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要。”宋莹莹摇头,“我就要骑马。”

多拉风啊!

然而第二天,两人还是换了马车。因为刮了狂风,卷着飞沙,宋莹莹一出门,就吃了一嘴的沙。她“呸呸”吐了两口,缩回了头。孟子安再要换马车,她就同意了。

一路吃吃喝喝玩玩,赶在年底之前到了长风门。

“师父,徒儿回来了。”见到掌门,孟子安心中的抱怨和不满全都化作了委屈和想念,跪地磕了三个头,又对宋莹莹道,“莹莹,这是我师父。”

宋莹莹没磕头,她对掌门拱了拱手:“掌门好,我姓宋,是孟子安的朋友。”

掌门早从三弟子那里听说过她,捻了捻胡须,笑着道:“哦?怎么我听说的不是这样?我这徒儿,不是被宋小姐收为下人了吗?”

宋莹莹歪头瞅了瞅他,没感觉到什么恶意,就道:“他勤快,自己赎身了。”

掌门大笑:“好,好,我徒儿有志气。”

掌门一共收了五个亲传弟子,孟子安上头还有三个师兄,此时都在,依次见礼。

对待宋莹莹也很客气。

除了三师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宋莹莹也不理他,人家对她客气,她便也客气,人家对她不客气,她就将鼻孔朝天。由此,三师兄更看她不顺眼了。

但他就算看她不顺眼,也做不来礼数不周的事,只是少在她面前晃罢了。

“我给血鹰门去了信。大约就在这两日,宁儿也会回来。”掌门道。

话落,堂内一片寂静。

几个师兄不说话,孟子安也垂眼不语。

宋莹莹左右瞧了瞧,便道:“咦,是来给孟子安道歉的吗?掌门,你好英明哦!”一边说着,一边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像您这样的年纪,很少有如此睿智英明的了,大部分老头儿都糊里糊涂,不分是非。您却如此通透睿智,实在太叫人敬佩啦!”

大师兄和二师兄都低头笑,三师兄黑了脸,掌门愕然片刻,也好笑摇头。

她一口气送了两顶帽子,一顶英明睿智,一顶糊里糊涂,叫他选着戴。

“当不得宋姑娘的夸赞。”掌门笑着说道,“不过,这次叫他们回来,的确是向子安道歉。”说到这里,掌门站起来,自己拱手朝孟子安拜下,“连我也要向子安道歉。”

孟子安一惊,忙起身躲过,不敢受。

掌门叹道:“人年纪大了,免不了糊涂几分。我虽然是你们师父,总归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儿,也会犯错。我委屈了你,是我的不是,我向你赔罪。”

朝大弟子和二弟子看了一眼。

两人早受过吩咐的,此时就将孟子安摁住了,让他受了一礼。

孟子安两眼含泪。等被松开,立刻跪在地上,朝掌门磕了个头:“徒儿……徒儿有愧!”

“咱们师徒之间,便不要如此生分了。”掌门笑着扶起他,看向宋莹莹的方向,“子安,你不说一说这位姑娘的事么?”

孟子安脸上一红,朝宋莹莹看了一眼,才道:“师父,这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我喜欢她,想娶她为妻。”

从头到尾,将自己跟宋莹莹相识的事讲了一遍。

主要说宋莹莹多么好,喜欢他,开解他,维护他等等。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u9k.dzhhyy.com  jof.dzhhyy.com  awt.dzhhyy.com  jmeo.dzhhyy.com  r0q.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