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浅和主角团见状急忙向长珏他们的方向靠近,而此时,已然十分疲惫的长琝似乎到了极限,钱浅看到他连着三次掐诀聚灵想要撑起灵力护盾,但却都未能成功,眼看着魔族的长刀就要落在长琝身上,长珏居然一伸手将长琝拽到了身后,打算用身体挡住一刀。

千钧一发之时,江清明直接摘下了背后的长弓,迅速从腰间摸出冰蓝利箭,拉弓如满月,似乎也没特别花时间瞄准,准头居然也很好,利箭直接穿透了魔族执刀的手腕。

魔族长刀瞬间落地,而只需这短短一瞬,螭焱已然化作原型,巨大龙影腾空而起,如闪电一般朝着长珏他们冲去,利爪轻轻握住长珏几人的肩,将他们向后一扯,片刻间,四个魔族眼前的攻击目标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个红发竖瞳的青年。

之前几个不知死活拦路的消失了,几个魔族倒也没纠结,兵器一齐朝着螭焱身上招呼。而这时,遥夜和玄靖也赶到了,两人两柄剑,带着汹涌的灵力波动,直接朝着两个魔族的面门刺去,逼得他们不得不向后退。

螭焱的长枪也已经出手,他将长枪一横,架住了另外两个魔族的长刀,紫色的电芒从长枪窜起,直接顺着魔族的长刀爬上了他们的手腕。而紧接着跟上来的钱浅、慕秋水和江清明则成了割韭菜的,慕秋水的退魔决加上江清明和钱浅的正音退魔诀,很快就将四个魔族送去往生。

“玄靖师兄,”累坏了的长珏还是冲钱浅他们露出一如既往的阳光笑容,没心没肺的模样:“这次幸而得你们相救,否则我们就完了。”

“这些高阶魔族与之前的影魔不同,还需万分谨慎。”玄靖冷着一张脸嘱咐道。

“我们一定会小心。”长珏笑着朝钱浅和玄靖招招手:“我和师兄们都商量好了,等到把魔族赶回去,咱们一起去五灵道宗看看。”

然而这句话却再未有实现的机会,三天之后,长珏阵亡在云阜仙湖战场,身为皇子的长珺重伤,失去了一条腿,恐怕以后再也不能做剑修。

就在长珏阵亡的那天,玄玉出关了,封印法器已经炼成,眼下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破坏魔族结界和空间法阵,就算真武神君的封印法门再逆天,也不可能隔着结界封印魔域之门。

第1702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202)

螭焱很慌,因为封印法器炼制出来了,封印魔域之门迫在眉睫。上一世的方案再一次被提了出来,利用金乌弓和有破法之能的赤桑剑穿过云阜仙湖的结界破坏魔族阵法,但人人都知道,赤桑剑有去无回,与剑共修的执剑者,轻则修为尽失,重则殒命。

而松阳真人将江清明和玄靖叫到面前时,螭焱也第一次知道了,为什么上一世没有其他赤桑剑执剑者站出来,为什么一定是他的朋友牺牲。

魔族来袭之前,还在世的赤桑灵剑的执剑者一共十九人,赤桑灵剑对付魔族有极大的优势,只是灵剑与执剑者共生,经过连日苦战,眼下就剩下六人,其中四人重伤,灵剑光华黯淡,唯一还能继续坚持战斗的,就只剩下了江清明和玄靖。

玄靖和江清明几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松阳真人的要求,螭焱心急如焚,主角团其他人也是六神无主的状态。赤桑灵剑的执剑者与剑共生,这不是什么秘密,去破坏法阵的执剑者,绝不会落得好下场。

另一个心烦意乱的人是赤桑族铸剑师公羽翎,作为铸剑师,他太清楚一旦灵剑损毁,执剑者会有怎样的下场,时隔多年,他刚刚找到自己失散的外甥,并不想这样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但他只能这样看着,因为他是赤桑剑铸剑师,而他的外甥,是赤桑剑执剑者。

举世无双的赤桑剑,原本就是为护守天下而生,每一位铸剑师将他们亲手铸造的赤桑剑交到执剑者的手中的时候,其实都是在将护持苍生的重担压在他们的肩上。魔族来袭,天下大乱,这种时候,任何一个赤桑剑执剑者都不敢惜身,江清明自然也不会,杀身成仁在所不惜,这是他们的使命,也是他们的宿命。

公羽翎正因为太清楚这一切,因此他虽然心疼江清明,却并没有开口阻止江清明应下松阳真人的要求。

明炴脸色凄绝,而流鸢当时就哭了出来。将要牺牲的两个孩子,一个是她看着长大的,形同亲生子,另一个是女儿的心上人,这让她怎能不难过。

松阳真人已是地仙修为,原本见惯生死,然而在此时,面对这两个不过二十几岁的赤桑剑执剑者,连他也颇为伤怀。

在场唯一一个平静如昔的就是钱浅了,她平静得甚至让人担心。玄靖是和她手拉手长大的师兄,而江清明是她的恋人,将要眼睁睁的看着这其中之一去赴死,按道理来说对钱浅都是极其难以接受的,但她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甚至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螭焱看到这样的钱浅,隐隐有些担心,他刚想张口想说什么,没想到钱浅抢在他前面开了口:“真人,晚辈有一事,想请真人帮忙斟酌定夺。”

松阳真人不明就里,但还是温和地朝钱浅点点头。

江清明原本一脸平静地接受了自己身为赤桑剑主将要为天下赴死的命运,但看到钱浅开口,他却突然慌了。他一把将钱浅拽到自己面前,急急开口:“玄音,无论你要说什么,你都记住你答应过我的!而且你是咱们五灵道宗剑宗大师姐,接了剑宗传承的,你不能有事!”

“我知道。”钱浅笑嘻嘻地拍了拍江清明的手臂:“我不会轻贱自己的性命,我以后还要接师祖的班,做剑宗长老呢。”

“那你……”江清明张了张嘴,生怕钱浅说出什么吓人的话。钱浅没理他,直接唤出了长空,让长空静静浮在松阳真人面前:“晚辈想请真人帮忙看看晚辈的剑。”

“你的剑?”松阳真人一愣,伸手想要碰触漂浮在他面前的长空。而他的手还没碰触到长空,长空就又突然凭空消失,紧接着在松阳真人右手的位置现形,微微闪动着青光,似乎捉弄了松阳真人一下,让它很开心似的。

“这是……”松阳真人有些吃惊地抬眼看了钱浅一眼:“法术?用法术使得灵剑隐匿?”

“这并非法术。”钱浅摇摇头:“而是长空的天赋。”

“天赋?却当真闻所未闻。”松阳真人有些吃惊。这位面人界最好的灵剑也就是赤桑族所铸赤桑剑了,因此就连修成地仙的松阳真人也从未听说,灵剑还有天赋。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sucvk.dzhhyy.com

06v.dzhhyy.com  nhi6.dzhhyy.com  ewjt.dzhhyy.com  9g1.dzhhyy.com  lgr.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