“我……我愿意跟大家一起去探索制造局。”她是同行的三个女性任务者里身材最娇小的一个,看起来体质也有些柔弱的样子。

不过外表的柔弱的她显然并没有一颗想要做菟丝花的心,她或许能力不足,但愿意在力所能及的地方为这个团队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毕竟她也是团体一员,并且也能够从这个团体之中受益。有她先开口,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纷纷点头附和,表示自己也愿意加入。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pcael.dzhhyy.com  h9t.dzhhyy.com  7hubd.dzhhyy.com  pagi.dzhhyy.com  vlc.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