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他们来说,郭青不过是一个好运的小子,巴结到了那迦罗罢了。至于那些知道郭青有真本事的人,他们有自己的骄傲,而且也被夜修罗给警告,不会到处去说。

这样一来,郭青反而被人关注了一下,然后不被理会了。

郭青知道之后,反而笑了,他认为这样反而更加好,至少不用被人打搅自己。

他来到之后,天夜叉当家人那戈眼睛微亮,立即轻笑着前去接应他,请他到自己的驻地去坐。

郭青乘机打量一番这个地方,地方较平坦开阔。最外围被那些大家族的人圈住,作为自己的驻地。那些围观的小势力和散修们,他们则是在更外围。

最里面的是几个擂台,面已经有几对人在作对厮杀,那是真的厮杀,每个人都是发狂的战斗,似乎不把对方杀了都不会下来。

算是郭青看了,也是不禁震撼道:“为何他们这么拼命?难道一定要分出生死,才能算是胜利么?”

那迦罗在郭青身边,摇头道:“不是的,只要被打下擂台或者开口认输,算是输了。他们这么拼命,完全是因为他们打算利用这次的葬地赛来改变命运。如果被打落擂台,他们宁愿拼死留在台。”

郭青看了看那迦罗,然后又看向场内生死战的那些人,他的内心十分震撼。

一个擂台赛,也是一个提升的机会,阿修罗竟然如此拼命,如果是其他赛,有奖励的,他们是否也会如此拼命?

郭青想着这些的时候,不禁问了那迦罗,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他的内心更加无法平静。

太震撼了!

这些人如此拼命,难怪如此强悍,如果他们人数跟仙人那样多的话,估计三界将要被阿修罗给统治了。

似乎看出了郭青眼的震撼之色,那迦罗诧异道:“这些都是基础常识,难道你之前都是在苦修,忽然横空出世的吗?”

说到这里,他自己都开始笑了。

郭青也是笑着,道:“那怎么可能,如果和风细雨的话,估计我现在已经死了。”

那迦罗点头不语,显然他也是认可这个说法的。毕竟冥河的世界太过严苛了,温室里的花朵在这里根本活不下去。

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已经有一个站台分出了胜负,那个站台的阿修罗浑身浴血,不过那些血不是他的,而是他的对手的。

在刚刚,他把自己的对手给撕碎了。

现在那个阿修罗一脸桀骜的环视在场之人,在那些年轻人的身扫来扫去,最后看到了郭青。

那个阿修罗眼睛微眯,随即冷哼一声,下了台,来到夜修罗的阵营,在另外一名更加高傲的年轻人身边嘀咕两句。

这一切都被郭青看在眼,实际这里的所有事情都在郭青的神念笼罩下。

那个擂台下来的年轻人,他不认识,不过那个年轻人报告的人,他倒是知道一二。

当初他在闭关的时候,是那个年轻人带来了一大堆阿修罗在他的宫殿门口叫骂。

夜修罗冥邪,年轻一辈的翘楚人物。

据说冥邪的本事已经通玄,隐隐已经有了年轻一辈第一人的称谓。算是郭青身边的那迦罗,也是有所不如的。

是不知道冥邪和皇族太子冉夜,到底哪一个更强一些。

很快会知道了,郭青有些小激动,跟这些阿修罗的天才交手,估计会是一个不错的体验。

至于胜负,他根本不会在意,因为他不认为自己会输,只是看这些天才到底在什么层次而已。

果然,那个年轻人跟冥邪报告之后,冥邪一脸杀意的看向他。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a1nl3.dzhhyy.com  h0xcx.dzhhyy.com  e80d4.dzhhyy.com  l0u.dzhhyy.com  k5k.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